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八十四章 唯一一个深爱的男人

第八十四章 唯一一个深爱的男人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你......."欧阳宏气恼的看着他,犀利的目光刹那成那种惨淡的逃避的神色,心里不禁抽搐了一下。原来他还深深记得这件事情,也难怪今天的语气于自从那天接完电话以后,变得凛冽,咄咄逼人。

    “我今天来,也不请求你什么。我只是跟你报备一下,回国后我就举办婚礼,到时媒体记者都会到场,你...和后妈..爱来不来。不过这可关系的你的名誉问题,随你怎么做吧。我先走了。”欧阳雪嶙面无表情中带着丝丝冷漠,仿佛待眼前的父亲就像是一个在陌生不过的人。

    他随即一个华丽的转身,就以快步走到门口,嘴角含着一丝令人寒心的弧度,只是身后的男人没有察觉到,也早已灰心意冷。欧阳宏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变成了如此,也突然想到以前那个乖乖的儿子竟然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他还是不觉得不可思议。

    欧阳宏的心脏忽然绞痛起来,他的全身也不禁开始痉挛起来,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他随即撕破喉咙的喊叫一声,倒在了那酥软的沙发上........

    “雪嶙,你和你爸说什么了.....我想听。”她明知道这可能不是个好消息,她还是忍不住去询问,只要他亲口说出来。

    “没什么,就是我爸安排我们的婚礼的地点,时间等等。”欧阳雪嶙朝她自然的笑了一声,还是这么阳光,温暖,无论什么事,他总会回一个灿烂的笑容,以安抚别人。

    可是只有傻傻的叶子涵知道,她多希望她是一个多么天真的女孩,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依偎在他怀里,可是谁叫她有一双识破人的眼睛,一清二楚的穿透别人的心思,而他也只是安抚她,不想让她受伤罢了。

    “是么,我知道了,别骗我了....你爸根本不喜欢我,所以....."话未完,欧阳雪嶙已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仿佛再也不想将她放开,那种紧致感令叶子涵一阵喘不过起来。

    “所以你更不能离开我,永远,一辈子。无论谁的阻挠,都不能。”温暖的气息瞬间涌入叶子涵的身心,那一句永远,一辈子,无论,让她好温馨,好感动,就算想反驳也无力从心了。

    他紧紧的拥着她,好久一会,才不舍的放开,欧阳雪嶙随即牵起她的手,走向了大厅。

    ”嗖“从大厅门口推进了一张白色的床铺,周围是几个护士和医生,他们满是焦急的神情,像是要去救火,叶子涵和欧阳雪嶙站在了一边,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欧阳雪嶙好歹也是这家公司的继承人,他满是疑惑的拉住一位穿着白色大褂的男医生,问:“发生什么事了。”

    “是,董事长病复发了...”男医生的脸上挂着大把大把的汗水,很快的答复完,冲进了拐角处。

    周围的工作人员也乱成一团,董事长如果出事,他们也焦急万分,毕竟他们那么崇敬这个响当当的人物。

    “我爸他........."欧阳雪嶙心里不禁慌乱起来,差些站不稳,叶子涵扶着此时像是柔弱无力的他,安慰道,“我们进去看看,别着急..."

    再也站不稳的欧阳雪嶙挣开叶子涵的手腕,冲进了董事长休息室。

    医院。

    “爸....”欧阳雪嶙坐在病床上心疼的看着他的父亲,戴着氧气罩,挂着两瓶满满的滴瓶,心中满是愧疚,与不安。他已经失去了他最爱的母亲,他还要来惩罚自己么,房间里只剩下滴滴滴的心电图机器声,还有欧阳雪嶙默默的抽泣声,他不想再失去唯一的父亲,即使他做错了,他还是他的最爱。

    “雪嶙,没事的,你爸,他会没事的,要有信心..."叶子涵莞尔一笑,安抚他现在受伤的心。

    “子涵,你去我预定的宾馆休息吧....."欧阳雪嶙埋下头,低声的说着,叶子涵望着他,无奈的应了一声,走出了病房。

    “儿子,雪嶙......."躺在病床上的欧阳宏,清醒了过来,半睁着眼,望着眼前的人。

    “爸....你醒了。”欧阳雪嶙将剩下的眼泪咽了回去,担心的望着他,还好他醒了,这让他有一瞬间放心的感觉。

    叶子涵倚靠在房门外,听着里面的对话声,她担心他所以想再看看里面的情况,一切安好,她才离开。她是真的不想让他难过,可是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儿子,你还愿意...像以前一样........听我的话么......"他艰难的吐出话来,面色如尸体般苍白,嘴唇发颤。

    “爸,只要你活着,我一定听......."欧阳雪嶙凝视着父亲的虚弱的脸色,更是心痛不已,更何况他中风的病是已经是长期的了,而他却一点也不知道。

    “娶凌薇薇为妻,这样.我们有头有脸,也不会被人说笑...我们和他们的集团便是可以成为亚洲最出名的合作伙伴,又可以成为亲家,多好啊......"欧阳宏躺着,即使严重的病他也要他的唯一的儿子着想,这样他才放心有一天离开这人世间。

    “爸......先把你的病养好,再说。"欧阳雪嶙顾不得他说的,只是担心他现在的情况,医生说要是不好好养病,又刺激他的话,恐怕凶多吉少了。

    房门外的叶子涵听着更是心酸,他的父亲就算是生病也会为他的儿子安排一切,而她又怎么能打乱这一切的安排呢。

    “你现在回答我,了了我的心愿,不然这病永远都不会好...."欧阳宏用尽力气的对他说,随即又重咳了起来,虚弱不堪。欧阳雪嶙焦急的扶着他,拍着他的胸脯,那句话他根本不在意,只是他越发担心父亲的病情。

    盛了一杯开水,在欧阳宏的嘴边,慢慢的喂了下去,才有所缓解。

    “答应了,好不好...”欧阳雪嶙气喘吁吁的看着他,要他马上给自己一个答案,那种期盼的眼神,令欧阳雪嶙十分的纠结,也万分的痛苦。

    半响,欧阳雪嶙放下了手中的开水杯,抽了口凉气,“好,我答应...”无论怎样,安抚他的病最为重要,等他病好了,再推也不迟。欧阳宏这才放宽心的合上了眼,深深睡去。

    叶子涵泪水潸然,她捂住了脸,伤透心的在走廊里奔跑着..........这一切将要结束了吗,他和她果真只是一场邂逅,最终谁也逃不出命运么,听他亲口说,还是令她痛彻心扉。可是她真的不想失去,失去一个她唯一深爱的男人.....

    大雨纷飞,她独自走在变空的街道,大雨淋湿了衣服,站在雨中迷失了方向,脸上温热的,分不清是无情的雨还是想要用力挽回的泪,就这样渐渐埋没在雨中,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