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八十九章 不要结婚...

第八十九章 不要结婚...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二天,医院病房里。

    湿潮的空气,一点一点融化在带着令人作呕的药水味的病房里,病房里静的连一根针落下来都能听得见。无声无息的盛满着液体的透明滴瓶一点一点有序的坠落,却依旧静谧无声。

    坐在病床旁的年轻男子,目不转睛,不知疲惫的望着守候着躺在病床上的皱纹之深而有些憔悴的男人,他的心情此刻此起彼伏,他紧握那病人的双手,那病人的双手却是如此温暖,可是坐在病床边的年轻男子的手却如此冰冷,像是在冰窖里冻住的冰刀,冷的令人颤颤发抖。

    许久,躺在病床上的男人终于如梦初醒一般,朦朦胧胧的半睁开眼睛,第一眼映入眼帘的那个人,他不禁欣慰的稍稍的抽动了那干裂的嘴唇,嘴唇慢慢舒展开来,淡淡的朝他一笑,随后额头上浮现一个“川”字,虚弱的吐出一句话“雪嶙啊...你一直陪着我么、?”

    “爸,你醒了....醒了就好....要吃什么吗,我给你去买.....”一听到他爸的声音,欧阳雪嶙马上从刚刚的愣神中回过神来,担心的望着他,眼里竟是激动,和说不出的关心。

    “不,我不饿,只要儿子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就很饱了。”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说,此刻能做到这样的父子关系,他真的很感激也很感动了,就算生了一场再严重的病,换来儿子的关心和陪伴已是最大的幸福。

    “那怎么行,不吃对身体真的不好,听我的,还是吃点吧。”欧阳雪嶙一本正经的严肃的对他爸说道,现在两人的身份倒像是互换了一样,语气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欧阳宏再次欣慰的含笑着点了点头,那憨厚的笑容就像是定格了一般,许久停住。他一瞬间感到好幸福,一个简简单单的幸福,

    不敢奢求原谅,也只希望他的儿子不要疏远他就好。

    “儿子,你帮我叫护士,医院有准备食物的,端一碗白粥给我喝,就可以了。”

    欧阳雪嶙没有说二话,直接叫唤护士,声音打破了这原有的宁静。

    “来了,来了...有什么事啊。”刚忙完一些医院打扫的琐事的女护士不耐烦的走了进来,恍然她又定住了脚步,那一张帅气的脸实在让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女人震撼了一下。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

    “去盛一碗白粥,给我的父亲。麻烦快一点。”他的语气像是命令自己家的佣人,出门在外还是不忘男人这一形象,他放荡不羁的看了她一眼,那个女护士脸立马刷成一片红色。

    她支支吾吾的开口:“好,马上来。”她差些站不稳的跌倒,还是磕磕绊绊的跑了出去。

    欧阳雪嶙一转身,又回到了病床一旁的座椅上。

    欧阳宏不定神的望着他,便是一脸慈祥的笑意,“雪嶙啊,我看,你还是早些和凌薇薇结婚吧,这样才让我安心。”

    “爸,怎么又提这件事啊,先养好自己的病再说吧,再说我后妈倒是还在为你处理珠宝集团的事,安排妥当了就过来照顾你了。”欧阳雪嶙一听他爸一直关心自己和别的女人结婚的事,真的事不想受理,他在担心他的病,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提起那件事,对他来说那件不成立的事。他怎么可能去和不爱的女人结婚。

    欧阳宏一皱眉,眉目锁紧他的儿子,心中不由产生一丝狐疑。低沉的问道:“你那天都答应我了,不会反悔吧。”

    “我答应你什么了..."欧阳雪嶙更是一头雾水的望着他的父亲,却在心中想,要是说了什么,那也只是为了他父亲的心安啊。

    “结婚啊,跟凌薇薇。”欧阳宏似乎有点动怒的咳了一声,,只是一咳,呛在了喉咙里,脸却红的像番薯一般。

    欧阳雪嶙连忙盛着一杯水让他慢慢的服了下去,才缓解过来。

    “噔噔噔......"门外响起了清晰的敲门声。

    “来送白粥了........”紧接着伴随着一个女声响起,打断了父子之间的谈话。

    欧阳雪嶙快步的走上前打开了门,护士小姐直接把小车推了进去,细心的将白粥端到了床柜上,又自觉地走了出去。

    “爸,我来扶你,吃粥。”

    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巴黎的街道上,这片陌生的地方,却是如此宁静,车辆不会显得嘈杂,人来人往,每一个人的脸上带着欢愉的心情,享受着美丽的和煦的阳光。

    叶子涵无厘头的漫步着,她从未去过,也从未幻想过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她依旧还是想出去透透气,闷得够久了,只怕惹出病来。

