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八十一章 你不准逃跑

第八十一章 你不准逃跑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她就说嘛,天无绝人之路,她需要二十万,上天就送上这么好的打工机会给她,还有谁像她这么幸运的。不过有点奇怪的是,为什么欧阳瑾总是要用一副好像跌入爱河的那种可怕眼神看着她啊?

    她叶子萱可没白痴到以为他的表情是真的,但是他看她的目光满是痴迷,让她忽然感觉全身不对劲起来。

    叶子萱第一次看到这么会演戏的人,演得如此投入,简直令她大开眼界,相信他就算失业,去当牛郎,铁定是少妇的最爱。

    这次他一路上都只牵着她的手,没有开车,让专属司机开车,往不知名的目的地驶去。

    他们来到一座别墅庭院前,欧阳瑾温柔的牵着她的手下车,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紧张,在她耳边不断交代一些事情。

    "你进去后,不用说话,只要微笑点头就好,有什么问题,我会替你说,而且我会编造你的身世,懂了吗?”欧阳瑾耐心的一一说道,眼里的信任和期盼就在此刻凝滞住了。

    对于他公事公办的态度,叶子萱很能了解的点头,毕竟钱拿到就好了,至于老板要她怎么做,她就只能怎么做,她可是很有敬业精神的女人。

    “懂....."她抿了抿唇。她听话的样子,让她的声音更加放柔,似乎也认为她孺子可教也。

    "嗯,子萱,其实没有那么难的,你就当做是来玩的,希望我们能快乐的共同度过这一夜。“欧阳瑾再次挽紧她的手,眼里满是欣喜和闪耀的柔光,令她差些羞的脸红。

    一瞬间,她停止了遐想,并低声呵斥自己:怎么能心里有了雪嶙哥哥,又对他有想法呢.,清醒,清醒,快清醒。

    “嗯,好的,我会为那二十万努力的."叶子萱一本正经的说道,反正为了二十万,她会认真扮演好这个角色,她语气里的坚定,让他再一次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要进屋了,准备好。“

    打门被佣人拉开,炫目的宴会厅出现在叶子萱的面前,里面人多的像是传统市场过年前的景象,而且这些人个个看起来都有权有势,她杏眼圆睁的转向欧阳瑾。

    这.....这...她该不会...该不会为了赚二十万,闯进了一个不该闯进的世界吧?

    "请问...我们又走错吗?”叶子萱用惊讶而又狐疑不决的眼神直盯着他,心里莫名的浮生一种紧张感,颤颤的心跳快要蹦出喉咙。

    “没走错,我妈的公司是世界上第二大最会赚钱的公司,他的儿子订婚,当然所有的政商名流都会到场。”欧阳瑾朝她勾起一抹骄傲的笑容,因为他自豪她的妈妈能那样精明能干的闯出一番事业,令他自己都赞不绝口。

    欧阳瑾的回答很简单,怪只怪叶子萱不常看财经报导。

    她嘴巴开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只有拔腿就跑的冲动,因为这里的人都有让她惶恐的感觉,虽说是商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的人,更容易让她畏惧。

    “欧阳先生,我想你可能要另外找一个人。我,我不能进去。”叶子萱结结巴巴的说完话,倒吸了一口冷气。她已经可以想象等会被欧阳瑾搂着进去的时候,会发现什么样的事,全部的人肯定会投向她,并打量着她,到时候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投了。

    见欧阳瑾一脸你休想逃的表情凝视着她,叶子萱被赶鸭子上架。她都已经收了钱,支票塞子啊包包里,她逃不了了!

    而对欧阳瑾而言,今天这个未婚妻还是他跟他妈说要给她一个惊喜,谎称他交往了一阵子,是个好人家的女儿,他妈才点头并迅速的举办订婚宴,若穿帮就完了,他妈会监视他,不准他做一些放浪的事情,有可能以后还会不再相信她说的话。

    为了未来的单身汉着想,他不会呆到让叶子萱在这一刻逃跑,而且她令他如此开心,他也不想轻易地放她离开,他甚至有一种如果叶子萱是他未婚妻也满好的奇特想法。

    “叶小姐,已经来不及了,我知道假扮我未婚妻的压力很大,也知道我妈若是知道你是假扮的,以她的铁腕作风,一定会把你搞得生不如死,但是你既然答应了。就不容许你退怯!”欧阳瑾声明道,眼神亦是温柔与焦急,他不能让她毁了他的计划。

    听到他的说明,叶子萱眼珠子差些突出来。等等,她该不会是上了贼船,而且还下不了船吧?她得问个清楚。

    “什么叫你妈若是知道我是假冒的,会让我生不如死?这是什么意思?请你说清楚!"莫名其妙,她怎么不事先问清楚再答应帮这个忙得吗....

