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一百零六章 半夜发情

第一百零六章 半夜发情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叮咚”一声清脆的门铃声荡漾在法国别墅里,叶子涵迫不及待的跑去开了门。

    “妹妹.....可想死你了。”叶子涵语笑嫣然,眉目轻扬,一把抱住了她,就像是多年没见的亲人一样,不舍的才放开她,未见她的表情却是如此冰寒像是比北极还至寒的冷色。叶子涵略过妹妹的脸,直接抬眸望向叶子萱身后的男人。

    硕长的身型孤傲凛冽,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唇色淡清,却是那样媚人。

    “你是......”叶子涵用狐疑的眼光投向他,这个人怎么这么熟悉,好像见过一次面,霎时心里却产生一丝的联想,他不会是子萱的男朋友吧,要是真是的话,那不皆大欢喜了么。

    叶子萱却即刻开口了,她淡淡的笑着,眸光亦是无色,“他是我的朋友。”

    欧阳瑾扬眉一挑,不羁的抬高下颚,礼貌的微笑着,“你好,我叫欧阳瑾,上次来过一次。”他双手很酷的插在兜里,看着面前与叶子萱长得像似的女人,他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嗯,请进。”叶子涵热情的绽开漂亮的笑容,招呼道。

    他们纷纷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

    欧阳雪嶙也正巧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一望楼下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便邪肆的提高分贝道:“哟,瑾来了呀,别来无恙啊。”

    叶子萱闻其声,眼神不由的寻找那声音的来处,最后定在了从楼梯口渐渐走来的男人。

    “呵呵,雪嶙,好久不见.....”欧阳瑾手环住胸膛,高傲的扬起嘴角,邪肆的睨着他。

    欧阳雪嶙在叶子涵的旁边坐了下来,自然的翘起二郎腿,明眸皓齿,一边笑着一边画出好看的弧度。“呵,你怎么来了。”

    “我是陪子萱过来的,顺路而已。”欧阳瑾迎上他的眸子应道。他不假思索的提到她的名字却不知道他叫的如此亲密。引人深思。

    叶子涵也不经怀疑,这两人的关系,还有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叶子萱从头到尾眼神一直移动在对面俊逸的男人身上,一刻都不愿撇开,她甚至多希望他瞥她一眼,可是她却从他的眼里看到无视两个字。

    姐妹俩就坐在他们沙发的另一边。

    “妹妹,你还好么,对不起了,最近有事,不能提早回去。”叶子涵满是自责的眼神,心里却窃喜,虽然没有提早回去,但是她来了,这样她便放心了。

    叶子萱挂着微笑,淡然又平静,不像往日溢满奔放和阳光的感觉,似乎少了一份生气,多了一份心思,“姐姐,我知道你事忙,忙得乐开怀,就忘了妹妹我了。”她话里有深意,却是很轻松的把她说完,不让叶子涵察觉道。

    心里却是狠狠嘲讽,乐的开怀却是欺骗她的贱女人,忙得不可开交却是令她恨恶的背叛,这样的人,不配做她的姐姐,一点都不配!

    叶子涵抿了抿嘴角,浅笑着,“好啦,好啦不会有下次了。你先住下来吧。过几天就回国了。”

    叶子萱沉默不语,不再看她那璀璨的笑容,她竟觉得是那么讨厌,竟觉得那是虚伪,那是欺骗。她连想搭话的想法都没有。

    顿时,她莫名其妙的想到一连串问题,那欧阳瑾住哪,他的家可是不在这里的呀,他会法语么,他一个人行么......

    哎呀,干么想那么多,人家都不担心,你关心个什么劲,自讨没趣。叶子萱心里小声咕哝道。

    夜静了下来,不带走一丝凄凉,皎洁的上弦月悬挂在半空中,那亮光闪烁着渐渐被灰色的乌云吞没了,只剩下黑漆漆一片,看不穿一丝透亮。

    在漆黑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她暗暗一笑,就像阴冷的风袭卷而来。

    她独自一人在这空荡的房间里,上蹿下跳,似乎是故意闹出一点点动静,于是便开始摔床柜上的玻璃瓶,一点一点在这空荡的房间里回响出刺耳尖锐的声音。

    叶子涵睡得很沉,像是一点都没有被那诡异的刺耳声给惊醒,她睡得香甜。而欧阳雪嶙却是在被这忽远忽近的声音给惊醒了,他缓缓睁开眼,仔细的听着,半夜怎么会有这等声音,他记得他爸这幢别墅可是隔音效果很好的,除了别墅里传出的声音之外。

    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为的是怕吵醒叶子涵,他沿着冰冷的墙壁摸索着找到了把手,轻轻的打开了。

