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一百章 一心两用...

第一百章 一心两用...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她缩进来也就罢了,还靠他那么近,一边用温暖的胳臂,搓热自己冰凉的手,发觉有用之后,连脚都伸进他的双腿出乱搓,搓的他满身热汗。

    他是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并非木头人,她到底知不知道她这样做,可是在勾引他?

    “你怎么跑进我房间?”殊不知他的身体被她搓的竟然起了反应,忍住欲望看着她。

    叶子萱一脸我没错的表情,“因为你阴阳怪气的,对我好冷淡。”

    “那是因为..因为。”见他吞吞吐吐,有口难言,她踢了他一脚,“因为怎样?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爽快一点。”

    欧阳瑾无奈的叹了一口很长的气,“说了,你也不会懂。”

    “你又没说,你怎么知道我懂不懂?”

    她不爽的吐槽他,让他更沉默了。

    叶子萱生气的拍了拍他的肩,“喂,你干什么又不说话了。”

    “我不想自作多情,更不想让你为难。”他的神色渐渐暗淡下来,细长睫毛下挡住了他漆黑的双眸,那以往眸子里的光芒毫无踪影,她凝眸,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会伤感起来,真是不可少见。

    “你到底怎么了”她嘟着嘴,一双幽灵般透亮的瞳孔更加的撑大了,很不习惯他多愁善感的样子。

    欧阳瑾抬眸对上她清澈如水的眸子,大约两秒,他才缓缓开口,“我喜欢你.....”心里压抑着许久的情感就这么在她面前释放了出来,他很煎熬,却又怕着什么。

    叶子萱惊讶的望着他,她颓然站不稳的快要倒,想要说什么,却被欧阳瑾一个顺势拉入怀中,紧接着,一片温热贴上了她的唇,来不及喘息,来不及挣扎,他却将氛围一点一点的点燃,气息渐渐变的浓重,他的吻落下,即是温柔如水,却又带着些许的霸道,将她未尽的话语吞没在炽烈的吻中。

    缠绵交织的吻,一刻也不能止息,叶子萱的心仿佛都停止了跳动,周围的空气也凝滞了,只剩下由浅入深的呼吸。

    他的手情不自禁的将她上衣的扣子一粒一粒解去,她敏感的发觉到了身上的一双手的异动,她一怔慌乱,立即推开了他的怀抱,有些畏惧的退缩了一下环抱住自己。

    欧阳瑾望着她的唇,一片殷红,唇上伴着透明的水渍,却看起来一片娇润,让人更想一亲芳泽。但是他的双目一紧,她的脸上此刻浮现的却是一丝的畏惧,和厌恶。

    “欧阳瑾..........”叶子萱脸色有些苍白,她支吾的开口,神色竟是一片悲怆。顿时,她的眼眶一热,不敢在直视她,她立刻捂住口,起身,跑了出去。

    空气定格了般,留下欧阳瑾孤单一人,在这间静的只剩下他空虚的心跳声,哀伤袭来,他埋下头,像是自责,又像是愧疚般,低低的在喘着粗气,果然不出所料,他只是一个人在自作多情。他还以为她的心里有他,结果,却截然相反。

    他不懂,是自己的魅力不够,还是她,很特别。他知道她和他相处以来,一直那么开心,一直那么欢乐,去看电影,去游乐场,去逛街,去喝咖啡......这些,他都如情侣般待她,希望她能发现他带给她的快乐,他想要给她的幸福,他甚至以为她对自己绽放的天使笑容,都是沉沦在他给她的幸福之中,原来给她的不过如此,结果却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他低眉,嘲笑自己,是自己沉沦在这幸福感之中无法自拔了。他欧阳瑾会为哪一个女人动心过,浓妆艳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他顶多只是玩玩,从来没有看上过这种女人,要的也只是冷嘲热讽。

    而他却在人生转角的时刻遇见了她,这是上天给他的惊喜,也是给他的哀伤。

    叶子萱瘫软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重重的合上了门,她将自己扔在了床上,泪眼不住的滑落了下来,润湿了那纯白色的被单,渗透出一片灰色。

    她心里已经有了雪嶙哥哥,她不能,也不可以再装下任何人。当他对她告白的那一刹那,她的确,的确内心动了一下,但是只是那一下,也可以即刻化成泡沫。

    她知道当他陪她出去逛,看电影,喝咖啡,几乎每一天都过的那么美好的时候,她的内心真的不由自主的留下了一个影子,那影子在她心里跳动,却也让她害怕,慌乱。内心的挣扎起伏,不息。

    但是,只要她一想起雪嶙哥哥,她便脸红心跳不止,甚至连想一下,都觉得那么令人羞涩。

    她好畏惧自己,却又如此期盼,畏惧自己一心会两用,畏惧自己的不安分守己,又是那么不受控的沉沦在瑾的热吻暧昧中,却又好恨自己那么的不受护自己内心的唯一,她怎么可以沦落到那种不堪女人的境地。

    叶子萱哭得更凶,心在抽,全身也不住的抽着,要是姐姐在,有多好,她可以把心事告诉姐姐,让姐姐能够知道她此刻对雪嶙哥哥的感情,她的伤该如何倾尽。

    叶子萱,你不可以在哭,要像姐姐一样坚强,要像姐姐一样学会独立,学会抉择。

    她用手背拼命抹去那不断涌出的泪水。

    她软趴趴的趴在床上,埋下头,静静的理清思绪,她最终做了一个决定..........