    欧阳瑾脸上呈现着一丝微笑。她以为这二十万很好赚吗?若好赚,为什么原本那么应该赚钱的人会不敢赚?

    “要不然你以为原本要假扮我未婚妻的人,为什么有钱不赚,半途逃跑?因为我妈若知道你竟敢欺骗她,她绝不让你好过,所以你要跟我合作的演完这场戏,让她不知道她被骗,事情结束后,我们从此一拍两散,各自过的愉快。”欧阳瑾一直挂着那善良而又高贵的笑容,看着她,那种语气却像是委婉的威胁。

    叶子萱恨不得现在能够尖叫昏倒,永远不要面对这种事实,听起来,她不但上了贼船,恐怕还是一艘害死人不偿命的海盗船。

    欧阳瑾早就看透她想要逃跑的表情,他一路带笑的拉着她,跨进屋里,丝毫不管她奋力推他的手,因为她刚才惊慌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微笑吧。”他温柔的笑声在她耳边低咛,那令人酥软的声音,却让她一点也笑不出来,还因为离那些人越来越近而脑袋轰轰作响。

    “笑!我妈走过来了。”欧阳瑾的声音有点紧绷。

    而叶子萱更是快要发疯了,她头昏脑涨,恨不得当场消失,她居然遇见了熟悉的人,不仅遇上了他母亲,连在外国抚养她的阿姨也在。

    “我的同学也走过来了,怎么办,欧阳经理,请你让我先跑为快吧,这二十万我不想赚了。”叶子萱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眼看越来越近,她的嘴唇开始有些僵硬。

    “由不得你不赚。”欧阳瑾低声的说。

    他将她转过身,她一脸写着愁眉苦脸,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个订婚快乐的人,她满脸写着“想逃”这两个字。

    欧阳瑾皱眉,他得故作亲密景象才是,否则绝对会被他妈给识破,于是他环住她的腰身,用力的吻住她的芳唇。

    叶子萱一下没反应过来,那炽热的气息在她的鼻尖环绕,她惊骇的尖叫出声,吐出的音阶全部欧阳瑾给吞进嘴中,他不但吻得很热情,还将她搂得更紧。

    她从来没有被吻过一次,这是她的初吻,他怎么可以这样,在这种演戏的情况之下夺走了她的珍贵第一次吻。叶子萱用力的朝她胸口打去,却被他一手强硬的握住,在外人看起来,倒变成她柔若无骨,差点瘫倒在他身上。

    “亲爱的,这位是我妈,你可以叫她欧阳妈妈。”欧阳瑾一脸媚笑的对她说着,那股眼神像是再告诉她,再不配合你就完了。

    叶子萱头晕目眩,有些儿站不稳,刚才那一吻吻了好久,让她气喘不过来,现在只急着吸进空气免得缺氧。

    她一脸痴呆的被转向一位身穿旗袍的高贵女士,她的嘴还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欧阳瑾说什么,她就配合着说什么。

    “欧阳妈妈。”

    白素琼锐利的眼神十分凄厉,令她满脸痴呆霎时消解。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前一个女人会不想拿他的钱包演这个角色,因为欧阳妈妈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她身材不高,还不到一米六,但是她的威严令人望而生畏,就像让人敬畏的女帝一样。

    “妈,这位是叶子萱小姐,是我的未婚妻。”

    白素琼默然的盯了她一小会,显然在对她评断,她还未开口,叶子萱的身后已经响起了声音。

    “子萱,你穿的好漂亮,阿姨都差点认不出你了!”叶子萱全身一颤,现在的她是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美惠阿姨就在她身后,一眼就认出了她,她记得她是个财迷,同时也是个穷阿姨,靠着自己丈夫的钱做点小生意,在外国抚养她的时候,她爸妈那时寄来的钱她都有吞钱,现在遇到美惠阿姨,看到她嫁给一个富,她一定回来勒索的。但是她是假扮的呀...怎么办

