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试婚总裁一宠到底 > 第1551章 哥哥和嫂子呢?

第1551章 哥哥和嫂子呢?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在哪里?”许暖暖再次问道。“那天回到公寓以后,我就从公寓搬出来了,连夜买了车票回家,然后一直浑浑噩噩地,生病也没看手机,直到派出所的人来我家,我才知道你在找我。”白玉婷说着这几

    天的事情。

    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却像是过了许久一样。

    许暖暖听到她没事就松了一口气,“那你现在还好么?”

    “嗯,我想在家里多休息两天再过去那边。”

    “好,那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我去你公寓找你没见到你所以就去公安局报案了,你不要介意。”

    “除了你,也没人在意我的死活了。”白玉婷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寂寥。

    许暖暖鼻头微酸,“你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好了以后去找你玩儿。”

    “嗯,你也是,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再受到什么伤害了。”白玉婷想起来那天晚上,车子被人包围起来的样子,也觉得许暖暖的生活其实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

    许暖暖得知白玉婷安全,松了一大口气。

    重重地躺在了床上,傅清塘此刻有几分清醒了,却还是半眯着眼睛看着许暖暖,声音里带着慵懒,“怎么醒了?”

    许暖暖笑了一下,然后抱着傅清塘再次睡着了。

    再过两天,许暖暖就到了出院的日子了。

    这天连许久未曾露面的许程也出现在医院里,华青青也跟着来了。

    许暖暖有些不好意思,“你们怎么都来了?”

    “母亲大人吩咐我把你给带回去。”

    “啊?”许暖暖意外,不知道怎么突然要她回去。

    傅清塘刚去办完出院手续,看到许程还打了一声招呼,“许程哥。”

    “清塘,我妈说让暖暖回去住两天,你不会介意吧?”许程抱着胳膊,倒是完全没有一点要商量的样子。

    许暖暖忍不住地翻白眼,“哥,突然回去做什么?爸爸知道了怎么办?”

    许程瞥她一眼,“你还真以为咱爸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情?”

    许暖暖忍不住吐舌头。

    傅清塘想了想,也同意了,“那我送暖暖回去吧,正好也去你家里拜访一下令尊。”

    许暖暖脸颊滚烫滚烫地,这就要见家长了?

    她能说自己还没准备好么?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许程忽然在她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想什么呢?”

    许暖暖忍不住气结,“哥,你这样打人会把人打蠢的。”

    “那正好,本来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许程似乎跟许暖暖两个人斗嘴斗惯了,两个人一见面就是掐。

    但是华青青知道,许程比任何人都要疼这个妹妹,也笑了起来,“暖暖,我帮你收拾东西,咱们现在就回去了。”

    “还是嫂子好,你看我哥那样!”许暖暖忍不住抱着华青青的胳膊抱怨。

    华青青脸上也是宠溺的表情,“你哥什么样儿你比我早二十多年知道,现在还跟他置气?”

    “切,我才不是呢,他要是没我跟他斗嘴,他多无聊啊。”许暖暖忍不住地挖苦着许程,而且眉眼中略有挑衅的意味。

    “哟,这是有人撑腰了,敢对自己亲哥冷嘲热讽了?”许程又在她的脑袋上弹了一下。

    许暖暖疼的连忙缩了缩,眼里愤愤地对着许程控诉。

    傅清塘也连忙护着许暖暖,语气里含了一丝笑意,“许程哥,这丫头怕疼,就别跟她闹了。”

    许程看在傅清塘的面子上,不跟这个丫头计较了。

    一行人出院,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也都过来了,给许暖暖做了日常注意事项,放在了桌子上。

    许暖暖一个个打完了招呼,这才轻轻松松出院了。

    她呼吸到外面的空气,都觉得像是解放了。

    手腕上其实割的不深,养了好几个星期才终于好了。

    傅清塘倒是没开车,反而是许程开着车,华青青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而许暖暖和傅清唐两个人坐在后面。

    傅清塘拉着许暖暖的手微微有些汗意,这清凉的秋季,怎么还会有汗?

    许暖暖下意识就看向了他,他的脸色倒是别无二致,只是微微有些紧张,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原来连傅清塘也会有紧张的时候,她还觉得有些稀奇。

    这个人即便是紧张也不会表现出来,就是手心里会出汗,许暖暖拉起了他的手,冲着他咧嘴笑了一下。

    许程看见许暖暖龇牙咧嘴的模样,“暖暖,你这笑是想把人傅清塘给吓回去吗?以后还有谁敢娶你?”

    许暖暖就知道没啥好话,“这不有人来娶我了吗,哥哥你是不是就是嫉妒清塘比你长得好看,说话还比你好听,所以就看不惯我?”

    许程乐了,“看不惯你你拿人傅清塘挡剑?你问人家同意没?”

    许暖暖将傅清塘的胳膊给套牢了,“反正他是我的,你休想挑拨离间。”

    许程更是乐的不行,“现在还不是你的。”

    “早晚都是了。”许暖暖像是护着自己的宝贝一样。

    华青青看他们俩掐起来就跟小孩一样也忍不住笑,“清塘你别介意啊,他们俩掐起来完全不像兄妹。”

    傅清塘倒是没有介意,脸上清朗一笑,“不会。”

    许暖暖冲着许程哼了一声,然后转头就跟华青青聊起天来了,“嫂子,你当初是怎么瞎了眼看上我哥的啊?”