    “这段感情实在不容易,可是你为什么就这样答应了呢。你的幸福,你愿意甘心失去她,爱他那么多年,却要就此放手?”钰彤拧紧了眉,眼眸里带着不甘的神色,看着如此憔悴的叶子涵。

    “可是....有什么办法,钰彤,他父亲那么诚恳的低下头,还带着一股心酸的泪,甚至他说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就是希望他的儿子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成家。我该怎么拒绝......"叶子涵垂眸,无奈的看着她,那种割舍心里如刀刃一样狠狠刺去,她又怎么舍得。

    “哎......换做是我,恐怕我真的也会做出同样的举措,为了他的未来,宁愿割舍。”钰彤看着她如此悲伤,也深深的叹了口气。

    “可是,我真的,我怕......我怕我会撑不下去。”叶子涵几乎哽咽了,眼看泪就要再次坠落,她立即抹掉了那即将滑落的泪滴。想保持镇静,只怕她一哭,又是难以控制。

    钰彤看着她痛苦万分的样子,心也跟着揪在了一起,她抱紧她,给她安慰。“子涵,不怕,我会陪着你,这段伤痛,我会帮你度过,别放弃自己,让生活继续下去,好吗。”

    叶子涵抽噎着,她深深的呼吸着,不想再去想,只怕那一刻,她会奔溃,想的奔溃。

    她却开始回忆起来。

    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便在时光滚轮下不断夷平。还有多少人,能坚持在这条路上久久徘徊,不舍离去.

    一路的幸福太多,多的让人像小学课本上学过的那只掰玉米的小猴,不断被沿途的风光迷乱双眼,却没有时间回头看那些走过的路。我们都还好,只是各自的身边再也出现不了那些曾经熟悉的影子。当年的我们,幸福的缺氧。

    现在残留的,却是那异样的缺氧般的幸福:岁月蹉跎,叶不舍枝含泪落。我们很幸福,因为即使在那年分离,远各一边时也懵懵懂懂,为彼此脑海中的幸福互相鼓励,却忘了那些幸福早换了一批人。人生真的是一辆火车,只是当我尚未察觉时你已悄声离去。

    今朝花开色不同,明日花开谁与共。花期未果,人已不在。哪怕绽放,却徒留一股余情未了的怅惘,伴那一江春水悠然东去,不复回眸。虽然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可当那曾经的花树再开新朵,旧年记忆依然汹涌而来。那是明白,原来感情可以再时间的长流中蔓延的如此深远。

    昔年美好的点点滴滴,在今刻化为一滴闪光的泪,晶莹剔透,却划落眼眸一角,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回忆却是绵长不尽,随这半城烟雪,洋洒心头之间。而今,悲伤着自己的故事,循着时光在我的脸颊行走留下无数细微的痕迹,才晃觉遗失了无数流年。镜子最为真实。

    那么就在给我一天,或是给我一晚,或是一分钟,或是那一秒,只想陪你你身边,好好的看你一眼,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脸,哪怕只是一瞬。你就和稍纵即逝的瞬间,再给我最后的幸福。

    “子涵........"钰彤心疼的抚摸她的秀发。

    “我既然答应了,就该放手。但是我只想在跟他度过一天,或是一晚。就够了。”真的够了吗,叶子涵,她心虚的心凉一下,歇斯底里的呐喊,永远都不够。

    “爸,我要和你谈谈。”欧阳雪嶙翘着二郎腿,不羁的目光投向靠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中年人。

    “儿子,不要客气,有什么话尽管和我说,我们毕竟是父子吗!”欧阳宏品着茶,没有看他,只是一味享受在茶的味道之中。而后母叶蔓青只是在他的身后轻轻按摩着他的双肩。

    “爸,我知道你想找门当户对的女孩给我,但是我必须告诉你的事,我的人生由我自己做主。”欧阳雪嶙扬眉,眼眸泛着黑色的眸光,紧紧望着自己的父亲,他的目光亦是坚定的不可动摇。

    欧阳宏一听这话,连品茶的心情都没有了,干脆放回到茶几上,迎上他尖锐而高傲的眸子,低沉的问道:“是不是那个女人,又蛊惑你了。”

    “爸,这跟她没有关系......."欧阳雪嶙倒抽了一口冷气,双眉不由得拧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