啦啦文学网 > 重返 > 130.11

130.11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版发表于晋*江*文*学*城*喜欢这个故事请支持正版, 感谢。

    连兮微与弦月郎君的交际也不过是这一回围攻罢了,之后弦月郎君发生了什么,才变成如今的鬼和尚,连兮微却是不知晓的, 除了鬼和尚自己, 大约也无人知晓内中隐情。

    不过, 就像是如今的鬼和尚,也不会知晓兮微上仙如何就成了‘十二娘’,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那边昭乐还在与鬼和尚说话,昭乐说:“我体内灵脉丹田被极寒灵力封住, 想请鬼和尚前辈为我解封。”

    鬼和尚很好说话的笑笑,然后拒绝了她:“解封一事, 如此麻烦, 还是算了吧。”

    昭乐:“……我对鬼和尚前辈的众多事迹也有耳闻,都说前辈如今一心向善匡扶世人, 如今为何不愿助我?”

    鬼和尚直白的道:“因为没好处啊。”

    昭乐被噎了一瞬,皱起了眉头,觉得这和尚张嘴就要好处, 就像从前师父说的不像个好人, “那你要何等好处,才愿意替我化解?”

    鬼和尚察觉到昭乐语气中的异样,还是和气的解释, “我要的好处, 乃是功德。像我救扶凡俗世人, 能得功德,可是我救你一人,却是没有功德可拿的,所以我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罢。”

    出身仙山的昭乐被这光头的厚颜无耻给镇住了。但她少跟人讲道理,而鬼和尚神情又太过理所当然,因此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要和这理直气壮的鬼和尚说些什么。但是旁边的十二娘就没有她这么好打发了,她见自己小徒弟被光头牵着鼻子走,便伸手一把揽住鬼和尚,把他拉到一边。

    “来来来,鬼和尚前辈,咱们到一边好好谈谈。”十二娘把鬼和尚拉到棺材那边,两人说话声音极小,昭乐坐在原地,见他们避开自己,因着教养,也不曾刻意去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只隐约听见几个字眼,像是什么“打一场”“秃驴不厚道”“帮忙”之类的,听着好像谈的不太妙。

    可是不一会儿,十二娘和鬼和尚和和气气的又回来了。

    十二娘对昭乐说:“没事了,这位鬼和尚前辈愿意帮你化解身上的极寒灵力。”

    昭乐闻言,锐利的目光直射鬼和尚,语气十分警惕的问十二娘:“你答应了他什么。”

    十二娘还没说话,鬼和尚就先开口道:“我刚巧遇上了一些麻烦,需得有人帮忙,恰好这位……十二娘愿意帮忙,所以便以此交换。”

    昭乐紧锁眉头,探究古怪的目光盯着十二娘,“帮什么忙?”

    十二娘被她这样看多了,如今半点不惧,只是简单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鬼和尚前辈之所以在此停留,是因为此地出现了许多无故失踪之人,他受人所托,想找出此事的原委。如今已经知晓了那些失踪之人在何处,但那地方他不好去探,所以请我去。”十二娘说。

    昭乐马上就道:“去何处?我与你一起去。”

    十二娘早有预料,想也不想的就摆摆手,“不用,你帮忙看着金宝就可以了。”

    正说着,刚才被吓晕过去的金宝揉揉眼睛醒了过来。他刚醒来,还没反应过来旁边坐着的光头是谁,片刻后他又啊啊啊的叫着躲到了十二娘身后。

    鬼和尚和蔼的对金宝说:“别怕,我很久不吃人了。”

    金宝像只遇到黄鼠狼的小鸡崽,瑟瑟发抖的,用惊恐的目光注视着烛光下的光头。十二娘有点看不下去,拉着金宝往鬼和尚身边一凑,按着他的手摸在了鬼和尚的脑袋上。

    “你摸摸,有温度的,这是人,不是鬼。”

    金宝的手僵成鸡爪,被十二娘硬生生的按在了鬼和尚脑门,鬼和尚不躲不闪,气息都没乱,金宝脑袋往后仰,还紧紧闭着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察觉到手底下真的有温度,就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现在才反应过来,所谓的‘鬼’和尚原来不是真的鬼,“原来不是鬼啊,那他为什么吓唬人要睡在棺材里。”

    鬼和尚哈哈一笑:“那里面安静,躺着舒服。”

    金宝余悸未消,嘀咕了声:“真是个怪人。”

    昭乐丝毫没有被这边三个人之间那和谐友好的氛围所影响,还是一派严肃正直的坐在一边,和那边已经嘻嘻哈哈起来的三个人简直不像是一个世界的。她拧眉思索片刻,追问鬼和尚,“十二娘要去何处?何时去?是否会遇上危险?她去了那处之后,要做些什么?”

