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九十六章 求你永远离开他

第九十六章 求你永远离开他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雪嶙的.....父亲....?"叶子涵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字,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手僵在了那里,仿佛握在手里的iphone像是不存在一般。

    电话里的男人和善的笑了一声,却让叶子涵不禁哆嗦了一阵,“是的,我想是否可以约叶小姐出来见个面。”

    顿时她又呆愣住了,她稍稍降低了手机的位置,紧贴着脖颈,随后叶子涵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再接起。“嗯,好,在哪里见面。”她不知该如何回绝,只能应声答应,他是长辈,而她是小辈,她只能尊重。

    “就在叶小姐所处的地方见面吧。”从欧阳雪嶙驾车离开的那一刻起,他派他的手下跟踪他的儿子去了那个咖啡馆,所以他知道她还在那个咖啡馆里。

    叶子涵愣半天,才把咖啡馆的地址告诉他,收了线后,她的心跳声更是胡乱的窜跳着,一想到等一下他的父亲等一下会来,她的脑袋就一片空白了,他来了,她该说什么,怎么做,她又该如何收场。

    怎么这么巧,欧阳雪嶙前脚刚走,他的父亲后脚就来了,真是令她措手不及,他的父亲不是大病才刚初愈吗,现在还有体力见她,他的父亲还真是强健啊。

    尽管是炎热的夏季,烈日正旺的时候,叶子涵紧攥着手机却冒出了冷汗,全身不停的哆嗦着,就怕一抬眼便望见那个男人。

    “不要紧张,叶子涵,他的父亲而已,他又不会吃了你,小学家访没见过老师啊,不怕,不怕。”她用力的拍着胸脯,无节奏的喘着气,像是刚跑过马拉松似的。

    门吱呀一声推开了,一个颇为清秀的年轻人推着轮椅慢慢的走了进来,轮椅上的中年人带着严肃而颇有威势的神情,就算是在商业上也是颇为有威势里人。

    叶子涵喝了一小口咖啡,抬眸便望见一个轮椅上的中年人在自己的面前出现,那人的脸上挂着一幅严肃和显而易见的威势力,却掩盖不住那脸上的点点憔悴。一身价格不菲的黑色西装,给足了一个男人的魅力。

    她勉强的扬起笑容,站起身,立刻镇定住自己“您好....."

    "你好,叶小姐。请坐”他坐到了她的正对面。

    “我想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叶子涵很心急,她从刚才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是她知道一定是有关欧阳雪嶙的事情,可是具体的事情她真的毫无头绪。

    “呵呵,服务员来一杯咖啡....."欧阳宏只是轻笑一声,扭头串出一句法语,令叶子涵瞬间尴尬。这个男人有没有听她讲话啊。

    她正郁闷,欧阳宏再次微扬嘴角,睨着她,“你觉得欧阳雪嶙这个人怎么样?”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杀她个措手不及,她溜了溜眼珠子,“他...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做起事来很认真...."

    "哦,那你欣赏他哪一点?”他拖着下巴,眼睛无时无刻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嗯,他......"脑子又一片空白,她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攥的更紧了,不留一丝缝隙。她一时想不出来欣赏他什么....就只好说:“各个方面都挺欣赏的。”

    欧阳宏的眼眸立刻眯成一条缝,他轻蔑的笑容更让她吓出一身冷汗。

    “你的确长得很漂亮,是我的儿子的菜,但是........"他沉稳粗重的嗓音像是盖过了那轻柔婉转的轻音乐。

    “伯父,如果有话不妨直说。”叶子涵总觉得他的话里有话,她受不了这样慢热的对话,她想,能被一个重量级人物邀约见面,“非奸即盗”。他不得不这样想,一个区区小女子,他怎么会放在眼里。

    一张支票呈到了她的眼前,她不解的定睛一看,支票上那一千万元秀气的字体映入眼帘,她不禁讶异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钱够你过日子,只要你永远离开欧阳雪嶙,这些钱就属于你。”欧阳宏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嵌入她的瞳孔。钱谁都抗拒不了,更何况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欧阳宏看来,这些钱不算什么,但是对一个穷酸的人来说,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她,怎么能放过,为他儿子的未来着想,他必须这么做。