    心思总是被那件事牵引着,总是离不开那个思绪,她烦躁极了。

    只要他一天不说明白,她的心就是这么悬在半空中,等待着一朝破碎的时刻。就像烙印已经悄然由浅入深了。

    她环顾四周,却瞥见一处写着“Rivedroite”的密密麻麻的大标题法文,透过玻璃门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设施和架子上的东西,足以证明了那是一家酒吧,她记得,来巴黎后,欧阳雪嶙在去他父母那时,给了她一笔2000欧元的货币,她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虽然她不会说法语,但是随便一指菜单上的某一栏,服务员也就明白了顾客的需求。

    她扫了一下菜单的整个页面,随后目光锁定在一栏上,她点了一瓶红酒,菜单栏上索性附上了图片,要是没有,她都不知道该点什么,但是

    有没有对她来说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有将自己灌醉,才能忘我,才能少一些的心思遐想。

    叶子涵眼目游离在红酒上,端起一杯红酒,就直接下肚,一点都没有细细品尝的心思,只是想快些灌醉自己,只是一刹那,像烈火燃烧般炽热着她的胃,胃里像是翻天覆地一般的蠕动着,燃烧着,她的脸直接染上红色直达耳根。

    一杯就如火烧般的令她欲火焚身,浓度那么高的酒,的确不是适合她,但是叶子涵性子倔强,不到烂醉,不罢休。她慵懒又无力的靠在木椅子上,再次灌进了第二杯酒,毫不犹豫的灌下,她感觉好爽快,不,是烧的熊熊烈火般腐蚀者她的全身,脸更炽热的快要爆炸了。

    忘记此刻的痛苦,至少只是少痛苦一天,少疲惫一天。

    “欧阳雪嶙,我为你掏心掏肺,你也许下承诺,为什么现在,一切都要变得神神秘秘,我和你有缘无分么?”叶子涵开始迷迷糊糊的呢喃着,话小声的只给自己一个人听,一个人醉。

    “我不要,我要你回来,你不会不要我的,你说,你不会不要我的..."叶子涵仰头倚在沙发椅上,望着眼前迷迷糊糊的凭空想象的幻象。他在跟另一个女人举行婚礼的幻象。

    这种幻象却让她的心一阵沉重,这么一天还是会来,她挽不回来的,是么。

    于是狠心的攥着红酒瓶,一个劲的灌着自己,将自己灌得烂醉如泥,没有人留意她,本地的人都在自娱自乐中,而她却在痛苦的消遣中沉沦。

    贵宾房门被打开了,欧阳雪嶙本想叫叶子涵早些起床,想带她逛巴黎,结果乍一看,被子褶皱的凌乱的堆放在床上,而床上无人,房间里空空的...

    这是怎么回事?欧阳雪嶙脑子突兀的一片空白,首先想到的是,巴黎她又不熟,又能去哪呢...这丫头还是让他这般担心。

    他马上拿起手机,按下键,“帮我把叶子涵找到...立刻行动。”他焦急如焚,急促而又命令道。

    欧阳雪嶙还是不太放心,自己也飞奔到了巴黎的街上,去寻找她。

    他左顾右盼,很是希望能看到她的一丝身影,人来人往,却依旧是本地的人,中国人的人影都未曾出现。他奈不住性子,心急火燎起来,连抽口气都觉得那么的困难。

    他边走,边眺望,没有一丝的角落不被他注意到,直到走到拐角出,才隐约看见一个长得像是中国的女人。

    只不过那个人是坐在一家酒吧里,头仰着,手里还攥着一杯清晰可见的红酒,手悬挂在半空中,像似无力,看样子她一定是醉的不行了。

    他还是不想放过蛛丝马迹,只要是中国人。欧阳雪嶙走到马路对面,肆意走近一瞧,果真是她......

    脑袋一热,他立刻冲了进去......

    欧阳雪嶙气喘吁吁的走向她的位置,瞥见桌上的酒,二三瓶错乱的摆设,却一一被打开过,并且空空如也...一股突入袭来的钻心的疼涌入心里

    他抬深眸凝视着她,眉却不自主的下弯,她醉的不省人事,脸红的如火山一般,烫的快要燃烧。

    脸色憔悴的不堪一击,表情却如此痛苦,如此忧伤,甚至一丝绝望?

    欧阳雪嶙眼帘忽的重重一沉,她到底什么事瞒着她,让她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这无尽的绝望之痛。还有什么事会让她如此....

    他将她从椅上横抱了起来,她的身体如此寒冷,叶子涵在她怀里抽动了一下,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雪嶙,不要,我知道你会要我的,不要走,不要结婚..不要..不要和她结婚..."

    欧阳雪嶙一下恍然大悟,心不由地蹙的更紧了。什么时候他不在意的事,她反倒如此在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