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九十三章 虐上心头

第九十三章 虐上心头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叶子萱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看来欧阳妈妈能以女流之辈,在商界占有一席之地并不是省油的灯。

    她的惊讶表情已经清清楚楚的验证了白素琼的话是对的,她的眼睛眯细,“叶小姐,你大概不知道欺骗,触怒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吧!”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叫欧阳瑾要我过来......"这个女人真的是深不可测,她不甘示弱道,既然已经道破天机,她也无需再一脸笑意的面对着她,很快也卸下了这幅自己也感到厌恶的面具。

    这是叶子萱现在唯一不解的地方,既然她已经知道她假扮他的未婚妻,没有道理在好心好意的叫她过来。

    “很简单,你自己看看吧。"

    她丢了一叠纸在桌面上,纸凌乱的张开来,叶子萱伸手拿起来看,却看不懂这是什么,只知道上面有一堆密密麻麻令人头疼的数字。

    “这是什么。”叶子萱百思不解道。

    白素琼冷笑一声,眼里装满了戏弄的嗤笑,“还不懂吗,这是你的可亲可爱的美惠阿姨店里的账,你阿姨已经穷途末路了,我只要吹一口气,她就整个垮了,到时你的阿姨就喝西北风。”

    她只知道阿姨最近的经济状况不好,但是不可能像欧阳妈妈说的如此严重。

    叶子萱咬紧牙关道,“我不相信,我阿姨有很多朋友,也有一些忠实的客户,她不可能会穷途末路。”

    白素琼只是微微冷笑了一下,“要逼得一个人破产,对我而言虽然没那么容易,但是也不会很困难呀...."

    从她的话语跟态度上,却感到一丝步步紧逼直到人窒息的那一刹那,叶子萱也感觉到无穷的恶意,她望着她,冷静的说道“伯母,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的话更让白素琼的嗤笑声更刺耳。

    “你知道么,从小到大,你美惠阿姨一直跟我争,有的时候,真恨不得打她一个耳光,消灭她脸上的骄傲之气,我知道她再怎么走路,也不会像我低头,但是要是你看着她的船沉了,她也不会一声不吭了吧。”

    说来说去,原来她就是要找她发泄怨气,以拿美惠阿姨发威,叶子萱霎时领悟了。

    “原来就是这样....."

    "是的,我叫你往西走,你就不能往东走,在我回美国之前,你被我折磨的可以了,我就放了你那个无知的阿姨。”

    说完她高傲的抿了抿茶几上的茶,得意的笑着。

    “伯母,你不觉的这样很幼稚吗。”叶子萱狠狠的盯着白素琼那张令人厌恶的脸。这样的步步紧逼,还真是符合她现在的帝王之气。

    现代的人,还有这么无聊的报复心态,她是怎么。太闲了,她以为欧阳瑾说他母亲很忙的。

    白素琼眼里忽然闪现几近愤怒的情绪,那情绪来的又急又迅速,她像是被叶子萱的一句话勾起了新仇旧恨。

    “幼稚,哼,什么叫幼稚,像你阿姨这种贪财的女人,为什么没有穷途潦倒,而且还勾引别人的老公的臭女人....."白素琼激烈的反应让她傻了眼.

    她喃喃道:"这一定是误会,我阿姨不是那种人。”

    “误会,都有证据了,还误会?”

    "证....据?"叶子萱一脸不解。

    白素琼反而不再多话,她像是很厌恶看到她那样的指着门口,“请你出去,李嫂会告诉你,你该做什么,我会交代的..."

    白素琼有多讨厌她一目了然,叶子萱无奈的而走出书房,看来这一百万没有想象的好赚,更没有欧阳瑾说如何容易,更别提逛街买东西了。

    叶子萱又是疲惫又是口渴,她也不会种写花花草草,跟不懂得整理园艺,偏偏这几天实在表现的太好了,害欧阳妈妈找不到方法虐待她。

    于是她就叫她在大太阳底下种花,想要她认输,别的娇弱女人大概马上昏倒了,幸好她平时有健身运动。

    她在这里住了好些天,欧阳瑾在家时,白素琼对她有长辈的慈爱,但是他一出门后,那张帝王之脸就显露无疑了,她把她当女佣来使唤,不是扫地就是拖地。

    而偏偏欧阳瑾最近刚刚并购了一家公司,有很多事情处理,因为早出晚归,由此白素琼可以多些时间来虐她。

    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她都会故意用手指抹过,若是她觉得有一粒灰尘,便会颐指气使的使唤她重来擦一次,要不是她平常做惯了家务活,她铁定叫苦连天。