    鬼和尚:“具体是何处,需得再过两日才会知晓。到得那时,我会利用一个术法,请人引路将十二娘带到那处,待十二娘到了,便能引我前去,至于危险……”他看了一眼架着腿坐在一边的十二娘,“对十二娘来说,大约算不得危险,这个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昭乐又用那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十二娘了,十二娘也不管那么多,不甚在意的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你照看好金宝,等我回来就行。”

    昭乐在某些时候特别固执,等那鬼和尚又跑到一边棺材里去睡觉了,昭乐再次询问起十二娘,“鬼和尚为什么需要你去这一趟,他自己不能去是因为什么?”

    十二娘原本靠在案几上快要睡着了,愣是又被昭乐给喊醒,跟她探讨这个严肃的问题。十二娘不太明白五十年前那个飞扬任性的小徒弟是怎么变成这个冷脸老妈子的,这事确实不怎么难,用得着这么如临大敌吗?

    “唉。”十二娘揉了一把脸,坐起身子跟她解释:“那些被掳走的人,在鬼和尚的感应中,似乎是被藏在了什么阴气极盛的地方。他还想抓住幕后之人,便不能打草惊蛇,他自己身具极阳灵力,只要一踏入那地方就会被察觉,到时候他还如何去抓住幕后之人,所以他才会希望我这个身具阴气的人先行进入,与他里应外合的配合一番,好顺利抓住那人。”

    昭乐听了便道:“如果只是这样,我也可以做到,不需你去冒险。”

    十二娘抱着手臂,打了个呵欠,“可我身上阴气重,你比不了,只有我去才是万无一失。”

    昭乐反问:“你身上阴气重?为何?”

    十二娘:“……”还能为何,自然是因为她死过一次,差点没上奈何桥,又被人千方百计拉了回来,自然身上就带了寻常人没有的阴气了。

    “哎哟这么晚了,我困得要死了,小祖宗你就别问了,让我睡一觉成不成?”十二娘说完,脑袋往后一仰磕在案几上,闭着眼睛鼾声连天的睡着了。

    昭乐:“……睡觉时莫要有鼾声。”

    下一刻,十二娘翻个身,鼾声没了。

    昭乐望着十二娘背影,伸手摸了摸袖中一只玉雕小鱼,垂下的眼中,一片思索之色。

    第二日,鬼和尚带三人去义庄旁边的一个宅子里见了一位老妇人。这老妇人身形佝偻,头发花白,走起路来颤颤巍巍,眼睛似乎也看不太清了。几人进去院子的时候,正巧见着那位老妇人提着半桶水艰难的往屋子里移动。

    她弯着腰,脸上手上的皮肤都皱的厉害,看上去干瘦的,像是一棵快要枯死的老树。

    老妇人脚下一个不稳,忽然往前扑去,手里那半桶摇摇晃晃的水也倒向一边。只是眨眼间,刚才还在十二娘她们身边的鬼和尚出现在老妇人身旁,一把搀扶住老妇人,而那半桶摇摇晃晃的水在鬼和尚脚尖轻轻一踢后,也稳稳的立在一边,没有洒出一点水。

    老妇人反应有些慢,那双还有些红肿的眼睛眯起,仔细瞧了瞧扶着自己的人后,就露出一个笑来,干涩的嗓音说:“哦,是小师傅你呀啊,你还没走呢?”

    鬼和尚将她扶到一边,温温和和的说:“阿婆,我说了要帮你把老伴和孙子找回来的,现在不会走。”

    那阿婆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闻言就叹了一口气,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愁苦和悲伤的神情,她摇摇头:“我家老头和孙孙找不回来了,就像阿祥家里的媳妇,程老叔的侄子,和其他那么多人一样,找不回来了。族里的年轻人们,县里的衙门都不找了,小师傅你一个人怎么找得着啊。还是算了吧,莫要再连累你了。”她说着,抬手擦了擦眼睛旁边溢出的浑浊泪水。

    “阿婆,莫把眼睛哭坏了,等几天你的老伴和孙孙回来,你都要不认识他们了。”鬼和尚在一旁耐心安慰着,看上去非常靠得住。

    见到这个时候的鬼和尚,昭乐的目光里满是惊讶。这还是昨晚上那个让人一言难尽的鬼和尚吗?现在这和尚简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良善的气息,任谁看了都要觉得他是个心怀慈悲的出家人。

    十二娘倒是不怎么意外,见到昭乐眼里的惊讶,还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简单的去判断一个人,毕竟很多时候,你能看到的只是属于一个人的某个面。”

    昭乐看了她一眼,“你偶尔说话的语气,很像是我的长辈。”

    十二娘:“……唉,经历得多心态就不年轻了,瞧着你这种外表水灵灵的小姑娘,难免忘记你的年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