    这些钱用来换欧阳雪嶙?有钱人就是这么喜欢打发人的吗,不,她才不是这种见钱眼开的女人,绝对不是。

    她隐忍住怒气,将支票推回到他的面前,勇敢的对上他的深黑阴冷的眸子“伯父,这些钱你拿回去,我喜欢的你的儿子,而不是你们家的钱。”

    欧阳宏嘴角一撇,高傲的望着她,更是蔑视的一笑,端起咖啡全部倾倒在口里,“嘭”欧阳宏将咖啡喝完稍重的放下,此时他的眼里盛满阴冷的怒气。

    “叶小姐,别不时抬举,我知道你是想,嫁入我们家后,狠狠的捞一笔,现在的这点钱你根本不放在眼里,因为你看中的是我们家的亿万家产。欧阳宏的目光尤为骇人而可怕,谁要是对上一眼,就能立马被“咔嚓”,他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欧阳大少***位置吗,排满了长长的队伍呢,而你,只是其中一个。”

    “有钱人,都以为别人是贪财的吗,我对你们家的家产不感兴趣,我和欧阳雪嶙是真心相爱的...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叶子涵一股恼火劲直冲脑门,她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好吧,无论你怎么说,叶小姐。我今天一定会跟你说明白。”欧阳宏在事业上争下第一,那么在儿子的未来上也必须同时夺冠,这才是欧阳家的风气。

    叶子涵没有答话,为了先定一下神,她喝了一大口咖啡,平时她细细的品味咖啡的情趣都没有了,现在只当做是消火的凉茶,一口饮尽。

    “叶小姐,我希望你能从雪嶙的未来着想,我已经为他物色了一个最好的人选,而那个女人家世,经济条件,都和我们欧阳氏门当户对,更何况那个女人的公司也要和我们连并合作,将来,欧阳雪嶙继承我的集团,也需要一个能干的女人在他身边协助他。而我最大的心愿也就是这个。”欧阳宏说着说着,心里的那份愁楚从脸上呈现出来。刚刚的犀利和威势力的目光黯淡了下来,化作了忧伤。

    叶子涵心中一凉,攥紧的双手顿时松了,他的未来?能干的女人?她很清楚明白,她自己是什么身份,她只不过是从x村长大的女孩,她只好烧好菜,做好各种家务,相当于一个守好本分的家庭主妇。

    对商业更是一点不知,她幻想着有那么一天,她能当雪嶙的太太,等他从公司忙完回家,她就做好各种美味的菜肴,等他回来吃,为他捶背,和他过一个再平淡不过的日子。

    她真的是这么想的,从没想过,他的未来,她要做一个能干的女人。她的家世更被说了,住不起豪华的别墅,开不起诺大的公司,父母人去镂空。

    “叶小姐,我求你.......”欧阳宏忽的低下了头,语气里夹杂着悲伤,隐忍和无奈,已不是刚才的威严的男人。

    叶子涵一下堵住了喉咙,话却吱唔不出一个字。

    “我求你,离开欧阳雪嶙,好不好.......他的未来,我只是想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才能放心的离开人世。”他知道他的病情的严重性,说是大病初愈,其实却是病情已经恶化了。而医生告诉雪嶙的病的情况却是假的。

    一滴泪的滑落,为时许久?泪落无言,却是跌落满地碎片。

    “伯父,我真的........."割舍,离开一个人的感觉是多么的痛苦,她已经爱他到如此不能的地步,说要放手,谈何容易。

    “叶小姐,难道你就不能体会一个将要离开人世,却不能看到自己的儿子美满的未来的愿望吗。”欧阳宏的泪水在她的面前毫无拘束的流淌而下,一个男人的泪水,是很贵重的,男人膝下有黄金,泪如黄金,更何况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沉重的眼泪。

    “伯父.........."叶子涵不想看,也不敢看在她面前的中年男人,她觉得自己好该死,又是好卑微。

    “求求你。”欧阳宏甚至嘶哑的哀求着,他重重垂下了头,叶子涵心更为沉重,那块石头重重压的她好沉好沉。

    那优美婉转的轻音乐依旧飘渺婉转,可这一刻,却像是在赤裸裸的嘲讽和嗤笑。

    “求你....."更是几近绝望的嘶吼声。

    一颗心的枯萎,须臾之间......

    “我..........答应........”

    我答应....我会试着.....试着放开你.......可是如果.....如果我已经把你烙印在心底,我是不是该挖走自己的心,变成一个空空的躯壳,没有你,没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