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九十五章 不会让那个女人有机可趁

第九十五章 不会让那个女人有机可趁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子萱,你今天很美,很可爱。”欧阳瑾邪魅的勾着嘴唇,一脸放荡的望着她,像是着魔了般目光一动不动的停在她的身上。

    “我每天都一样好吗...”她气喘的好急,差点说不出话来,刚才那个抚触动作不像吻,却又像吻,让她的心不由得乱了方寸,像是天昏地暗般醉死在他的怀里。

    不,她很快的打消了这个奇怪的念头,我的心只追逐于我的雪嶙哥哥,我不是这样的女人,那么放荡,随意心动的烂女人,绝对不是!

    她停止了舞步的节奏,推开了他勾住她的纤腰的大手。他呆愣的看着她,不知所云。

    “嗯,我们回家吧...."对,她要杀死这些莫名其妙的情愫,否则,她怕会支撑不住,她也是一个女人,也是一个再柔弱不过的女人。不像她姐姐,外柔内刚。

    “那...好吧.....”欧阳瑾语笑嫣然,心里还是尤为不满,夜幕才刚刚降临,她就急着回去,难道就不想跟他这样俊美的男人跳一段完整优美的慢舞吗。

    ————————————————————华丽分割线———————————————————————————————————

    欧阳雪嶙小心翼翼的推着轮椅下了台阶,轮椅上的中年人,经过一场大病初愈的风波后,更显为憔悴了。

    后母叶蔓青也跟在他们后面走着,这个场景看来她像是个随身的佣人一般,默默无闻的紧随其后,而欧阳雪嶙却看也没看一眼,把她当做空气一般。

    “爸,既然出院了就要好好休养,医生说了,如果再不好好保养身体,病会加重的。”欧阳雪嶙像似漫不经心的说道,但是内心还是很担心自己的父亲的,他面无表情的推着轮椅,朝一辆黑色宾利车走去。

    “放心,我没那么快死的,至少要看你和凌薇薇结婚以后,我才能安心的离开。”欧阳宏略微颤颤的笑了起来,听在欧阳雪嶙的耳里却是心酸和阵痛,自己的父亲竟是这么乐观,却又是那么的期盼他早日成家,可是对象却不是他心爱的女人。

    欧阳雪嶙和叶蔓青将轮椅上的中年人扶了起来,小心的将他扶到后座上去。

    三人都坐进了车内,欧阳雪嶙才放心的发动引擎,以平常的速度缩减了两倍的行驶速度开车,平时只需十五分钟就可到家,现在车上坐着的可是大病初愈的父亲,为了不让他受超速度的刺激,而被吓成心脏病,他开始慢悠悠的行驶着。

    待沉默许久,欧阳宏低沉的嗓音打破了车里的寂静。

    “雪嶙啊,什么时候约一下凌薇薇啊,我们什么时候去提亲...”

    欧阳雪嶙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开车,张口本想拒绝,却立刻想到医生说过的话。

    “你的父亲的病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只要一发作,就会危及到生命,这是很严重的病,这次我们是全力将他控制住这病情,下一次恐怕凶多吉少了,如果一再刺激他的话

    ........

    “爸....还是等你病好了再说。”欧阳雪嶙找了个借口接话道,父亲还是那么固执,但是也生出了一个固执的儿子。

    欧阳宏眼帘微微一垂,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却还是挂着那副不显老的笑容,“你早些成家,我病也好的快一些,不是吗。”

    欧阳雪嶙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怎么开口,他不想再语气慢调的与他争辩了,他只能沉默不语。

    见他没回应,他也没再说下去。

    不知不觉的高大耸立的别墅映入眼帘,欧阳雪嶙下车,将后座的中年人慢慢的扶到了轮椅上。

    然后朝一边的叶蔓青冷言道:“麻烦你帮我爸送进别墅。”麻烦两个字将叶蔓青和他永远的隔阂了,如陌生人般。

    随后又望向了欧阳宏,“爸,你先回去休息,我有事出去一下。”

    “好。”他展颜欢笑,眼底里却透露出深深的悲凉,他知道他的儿子肯定会去找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让欧阳雪嶙这样痴迷。哪天一定要好好找她聊聊。

    欧阳雪嶙坐上车,以平常飞快的速度行驶,很快就以消失在茫茫车海中,不见踪影。

    飘着沁人心脾的咖啡香味,婉转慢调的轻音乐荡漾在咖啡店里,多令人心旷神怡,心情舒畅。叶子涵靠坐在窗边,慢慢的品着那口味可佳的卡布奇诺,一边静静的睨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却也迫切的搜寻着一个人的身影。

