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第二十八章 该死,那杯烈酒

第二十八章 该死,那杯烈酒

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最快更新缠欢:冷情少爷,请放手 !

    宴会上。

    热闹非凡,人人谈笑风生,手中似乎都有一杯红如烈火的红酒,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呈现那不为所知的笑容。周围的气氛凝聚着浓烈的诱人扑鼻的酒味,与夜空衬托出不一样的黯然色调。

    人群中,一个颇为引人注目的男子,身后带着一个容貌非凡的女人,穿梭在茫茫人海中,他们进入繁华热闹的宴会。欧阳雪嶙四处张望,在一处瞥见盛满红酒的餐桌旁,坐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身旁还站着两个玉树临风,英俊不凡的男子,他们在愉悦的说笑着

    欧阳雪嶙直穿过人群,叶子涵只是无奈的跟着他,以避免在人群中走失。

    “爷爷,你说这么热闹的宴会,欧阳雪嶙怎么还不来?”欧阳风眉头皱成八字,焦急地对座椅上的老人问道。

    老人没回应,眼神一直凝视前方,只是微微一笑,许久,看见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瞧,不是来了吗?”

    欧阳风与欧阳瑾同时聚焦一处,一个眼神带着冷傲,霸气又极具魅力的男子迎面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肤色晶莹,柔美如玉的女人,一眼望去,简直就是天生一对,无可比拟。

    “爷爷,我来晚了,还请原谅。”他深深的低头鞠躬,不敢有怠慢的举动。眼前的老人,是这家最富豪华酒店的董事长兼A市的市长,没有人敢瞧不起他,而是毕恭毕敬的瞻仰他。

    叶子涵站在欧阳雪嶙一旁,却有些尴尬的微微侧过头,形如自己是陌路人,与她毫无瓜葛的事,她从不理会。

    “恩。这位是?”老人伸手指了指欧阳雪嶙身旁的女子,并上下打量着她。叶子涵瞬时看向老人,淡淡一笑,如出水芙蓉,而老人近旁的欧阳风却瞪大了眼睛,对于眼前的妩媚而又动人的女子,顷刻间产生莫名的好感。

    欧阳风饶有兴趣的对她挑眉弄眼,“美女,我叫欧阳风。我……”话未完,就被欧阳雪嶙锋利的冷寒如冰的眼神给扼杀在半空中。欧阳风只好堵上了嘴,没有再开口。

    “她是我的…”欧阳雪嶙正要说。叶子涵就以抢先一步到开口,让欧阳雪嶙不由得心生气恼。

    “呵呵,我是他的朋友。”叶子涵泰然自若的眼神,令他心情烦躁。她知道他会说什么。如果一直让着他,岂不天下大乱。朋友,算是给他面子了。

    “哦,是这样。雪嶙啊,不要怠慢你的朋友,知道吗。今天我们痛痛快快的喝上几杯,不醉不归,啊!”老人爽朗的笑了起来,那股笑容上的斑斑皱纹,沾染着岁月的流逝与磨搓,他。欧阳雪嶙沉着气,迎合着老人的心情,微微扬起嘴角。

    欧阳瑾蹲下身,悄悄的在老人耳边说道,“爷爷,喝太多酒,伤身体,记得您上次就咳的不行,还是我送您去的医院。”

    “诶!没关系,就喝几杯,和我好久不见的雪嶙干上一杯,没事,我会适量的,瑾。”老人朝欧阳瑾使了一个眼色。

    老人会心一笑,拍了拍欧阳瑾的肩膀,示意他放心。

    灯光一闪,人群中排开了一条道,主持人走上台,向大家招手示意,“欢迎各个嘉宾,来到名城酒店,今天是董事长也就是市长的寿辰,我们欢迎他!”

    刷刷的目光朝这边涌来,掌声间隔不断,欧阳瑾慢慢推着轮椅,直至台前。“感谢你们,来到名城酒店,参加我的宴会,也希望多多关注我们的名城酒店,因为这家酒店将要与外国商联合投资,打造更好,更舒适的高级酒店。当然,今天也是我的寿辰,欢迎你们来庆贺,参加这个宴会。大家今夜要好好的愉悦的畅饮。”老人笑容满面的说完后,示意欧阳瑾可以下台。

    欧阳瑾把董事长推进酒店,又扭头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欧阳雪嶙与欧阳风去酒店的包厢。他们点了点头。但叶子涵依然不明不白。

    “好,谢谢我们的董事长,那么现在嘉宾们可以歌舞表演,自由品尝餐桌上的美味,举起你们的酒杯,尽情欢乐吧。”气氛又随之变得熙熙攘攘着,跳舞,小提琴点缀氛围。

    “美女,要不要与我喝一杯。”欧阳风在餐桌上端起一杯红烈的酒杯,他的视线又一次转向那个女子,美女他见得可是数不胜数,然而她,这一个气质上散发着独特的味道,眼眸寒冰,气质上富有着妖娆多姿的美丽,不像他见过的女子,浓妆艳抹,而他一眼望去,她的清新淡雅,清纯可人,无可与之比拟,即使素面朝天,也亦是天生丽质,也是天生尤物吧。

    “我不会喝,谢谢。”叶子涵淡淡扬起嘴角而轻轻的点了点头,委婉的拒绝。随后不屑的望向别处。谁要跟这个表里不一的人喝酒,一点都不会拘束。人真是不可貌相!

