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三十三章 噩梦的开始

第三十三章 噩梦的开始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沐之风,我现在有事出去一下,你,没事的吧。”经过一星期的治疗,沐之风身上的伤减轻了许多,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然而负债累累的叶子涵已经做好准备——投降。她知道她是斗不过欧阳雪嶙的,一个女人无论怎样坚强,终究败倒在男人的威势下,而她也不例外。

    “恩。我没事,你去吧。”他的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她温雅含蓄的莞尔一笑,便离身而去。

    街道两旁,槐树枝繁叶茂,仿佛撑开了一把把绿色的大伞,搭成一个连绵不断的遮阳棚,使行人走在林阴道上,舒适凉爽。那些在绿阴遮掩下的街灯,像淡绿的葡萄,放着柔和诱人的光辉。然而街上却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街上空荡荡的,偶尔一两辆车儿飞驰而过,那是清早六点的晨景,人们正睡意正浓的时刻。

    而叶子涵却一个人心情沉重的走在街上,静的只剩下脚步声。

    不一会儿……

    她已经站在一幢华丽的欧式别墅前,富有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翠绿的竹林把整个别墅后的花园隐密在其中,曲折处有通路,通路处又是竹林满眼。

    如今,她已再熟悉不过,她曾经所谓的家,一如既往的,只是现在的这里比以往更加陌生,更加充满敌意,让她不由得寒颤。

    她顿了顿,沿着碎石铺着的花间小路,走向了大门前。叶子涵鼓起勇气敲响了那扇五年来没有再触碰过的门,如今亦是冰冷的。

    门开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浮现出来,只不过比以前显得苍老,那是老李,欧阳家的管家。

    老李也差点认不出来,仔细一瞧,不禁惊愕道,“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嗯…”叶子涵只是淡淡一笑,不同往昔,豁然开朗起来。他激动万分,喜出望外,连忙招呼着,“小姐,请进。”他推开门,让她进来。

    久违了,这里的一切,这里的气息,恍然又觉得很陌生,这里曾经不属于她的,现在也不会属于自己,她只是来妥协的,仅此而已。

    “小姐,我去给你倒茶,你先坐。”老李彬彬有礼的弯弯腰,转身而去。

    别墅里空荡荡的气氛,少了一份生气。

    她优雅的坐在沙发上,眼眸四处瞭望,这里的一切的,点滴不堪回首的记忆。

    “小姐,请喝茶。”老李竭诚相待,如往日一般,那样尽职尽责,从不会感到任何埋怨。

    “老李,你不用在我面前那么拘束,像平常一样讲话就可以了。你坐下吧”叶子涵从小一直将老李当做自己的爷爷看待,从小也最喜欢他了,她突然觉得这样的毕恭毕敬,以礼相待,让她与他产生了浓厚的距离感,她不想有这样的感觉。

    “好的,小姐。”老李接下来的回答又令她瞬间石化,不是说好,不要这么拘束的么,哎…

    五年,仅仅只有五年,为什么变化的如此之大,连老李,也不再是她认识的老李。

    叶子涵面无表情的望着老李,眼神似惘然,“老李,欧阳雪嶙呢,去哪了?”

    “嗯,少爷在楼上睡觉。可能小姐要等一会了。”老李皱皱的脸上扬起淡淡的笑容,岁月在他的脸上,写意得栩栩如生。

    “恩。老李,五年来,这里有发生过什么吗?”她想知道,既然来到这里,就想去弄清这里的一切。

    “哎,自从你走了之后,别墅里就很冷清了,老爷常常翻着你的旧照片看,盼着你回来,少爷也是。”老李回忆着那时的情景,专注的望着她。

    “少爷?呵,笑话,他也会么。”她喃喃自语,心里冷的一颤。他,不可能,恨她都来不及,更何况还盼着她回来继续受虐吧。

    “然而老爷就去了巴黎,为了与外国投资合作更大的公司,说是要一年才会回来。而家里就只剩下少爷,和几个佣人了。”老李叹了口气。

    “我觉得少爷很孤单,不过幸好你现在来了,少爷不会孤单了。”叶子涵眉头蹙紧,听老李将这一番话,似也觉得他很孤寂的样子。可是,五年来,她就比他好过么,她甚至更加挣扎。她的痛楚有谁知?