    叶子萱从来不晓得这世上,真有像灰姑娘一样的情节在不断的重演,她甚至觉得自己像通俗的连续剧一般,被恶婆婆欺侮的可怜小媳妇,更像可怜的灰姑娘。哎,拯救她的王子何时出现啊,,,,

    唯一不同的是白素琼不是她婆婆或后母,而自己也不是她的什么媳妇或女儿,怎么就杠上了呢,幸好,她只能安慰自己那一百万到手就安心了。

    今天阳光异常的炎热,平时亦是温暖的,怎么今天是要跟她作对呢么。

    白素琼叫她到外面草地上拔草,她知道白素琼的脾气,她要是不把草地上的草一根根清除干净,呵,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在外头辛苦的拔草,许久,太阳晒得她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过她只要拿起白开水,就体力百倍。

    远远的,她听到一阵车声,她没有在意,继续拔草。

    白素琼想要让她累垮,但她不知道她体力很好,怎么晒也不会昏,只是可怜了她雪嫩的肌肤会晒黑,不过幸好她是很快就能白回来的人,她的皮肤天生丽质呢。

    有人把车停在了车库,关了车门下车,对方是个气质很好的中年人,她还有精神的朝他打招呼。

    “嗨,你好。”

    欧阳青对她充满朝气的笑容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她是谁,但是那种朝气的笑容,让他感到很舒服,像一阵清风似的。

    他才刚展露笑容,随即望向顶上的烈日,他不禁愕然,“怎么这么热,你还要拔草?”

    说完,他转向才刚开门出来的李嫂,语气低沉了一些,“李嫂,你怎么会叫一个女孩子在炎热的正中午出来拔草?”

    李嫂一言不发,她身后的白素琼冷冷道:“是我要她拔草的,还没介绍她呢,她是瑾的未婚妻。”

    那一夜欧阳青晚了一点去会场,并没有见到叶子萱这个人,他难以难耐,更加不敢置信。

    白素琼究竟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种天气会晒得人脱水,更会晒昏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更何况她是个娇弱的女子,弱不禁风。

    “你到底在干什么?叫一个女孩子大热天正中午拔草,你以为瑾是眼瞎,心瞎到根本看不到你虐待她吗,我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来历,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做.。”

    白素琼不理会他甚重的语气,她冷笑几声,“你不用对我这么凶,瑾是我的儿子,他在做什么,我不知道?他是用钱聘了一个假未婚妻,才不是对她有什么感情,他不像你,被一只野狐狸迷得失去了理智,我看你连自己名字是什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沉稳的男声刚才说的话,只是微带怒气,但是一听到白素琼那么说,他忽然暴怒的扬高声音。

    “你别什么话都扯到别人身上去,我现在要说明的是你不该对待这样一个女孩子,我跟你生活了多少年了。你明明不是这种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这句失望,让白素琼的声音也尖锐了起来,两人不顾李嫂跟叶子萱在身边,竟然开始吵架了起来。

    “你说啊,你跟我到底多少年了。你说不出来是吧。你的心根本不在这里,有的也只是那个狐狸精,就算在美国,你也念念不忘那个女人!”

    白素琼激动的连嘴角都说的抽动了。

    欧阳青震惊的低声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你在暗示我对你的不忠吗?”

    “你自己心里清楚,用不着我说出来."她的语气摆明了就是不相信他,他气的咬牙切齿,“你原本不是这么不讲道理的,怎么一回来就变成这样。”

    “因为...我当了二十年的明眼瞎子,已经忍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忍到底线了。”白素琼的眼里充斥着恨这一个字,他的所作所为她一一记在心里。

    欧阳青想要回话,但她哭得不成样子,他动气的嘴只是张阖了几下,就没继续与她拌嘴了。

    “我们都冷静一下,平静一下自己。这件事就不要说了....."随即他又叹了口气。

    “冷静?呵呵,如果我当初冷静的话,我就该早点和你提出离婚...离婚你懂不懂?”白素琼在悲伤难堪之下躲回自己的房间放声痛苦,那哭声亦是多么的心酸和震怒。

    叶子萱一动不动目睹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她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种怜悯之情。原来威慑人心的外表下还有种种的无奈和痛苦。

    作者:对了你们看到这里的时候,一定有些看不懂了,事情到底发展到哪里了》。还是作者乱套了。看前一张就知道了,小莜今天修改了一下前一章的章节...看完前章再看这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