    欧阳风有点不满的走开了,他见过无数的女人,想跟他喝酒的都迫不及待,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真是很没有面子。不过可真的很符合她的气质。

    “涵儿,陪我去和爷爷喝酒。”欧阳雪嶙转过头,对着毫无表情的叶子涵说道。

    “哦。”他深喘一口凉气,这样无所谓的表情,看了都让人纳闷,更何况欧阳雪嶙,他多希望她那样清纯美丽的容貌能变化多端。而不是一种角度。

    于是两人走到酒店的一个摆满酒席的包厢里。老人笑容可掬的看着他们,“大家尽情的喝啊。”

    他们找到位置坐了下来,老人拿了几瓶酒放到他们面前,“这可是最浓烈的红酒,你们要喝的畅快,才能回家。”他说着开启了酒瓶,倒上满满一大杯,放在了欧阳雪嶙面前。

    欧阳风与欧阳瑾也随之倒上了酒。唯独叶子涵没有酒,她很纳闷,虽然不会喝。但是待客之道应该也是有的呀。

    老人像是看出了叶子涵的狐疑,便解释道,“姑娘,这酒太浓烈,女孩子很伤身体,所以你还是不要喝了。”

    欧阳雪嶙侧脸偏过正面对着她,说“别要喝了,如果我醉了,你得送我回家。”叶子涵不满的望着欧阳雪嶙,本来老爷爷的一番话,她也决不喝,可是现在,她偏要喝,她为什么要听他的,于是伸手拿过空酒杯“老爷爷,我喝一杯好了,没事。”

    欧阳雪嶙亦是无奈的看着她倔强的表情,神色暗了下来。欧阳风心里埋怨到,不是不会喝吗。

    “好,姑娘有魄力,我给你倒上一杯。”老人佩服的举起大拇指。并倒了一杯,浓郁的红酒,“我们大家干杯吧,喝的痛快!”

    大家举起酒杯,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叶子涵第一次喝酒,她忍着闭上眼一口气喝下,才刚喝完,胃里就顿时翻滚着烈酒的气息,火辣辣的紧贴胃壁,有些刺激的难受感,耳根一刹那就通红了起来,脸上忽然如火焰般滚烫着。她深深地喘着气。表示这一杯下肚,真是难受。

    欧阳雪嶙一口喝完,扭头看着耳根发红的叶子涵,无表情,只是望着她的样子,她这是活该,谁叫她不听他的话。

    “好酒量。但是仅此一杯,就够了。”老人看着她,一口饮尽,很是惊愕,但是,看她的样子,像是不太会喝酒。“那么就三个孙子和爷爷我我继续喝吧!”

    叶子涵静静的坐在那,散热,头有些晕乎乎的。看着他们一杯又一杯的愉悦的喝着,只有欧阳雪嶙他像是喝闷酒一样,一个劲的往嘴里灌酒。

    不久...

    她看不下去了,一手夺过他的酒杯,“不要再喝那么多了,不然你怎么开车回家。”

    欧阳雪嶙此时像是已经醉了,他傻笑着,“拿来,别管我,我要喝。”此时的他已不是以往的他,喝醉酒的他已不再是冷傲的他,像是外表一切的装束都轻易的卸下了。

    他迅速的将她手中的酒杯抢了过来,继续灌着,她无奈的看着他,抿了抿嘴,没好气的偏过头不再看他。

    过了一会,老人稳稳地站了起来,显而易见他没有醉,醉的只是他那三个孙子。

    老人看向叶子涵,他亲切的对她说道,“姑娘,雪嶙醉了,今天我让他住在酒店里,我把房间卡给你,你带他去休息。然后你也早点回去吧。”

    说完,她无奈,但还是伸手递了过来。拉起趴在桌上昏睡的欧阳雪嶙,拖到背上。那一刻,叶子涵前所未有的沉重,落在了她的背上。她的头晕乎乎的,但是意志还是清醒的。心底却深深埋怨,欧阳雪嶙,真是,喝那么多做什么,要不是看你爷爷的份上,才懒得管你。

    她走路有些不稳,艰难的把他背到背上,推开门,走向另一个房间,“嘟”一声,门打开了,她把他身上的负担卸了下来,重重的放在了床上。

    叶子涵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吸,白了一眼,床上的欧阳雪嶙,“这么重,真是猪的化身。”随后她趁最后一份力气快要用完的时候,将他的鞋子脱掉,把他拖到床头,再轻轻地盖上被子。

    当她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拉住了他,“涵儿,不要走,不要走。”叶子涵来不及转身,身体已被一股力量拉入一个燥热的怀中,一个翻身又不知不觉被人重压在身下。

    “欧阳雪嶙,你疯了!”叶子涵晕乎乎的近望着他迷人的脸,急忙想挣脱,却发现,身体已无法动弹。

    “啊,唔…”他的大手紧紧扣扣在她的脑后,他的唇翻天覆地的贴上她的唇瓣,微甜的诱人香吻,还带着浓郁的酒味,让她无法逃脱他的突入袭来的温柔。

    叶子涵晕晕乎乎的完全懵掉了,真不知他是醉了,还是装的,可是不管怎么样,她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他占自己的便宜呢,她突然间清醒过来,狠狠的咬了他的薄唇,他一时停止了继续深吻下去,嘴唇颤了颤,近望,鲜血已覆盖他的淡红唇色,欧阳雪嶙抿了抿嘴角,勾起一抹似邪魅的笑意。不知是真醉还是假装的。

    微微开启朦胧的眼,望着身下,那一朵娇艳的脸儿,“涵儿,我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你躲不开,逃不了,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你个恶魔,你以为你是谁,我恨你入骨,恨你!…。唔。”再一次,他锁住她的丁香唇瓣,她的身体一阵凉意与颤抖。想要摆脱可是无从反抗。

    “放开啊!”叶子涵有些慌乱起来,脸已经不知不觉燥热起来。一定是那杯烈酒的缘故,该死!她怎么就没想到呢,喝酒?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