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 > 第3799章,垂涎已久

第3799章,垂涎已久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尊王府仙气萦绕,霞光似锦。

    迩迩斜斜地靠在贵妃榻上,慵懒地曲起一只手撑着下巴,妖孽的容颜闭月羞花。

    昭禾带着诸位瞬移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这一幕。

    她顾不得矜持,一下子瞬移到了迩迩的怀里。

    迩迩望着怀里募地多出的小丫头,微微红了脸颊,赶紧放开她起身,恭敬地对着诸位长辈打招呼。

    尊王府的院子里,最近修了一座玻璃房。

    房内一切设施完善,还有电视机呢。

    这主要是为了让玄心出来散散心、避免风吹着凉而建的。

    因为在玻璃房里,可以看见外头鲜活可爱的灵兽,以及艳丽可爱的花花草草,等阳光好些,还能出去晒晒太阳,沐浴一下仙气。

    待迩迩与诸位长辈打过招呼,裳生夫妇跟小睦睦也起身跟长辈们打招呼。

    洛杰布有些骄傲地笑道:“你们快来,快来!睦睦学会新法术了!”

    小睦睦一脸得意,显然把洛杰布爱炫耀的性格学了个十足。

    他眸光灼灼,小小的身子勇敢地往前跨出一步,音色依旧奶声奶气,却格外有气势:“你们看好了!”

    下一秒,他身上的衣服换了。

    众人懂了。

    这不就是很久以前,圣宁跟迩迩小时候,刚学法术那会儿,雪豪教他们的换装术吗?

    这应该只是法术中最基本、最简单的一种了。

    但是瞧着洛杰布兴奋的样子,仿佛他的小睦睦拿下了诺贝尔奖一样值得高兴。

    凌冽拍手笑着:“好!”

    小睦睦得了鼓励,变来变去的,一时半会儿歇不下来。变了二十多套的时候,洛杰布依旧兴致勃勃,大家依旧拍手叫好,迩迩在昭禾耳边小声说了什么,昭禾便将睦睦拉到一边:“好了好了,知道你厉害,你是全天下最厉害的

    。长辈们刚来,水都还没喝一口,你让他们也歇歇吧?”

    睦睦很懂事地点头:“嗯!”

    他眉开眼笑的,小身子雀跃地上下蹦了一下。

    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他真的太开心了,尤其姐姐那一句全天下最厉害,让他高兴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张开小手臂,他欢快地朝着洛杰布的方向扑过去。

    洛杰布稳稳地接住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冽瞧着洛杰布如此开心,他的嘴角也渐渐弯起。

    今日的晚餐是流光夫妇亲手做的,卓然夫妇帮着打了打下手。

    大家吃的香,相谈甚欢。

    倪夕玥笑着问:“晞儿跟琉茵在外头,是在度蜜月吧?我看见新闻上面,他俩不是在观光,就是在享用世界美食,到时叫我回想起当年我当月牙夫人的时候了。”沈歆旖很谨慎地回答着:“晞儿懂轻重,应该是工作的同时顺便观光了。那些饭局,也都是各国的国宴,是推脱不掉的。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次琉茵的进步很大,外语进步了

    不少,礼仪也进步了不少。”

    迩迩笑了。

    琉茵外语进步,是因为他给过她一个可以即时听懂各国语言的法宝。

    洛杰布客观道:“琉茵本就受过非常严苛的古典宫廷教养,仪态方面自然是万里挑一的。”

    玄心笑了:“是的呢,琉茵有时候特别霸气。”

    她就很羡慕呢。

    裳生给她布菜,温声道:“你也很霸气,你现在一胎四宝,你是个非常霸气的妈咪了!”

    玄心抬眼看向裳生,眼中满是满足与幸福。

    住尊王府以来,裳生几乎推掉了所有工作,24小时不离地照顾她。

    她觉得,自己都快被他照顾成废人了。

    长辈们见裳生夫妇恩爱有加,也越来越放心了。

    但是,反观迩迩跟昭禾,又不得不偷偷操起心来,也不知道这一对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晚餐后,迩迩带着昭禾回青丘了。

    最近青狐一族族规改革,琐事繁多,矛盾也多,迩迩非但要平衡利弊,还要断他们的家务事,实在是头疼的很。

    这不,迩迩端坐在九尾狐至尊宝座之上,小昭禾就大大方方地搬了个椅子,坐在他身旁,怀里还端了一盆葡萄,慢条斯理地吃着。

    大家都知道昭禾是龙女,所以无人敢有异议。

    美艳的青狐与执事长老们一起站在大殿上,争论的脸红脖子粗的。

    主要就是青狐要求所有青狐幼子都能在青丘享受到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

    青丘的教育学校,称为学堂,是法术与文化道德结合教育的国家机构,是百年义务教育的,但是青丘一直鄙视青族,先狐帝还曾经将青狐一族剔除出青丘。

    要不是迩迩跟昭禾从异世回来,带回了这只青狐,青族几乎没有翻身的余地。大长老骂道:“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你们青狐擅长媚术,让我们的孩子,跟你们的孩子放在一起,那还能学得好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的孩子是青丘的未来,你们的

    孩子就是垃圾,不行!坚决不行!”青狐气的不轻:“陛下,有道是有教无类!上天并不会专门给某一个物种定性它本来就该如何,善恶都是两面的,青族的媚术也是两面的,利用的好,它只会成为一把守卫

    青丘的利剑!研习媚术,不代表就一定要荒淫无道啊!”

    他们吵个不停。

    昭禾却暗暗将他们的对话都记在了心里。

    媚术?

    她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迩迩。

    他端坐的寻不出一丝错处,每天一次的亲吻,也必须是她强迫他的。之前跟澈在结界中学习法术的时候,就知道其实龙族发育的过程比狐族要快,而且她吃了增加修为的灵药,又吃了白洛迩之前的一整个九尾狐真身,身子早就如枝头上的

    水蜜桃,可以采摘了。

    澈跟女儿说这些的时候,并不会遮掩什么。龙族后代的繁衍是大事,人类的孩子还从小接受性教育呢,圣宁又是半路出家的龙,他这个父亲必须告诉女儿,她现在的情况,以及要避免的、要注意的事项,才是真的

    对她负责。澈告诫过他:“虽然你外公说,真龙之心,也可能是你对迩迩的一片真心,但是这个无人能验证。所以你身体虽已成熟,却也要三思,切不可真的越过界,否则损失将是无

    法弥补的。”

    昭禾眸光微闪,瞧着身侧的狐帝,垂涎已久。她想,要不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