    一个男人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咖啡店里,瞬时引来了数个巴黎女孩的吸引,光雪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稠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尚与优雅。

    “子涵,我来迟了,抱歉。”欧阳雪嶙直接坐在了叶子涵的对面,他轻柔的说道,眼眸里的笑容依旧媚人心扉,他却不知道,数度目光早已扼杀了那个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的女人身上,满是嫉妒和羡慕的目光。

    “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她装作蛮不在意他今天的帅气十足打扮上,刚一进来,她就偷偷瞥向那些泛着花痴的女人,她才不要像她们一样。

    “唉,怎么,没有被我的帅气男人给迷倒.....”欧阳雪嶙邪肆的望着她那一脸倔强的表情,肯定是吃那些花痴们的醋了,他偷乐着,故意将凳子挪到她的旁边,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可爱瓜子脸笑着。

    他的脸像似无限度的放大,他不顾后面女生的冷冷刺眼的目光,却一个劲的靠近她的小脸。

    叶子涵哪经的起他的这般挑逗,羞得烧红了整个脸颊,孩子气般的推开了他的再度靠近,漫不经心道:“这里是咖啡店,请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欧阳瑾仰头笑着,双手扣着头,眼眸也勾起了得意的弧度,“跟我这么客气,知道你不敢承认,亲爱的,你的心我懂。”

    叶子涵又气又羞愤,她真恨不得掐住他的脖子,叫他投降,可是她对他来说简直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算了,她忍着,算账还不在一时。

    “好了,跟你说正紧的,谁跟你一样痞子似的不三不四。”叶子涵见他没有再插话,就直接开门见山道:“雪嶙,我们什么时候走。”

    欧阳雪嶙微微皱了一眉头,一手托着下颌,若有所思着,他的父亲病情虽然刚刚初愈,但是随时都有可能复发,他那么急着走,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他想等过段时间,告诉他不娶凌薇薇的事情,这么一走了之,他的心会惶恐不安的。

    只见半响他都没有回应,睨着他一丝犹豫的神情,她就知道,可能一时半会走不了。

    “是你爸的缘故吧...”叶子涵一句戳穿他的内心事,他只是点点头,默认了这一回事。

    “我爸的身体要调理好,才行........"不仅仅是担心爸的身体,他也想在走之前,跟爸声明他今生只娶叶子涵,他就是这么执着。

    “嗯......好......"她淡淡的扬起一抹笑容,不再多说,抿了一小口咖啡,她是多想念子萱啊,走了一个星期多了,不知道她过的是否好,如果不是有欧阳雪嶙在,她早就去飞机票,冲回那个别墅了。

    “叮铃铃......."一声反复的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欧阳雪嶙不耐烦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

    “雪嶙啊,凌薇薇和凌正海现在正在我们家呢,你赶快来啊......"电话里低沉的声音响起。

    “嗯,好。”欧阳雪嶙神态自若的回了一句,便不耐烦的摁掉了。

    欧阳宏挂掉电话,便欣然的扬起干涩的嘴角,我不会让那个女人有机可趁的!

    音乐依旧飘渺的回荡在空中,充斥着整个氛围,他随即抬眸看向叶子涵,脸上喜悦的神情消了一大半,“嗯,我爸找我有事,我先送你回去吧。”他说完起身。

    “嗯,不用了,我还想再坐坐。”她可不想一个人在高级宾馆里一个人看着无聊的电视,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感觉,一个人等到他晚上都还没出现的煎熬。

    “嗯,那好,早点回去,不要让我担心。”他温柔的勾了她一下俏鼻,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她目睹着他一路走出咖啡厅到坐上那辆宾利车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才肯罢休。叶子涵瘫软在这个法式的酥软沙发上,一头瞥向窗外,却又总是在寻着什么,却是找不到的失落。

    她逐渐的合上了那挂着疲惫的眼。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我终于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镶着金灿灿的钻石的iphone手机荧屏亮了起来,她像是被噪音吵的受不了了,才胡乱的摸索着口袋,终于摸到硬邦邦的四方形体之后,她看也不看,随即娴熟的按下了接听键。

    “喂.....谁啊."她双眼朦胧的睁不开眼,慵懒的问道。

    “雪嶙的父亲。”那头的语气威凛低沉的响起,令叶子涵手中的iphone4s差些滑落,那可是雪嶙买给她的.....

    她双目猛地撑大,手哆嗦的出了冷汗,不敢再呼吸一分一秒.........

    作者物语:亲,给个红包吧.留言也行。一声不吭,真的郁闷的.....动力在哪里...动力在你们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