    尖锐的声音再次伸入耳畔,伴随着空气越来越近,最后他在另一扇门前停住脚步,他屏住呼吸,贴近那扇雕刻着花纹的门。

    “啪...."玻璃瓶摔碎的声音再一次沁入他的耳畔,越发刺骨。

    欧阳雪嶙拧眉,一股恼怒的旋开了门把手,冲了进去。

    他却一眼望见地上的玻璃碎片透明的在黑夜中闪着夺目的莹光,天花板只留下一盏微弱的夜灯。

    而她更是坐在玻璃碎片一旁,身上穿着几乎露骨的性感睡裙裙子却短到大腿以上,胸前的白皙一下突兀的呈现在他的眼里,头发散乱的披在背肩,清纯的脸上泛着几点桃花,他的眉更是皱的深了一层。

    “你在干什么..."欧阳雪嶙窝火的看着一地的狼藉和她现在的疯样子,真的是令人深思,那样清纯的女孩怎么变成现在一副酒吧里的舞女辣妹一般,还是他不曾发现。

    “哥哥,我..我做恶梦了,梦见有狼要来吃我,我怕,哥哥。”叶子萱仰头一脸畏惧的表情浮现出来,手上还紧攥着那瓶破碎的玻璃瓶。

    欧阳雪嶙立即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抢过她手中的瓶子扔在一边的垃圾捅里。他横眉怒目的望着她,“大半夜的,不要闹腾了。”说着就扶起她到床上去休息。

    她嘴角阴险一笑,他刚要起身,却站不稳的被她拽了过去,将他带入自己的怀里。此刻她硬拽着他往自己身上压。

    一怔,还是一怔,欧阳雪嶙亦是无语至极。他一动不动好像被她给怔住了。

    而她下一步,却是主动而又快捷的贴上他的吻。两手却硬是攥着他的手往她腰上揽着。

    叶子萱心里也是波澜起伏,她竟没想到自己竟可以那么大胆的做出这种事来,一切都要怪那个姐姐,是她逼她这么做的。

    她知道自己的魅力肯定也比的上姐姐。就不信他能抗拒自己这副辣辣的身躯。

    她那笨拙的吻,就这么僵持在那里,丝毫不知道吻的技巧,她却希望他能回应她。

    欧阳雪嶙知道自己是深爱叶子涵的,但是身体燃起的欲望却是事实,这幅身体紧贴着他,那浑圆性感的胸紧贴着他的胸膛,是男人诱惑总是难免的,如果是以前他早就不管不顾的要了这个女人,但是他的意志还是清醒的,他的女人只有一个,只有叶子涵,只是叶子涵。

    他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即刻抽身,他的脸上随即挂上一副严肃,冰冷的神色,他背过身已走到门口,只是冷的甩下一句,“以后,不要再干这么愚蠢的事,别让你姐姐伤心。”

    “嘭”门毫不留情的合上了。

    又是一片死寂,叶子萱躺在床上虚弱的喘气,脸红心跳终于止不住了,没想到欧阳雪嶙还是那么有耐性的一个人,这一计又失败了。呵呵,不过让他记住这一晚也不错,她失声的笑着。

    “子涵,醒醒....."欧阳雪嶙忍不住叫醒她,口里却干涩不堪。

    “嗯。”叶子涵慵懒的翻过身,半眯着眼,看着黑夜里模糊不清的欧阳雪嶙。

    欧阳雪嶙二话不说霸上了她的唇瓣,狂野的允吸着,令叶子涵一阵恼怒,摆头逃脱他的突如其来的吻,“大半夜的干什么呢.....睡觉啊。”

    “子涵,我要....”欧阳雪嶙饥渴不已的继续吻着,手已经不安分的解开她的内衣,舌头已经悄然窜夺着她的丁香。

    “发情鬼哦。”她只好迎合他的吻,毕竟是他的丈夫,不是别的男人。

    大手游移在她的胸前,肆意揉捏。

    他迫不及待的褪去了她的睡裤,来不及防备,他就霸道的进去了。

    》》》》》》》》》》》》》》》》》》》》》》》》》》》》》》》》》》》》》》》》》》》》》》》》》》》》》》

    清晨。

    “姐姐,昨晚睡得好吗?”叶子萱像是很有礼貌的问道,一边吃着早餐。

    “嗯..好呢。”叶子涵想到昨天晚上,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岂止是好,简直是折腾死她了,下半夜丈夫发情,让她睡不好觉觉,真是令她恼火。

    “哥哥,你呢,昨晚睡得可好。”这才是关键,谁要管那个女人睡得好不好,她只想听这个男人回答。她眉目传情的望着他笑道。

    “好.......”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淡淡的说,依旧把她当空气。想不到这个女人心机这么重,想诱惑他,没这么容易。

    叶子萱微皱眉,嘴唇紧抿,没胃口的扒了几口三明治,她恼怒的就想找茬,起身,落下一句,“雪嶙哥哥,昨晚你懂得。”说完便上楼去了。她冷笑一声,这烂摊子,就是给你留的,欧阳雪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