    许程急了,“你当我不存在呢?”

    “是啊,我当你空气啊。”许暖暖脸上的挑衅意味渐浓。

    许程偏偏在开车,还真拿她没办法,一时间也作罢,“你嫂子可不是你能轻易说动的,许暖暖,你可少来说我坏话。”

    “哦?是吗?我记得小时候有个暑假,你给我糖让我去要一个小姐姐的微信,我记得好像她最近回国了啊。”

    许暖暖完全开足了马力。

    许程没想到她这么狠,哪怕是开车的空隙都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

    许暖暖吐了吐舌头,谁让他企图对傅清塘说她坏话的。

    可是华青青似乎变了一下脸色,许程都看在了眼里。

    许暖暖却没有发现,以为这个人在他们之间早就不算什么了。

    “不是吧,这个女人还……”

    “许暖暖,你给我闭嘴!等会儿还打不打算让我给你说好话?”许程语气也变得急了起来。

    “得了吧,我不用你说好话。”许暖暖自顾自地靠在傅清塘的肩膀上,嘴巴撅起来都能挂油瓶了。

    两个人这么斗了一路的嘴,后半程倒是消停了不少,都没怎么说话。

    到了许家的时候,傅清塘眼里却也没有多少惊讶的神色了,似乎很坦然。许暖暖小心地看着傅清塘,挽着他的胳膊说道:“对不起啊,之前我没有对你说过我家的事情,是不想让大家知道我家的情况带来什么麻烦,不过现在我们都要结婚了,说

    出来也没关系了。”

    傅清塘自然不会介意,刮了刮她的鼻子,“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早就?”许暖暖讶异了起来。

    “嗯,看到你哥哥的时候,当时我们正好有生意往来,所以我就知道了。”傅清塘对她说着这些事情。

    许暖暖这才知道,原来傅清塘在她住院的时候就知道了。

    难怪眼里一点诧异都没有,本来她还打算跟他好好解释的,现在也不用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华青青似乎神色不是很好的样子,许暖暖看到许程也没顾得上跟她斗嘴,而是追着华青青去了。

    许暖暖觉得自己可能说错了话,不过那也确实是一个问题。

    傅清塘也感受到许程和华青青之间有些微妙了起来,但是这是许程的事情,他也没去多问。

    许暖暖高高兴兴地拉着傅清塘的手,就走进了许家庄园里,这是一栋欧式建筑,只不过占地面积很大,需要穿过一个很大的花园才走到庄园里面。

    佣人正经地站在那里,有几个园丁正在修建花枝,看到许暖暖都打了一声招呼,同时眼睛看向了傅清塘。

    傅清塘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走到大厅的时候,印天遥已经从屋子里面走出来迎接了,看到许暖暖连忙抱住了,“你这丫头,要不是让你哥亲自去接,你都不打算回来的?”

    许暖暖摇了摇脑袋,“没有啦,妈,傅清塘跟我们一起回来吃饭的,顺便拜访你和爸爸。”

    “嗯,你爸爸已经在路上了,我让他从公司赶回来的。”

    印天遥说完,便看向了傅清塘。

    “阿姨,你好。”傅清塘仍旧是一副规规矩矩的模样,手上拿着几样礼品放到了旁边佣人的手上。

    “来了就好,快过来坐吧。”印天遥连忙招呼,脸上的笑痕越发的明显,显然是对于傅清塘非常满意的。许暖暖走过去就开始躺在沙发上,想到什么又十分淑女起来,给傅清塘亲自倒了一杯茶,“尝尝我们家的茶,这是南方秋季的最后一批茶叶了,特别新鲜清香,我们家就是

    做这个生意的。”

    傅清塘接过来轻轻地闻了一下,放置鼻尖,就有一股茶叶的清香扑鼻而来,而且香气萦绕,喝了一口,口感十分好。

    “挺不错的。”

    “是吧,不过我从小都快喝腻了,我爸就很喜欢喝这种茶叶。”许暖暖巴不得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傅清塘。

    印天遥让佣人做了一点糕点过来,放到了傅清塘的面前。

    “吃点糕点,我们家做饭阿姨特地从老家那边学的手艺,平日里暖暖也喜欢吃这种糕点一类的。”

    傅清塘听到暖暖喜欢吃,便将碟子放到了许暖暖的面前,“要不要吃一块。”

    “你先吃。”许暖暖摇着头,亲手给他喂了一块。

    傅清塘其实并不是很喜欢吃这种甜的糕点,但是嘴里已经被许暖暖塞了一块了,他咀嚼了一下,发现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种甜腻质感,反而有着淡淡的香味以及顺滑感。

    “这个好像跟普通糕点有点不太一样?”

    “不一样吧?”许暖暖看着他的反应就知道是这样,“我以前也以为糕点都甜的发慌,可是吃了这个才知道不是所有糕点都一样的。”

    “妈,哥哥和嫂子呢?”许暖暖四周看了一眼,发现两个人都不在。“刚才就看到他们一前一后上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吵架了,不过你哥都能哄好,等会儿就下来了吧,肯定是你哥惹你嫂子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