    为了他,她拒绝了别人,回头,却被他冷漠。伤了别人,也伤了自己。突然,好想醉,因为她的心已碎。突然,好想睡,因为她的心已疲惫。

    他把她当作一个玩偶,玩腻了,就扔掉。他的无情,她无力闪躲。只能任他把她伤的心碎。又为什么,等到她离不开他的时候对她冷漠呢。

    只是为了玩弄她的感情吗?可是,真的好玩吗?曾经,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他,他却从未把她放在心里。

    一直以来,都是她一厢情愿。一个人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她真的入戏了。他却始终在看戏。曲终了,人散了。她转身,潇洒的离开,留下她一个人独自落泪。

    “哼..哼...."欧阳雪嶙故作一声咳嗽,从楼梯上下来了,望见她,内心不由得沾沾自喜,外表下却毫无表情。

    老李望见少爷,便连忙起身,毕恭毕敬的弯弯腰,”少爷,早上好,我现在去给你弄早餐。”他转身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欧阳雪嶙坐在沙发上,端起一杯热腾腾的茶,喝了几口,眼神便迅速转移到她的身上,叶子涵屏气敛息,从来没有这么的心慌意乱,六神无主,只是捏紧双手,故作镇定。

    “怎么,来求我了。”他高傲的望着她,冷眼嘲笑,眼眸闪过一丝尖锐的冷寒,让她不禁彻心彻骨。

    诺大的别墅里,亦是清晨也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的声音仿佛听得见。而她却只听得见细细跃动的脉搏声,一阵一阵波动着她的全身。

    呼吸之间,她抬起头,眼神非常冷静,但仍旧流露愤恨与无可奈何交错的光芒,僵视的看着他,“所以呢,该怎么做,你才能帮我负债!”

    明明知道,是他吩咐星娱公司的人被迫解约,然而一切后果却全部由她承担,这也只有他欧阳少爷才能做得出来。

    “呵...老李!!上楼拿我放在桌上的文件...."欧阳雪嶙大快人心的上扬嘴角,这一切他早就安排好了,而叶子涵也恰巧跳入了他的陷阱里。这就是他的目的。

    老李匆匆的跑上楼,将一份蓝色文件夹带了下来,随后深深喘息的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了少爷,“少爷,给。”

    “嗯,你去忙吧。”他语气温和,没有一丝带着命令性,也许是从小养成尊敬长辈的习惯吧。

    他不以为意将文件的扔在玻璃桌上,那份文件有惯性的推移到她的面前,她怔了怔,他仰起头谑浪笑傲的看着她,“看看那份文件,然后签上字!”

    叶子涵蹙紧眉头,眼神直直的盯着那份文件,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谨慎的打开了它。心纠在了一起,然而那显目的条条框框,让她不由得怵目惊心,哑口无言。

    然而第一条,竟然就是令她蒙受耻辱的文字,“毫无条件,床上的睡伴!”这就像秦天霹雳重重的打响她脆弱的心灵。是么,准备好的她,还是经不住打击,还是止不住撕心裂肺的隐隐作痛。

    她忍着愤慨与不满,继续看下去。欧阳雪嶙瞥见她的表情,戏虐的冷笑晏然,端庄的品着茶。

    第二条,一切听欧阳少爷的话,不准反抗,无条件服从。第三条,不准和男性靠的那么亲近。第四条,准时做饭,做家务。第五条,二年之后,合同失效。她可自由。

    更可恶的是,居然有法律作证的红色印章。就这么嫣红的附在那张纸上,鲜明透亮。原来,他早就安排好,早就预料,她注定跳入陷阱。

    叶子涵屏住呼吸,不想如何,他还是那么霸道,傲慢不逊,这就是他,欧阳少爷的作风。曾经也是,现在,也是。他没有丝毫的改变,然而一切让她改变了,那份骨子里的坚毅,毫不动摇,尽管身心如何糟蹋,她也不会屈服。

    她拿起笔,不再犹豫,很快的在那张纸上签上她的大名。既然上天让她和他纠缠不分,那么她宁愿忍着两年,为了自身的名誉,她愿意赌上这个局,愿意付出代价,再赌上二年的青春。

    欧阳雪嶙轻笑一声,“叶子涵,从今开始,你一切都要听我的...明白么。”

    “好......."她忍气吞声,将泪水逼了回去。此刻,她只能想着,当面惹怒他不好,那么背地里的报复,也该是不错的选择,她不会眼睁睁只会被动,而不主动,在来她之前,早就做好准备,一面答应他的所有条件,一面背地里暗暗计划报复。

    ........

    而今晚就是不眠夜的噩梦的开始,欧阳雪嶙霸道横行的将她拽到诺大的房间里,他横眉怒目的用执拗而又傲慢的口吻命令道,"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