    她还没回答,白素琼的冷笑像刀一样伤人。

    “这个惊喜还真是吓人,我们是什么身份的人,你居然找个穷光蛋人家的女人当未婚妻,什么好人家的女儿,想也知道,没钱没势是什么好货。”

    “呃.........."叶子萱愣在一旁,不知该怎么回击,因为这场戏的主角已经不是她了,她说什么都不重要。

    白素琼和美惠阿姨之间就像电流在激烈接触一样,差点燃起火花,美惠阿姨不甘示弱的冷哼一声。

    “那是因为我有福气,我姊的女儿自然也有福气,我们不必攀关系,男人就自动上门来,你看你的儿子搂着我家的人,你儿子也迷上了我家漂亮可爱的子萱了!”美惠阿姨笑的一脸灿烂,眼神却带着轻蔑的眸光。

    白素琼的脸色十分难看,她怒道:“你们叶家的一个样,都长得情妇脸样..."

    "白姊,咱们有多少年的交情了,早就是姊妹淘了,现在又快要结上亲家,这可说是亲上加亲。”连叶子萱也听得出阿姨说的全是反话,而白素琼更是铁青了脸,那被粉底掩盖的皱纹顿时浮现出来。

    "无耻!..我跟你没关系,我儿子也不可能看上你家的人。“白素琼眼神变得更加威严,恨不得杀死这个女人。

    她们两人之间暗潮汹涌,一看就知道,过去结怨很深,只是不晓得有什么奇怪的恩怨罢了。

    叶子萱不知所措的看着欧阳瑾,欧阳瑾的脸色也跟着她一样不明所以,显然他也不知道他妈怎么会认识这个美惠阿姨,两个女人的战场已经开打,他们当然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事不宜迟,叶子萱怕一直待在这里,等美惠阿姨口战结束后,打的就是她,所以她转身就跑,却浑然不知自己拉着欧阳瑾。而欧阳瑾非常配合的没交她把手放开,跟着她一起离开。

    今日这场订婚宴的主角相携离开会场,美惠阿姨跟白素琼根本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反而唇站舌枪的更加厉害,媒质疑他们的动向。

    一离开会场,欧阳瑾马上开车,叶子萱则迅速的钻入车内,终于来到安全地带后,她搔头直喊。

    “到底在搞什么,我阿姨怎么会认识你妈啊!?”叶子萱恼怒的看着她,今天她尤其不悦,本以为轻轻松松的拿上二十万走人,没想到代价那么大,又是被强吻,又是出现阿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认识,但是我妈从未提过你的阿姨啊。”欧阳瑾也摸不着头脑的疑惑着,本以为会过关的,但是被她的阿姨一搅局,事情变得糟糕了。

    “看她们结怨还挺深的样子。”

    “好像是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欧阳瑾有一句没一句的答话,他已将车子驶离会场,朝着马路行驶,叶子萱这才想到,她这假未婚妻任务完全失败,不晓得他会不会把钱要回去,这是一个问题。

    看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唔...说来虽有点可耻,但是人格可以不要,钱不能不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欧阳总裁,麻烦你把我丢在路边就好,我会自己回家。”

    欧阳瑾看她双手紧抱着包包,两颗珠子滴溜溜的转,压根就是想拿了支票就跑,让他忍不住感到好笑起来,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想要钱的女人,且还表现的这么明显。

    “支票你拿了也没用,我可以不支付。”

    他的话让叶子萱脸色大变,急着解释她今晚是多么拼命演出,失败完全不是她的错。

    “欧阳总裁,今天我是真的很有诚意假扮你未婚妻的,失败是因为突发状况,跟我无关啊,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否定我的努力,甚至连钱都不想付。”

    欧阳瑾要笑不笑的睨着她,这让她满头大汗,刚才她说的的确是有点牵强,看来她得想想怎么保住着二十万最好的说法。

    呜呜---说什么才好,有啦说那个!

    “况且我刚才被你强吻了,吻得我肺里的空气都没了,你知道这害我身体的细胞死了多少吗?所以当然要付我一点钱,炖点补品来补补。”叶子萱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故作身体虚弱的姿态,为的就是那钱,她的生活费。她不想连累最爱的雪嶙哥哥和姐姐。

    “欧阳瑾顿时扭头凝视着她,又随即莞尔一笑,“补品不用吃到二十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