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尚不知他名姓 > 第1292章 观复(203)相视一笑间许多恩怨就此泯却

第1292章 观复(203)相视一笑间许多恩怨就此泯却

作者:吃碗大锅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有?”杆儿强吃惊道,“你不是刚说了没有古玉吗?”

    “谁说一定要是古玉了呢?”江月心不屑道。

    “的确,只要材质的性质相似,并不要非得拘泥于玉石。”苏也很稀罕地附和了江月心的观点。

    周游更关心最实际的问题:“那,有什么东西材质是最接近古玉的呢?”而且这个东西江月心又恰好拥有?

    江月心从地底下出来的时候,似乎身无长物,这水人本形只是一汪清水,就算是能藏些东西,但至清之水,不管他藏在哪里也是一目了然的啊!

    “材质相似……”江月心初听了,也是一愣,可随后却在脸上慢慢现出了惊喜之色:“……你说的莫不是……莫不是水精?”

    玉乃是石头的精华,其性属金类水;水精乃是水流历经时间凝结而成的水之精华,其性虽属水,但因为是水流的高度凝结,其性又无限接近于金之性。

    因此,若是以水精来作为器物的材质的话,是完全可以代替古玉来用的。更别说江月心的水精,这位水人若以修习者来说,修为那是高的不能再高了,他的水精,那是更加精纯、更加具备金玉之性的。

    苏也猜测的一点不差。只见江月心对苏也很难得的一笑,道:“正是。若是用我的水精来做为代替玉瓶的材质,你觉得如何?”

    “那简直是合适的不能再合适了!”苏也很是兴奋,但兴奋劲儿过去了,她又有些犹豫,“不过,水精的话……那就相当于是你的真气灵息根本,你若是拿出来做瓶子,会不会对你……”

    “不过是做只小瓶子,用到的那点子水精,于我不过是九牛一毛!”江月心呵呵一笑,也不知道这水人是真的不在乎,还是在吹牛说大话。

    看见旁人纷纷向自己投来又是钦佩又是担心的复杂目光,江月心又是一笑,道:“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跟你们说了不妨事就是不妨事,不信你们问周游,来的路上我还用水精给他疗过伤呢!水精虽然的确不算是普通之物,但对于我,对于我的灵息修为来说,那还就不算是个事儿!”

    眼瞅着众人看自己的目光中,似乎渐渐多了些“此人嘚瑟”的意味,江月心轻咳一声,又道:“我只是想尽快寻回阿玉,不计成本。”

    苏也听了,对江月心一抱拳,道:“如此,拜托了!”

    江月心也躬身回礼,道:“客气,都是为了救人,我们一心便是。”

    周游在旁瞧着,跟杆儿强悄悄道:“还是这画面看着和谐啊……”

    杆儿强嘿嘿一笑,道:“谁知道能维持多久呢?诶,周游,要不要打个赌?我赌她们收完蝽蛭就会再翻脸。”

    周游与其说比较乐观,倒不如说是他自己心中有个美好的祝愿:“我希望她们能一直这样相处融洽。”

    杆儿强大摇其头,道:“不可能!不信你看着,就算是一会儿不翻脸,但到了我们追上那家伙的时候,只要她们两个跟那人见了面,就一定会翻脸的!”

    “你也太悲观了吧?”周游摇摇头,道,“我觉得她们脾气相近,完全是可以做朋友的呀。”

    黑子在杆儿强肩头吱吱两声,道:“同性相斥。”

    “听见没?”杆儿强忍不住扑哧一乐,道,“还是黑子说的精辟。”

    黑子捋捋胡子,似乎也很得意。

    “你们太阴暗了,”周游摇摇头道,“人家两人性情相近,正好投脾气,一开始不了解可以有些龃龉,但时间长了,了解多了,最终会成为朋友的。”

    “这只是你一厢情愿吧,”杆儿强笑嘻嘻道,“再说了,就算人家两个相处和谐,跟你也没一毛钱关系呀!”

    “怎么就没有……”周游不服气,正要再争论几句,却只觉一声暴喝在自己耳边炸裂:“我叫你听见没有!”

    周游捂着自己耳朵,急忙对着苏也点头哈腰道:“对对……对不起,我刚才和杆儿强说话,没听到……”

    江月心瞥了周游和杆儿强一眼,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聊闲天?还说那么热闹?”

    杆儿强眼观鼻鼻观心,假装又回归了他老槐树的本体,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周游赶紧问道:“叫我什么事儿?”

    苏也没再跟他计较,只伸出手来,将什么东西递给了周游,道:“剩下的这几张胜火符你且拿着,看见蝽蛭近了就扔出去。我要你确保,在我们制器的过程中,不能被蝽蛭给打扰到。”

    “保证完成任务!”周游急忙拍胸脯。

    几人重新站位,周游和杆儿强站在前头,直面蜂拥而至的蝽蛭;苏也和江月心则被他们两个挡在后头,加紧制作水精材质的玉瓶。

    苏也刚才扔出去的胜火符所引起的火线,已经渐渐熄灭,蝽蛭们只在原地略微转了几个圈,便毫无畏惧地爬过它们的同类燃烧所成的灰烬,朝着周游等人涌来。此时江月心已经取出了水精,苏也则正在按照玉瓶的制器方法为之赋形、注入符咒,因此二人的真气灵息不可避免地逸出在了通道之内,不光无度琉璃急不可耐地闪烁明晦不定,地上的那些蝽蛭更是像听见开饭钟声的饿狗,加了劲儿,撒了欢儿的,循着真气灵息的轨迹来源,攒足了劲儿的往前冲着。

    除了蜂拥而至的蝽蛭群,无处不在的无度琉璃对于周游等人也是不小的威胁。虽然他们非常小心地避开了通道的两壁,但是,因为要平衡这处地下深渊过于强烈的气息,这条通道的上下左右全都铺满了无度琉璃。

    即便周游等人远离了通道两壁,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悬空前行啊,因此,他们的双脚依然是与地面上的无度琉璃相接触的。

    此时苏也和江月心的真气灵息逸出,无度琉璃自然不会不知,瞬时便在二人脚下暴起了金光。

    好在,此地深渊的暴烈亢阳之气已经足够无度琉璃消化了,因此,尽管无度琉璃贪婪无度,它们也只能将大部分的精力用来汲取深渊之气。对于通道之中众人逸出的真气,无度琉璃虽然亦是虎视眈眈不愿放弃,但也只能是捎带手的汲取一些,对于苏也和江月心的骚扰程度,相对于蝽蛭来说,要低的多。

    所以,周游仍是将主要的注意力放在那些蝽蛭身上。眼瞅着又一波蝽蛭涌到近前,周游两指探出,指间夹着的胜火符已倏地飞出,正中那波蝽蛭的先头“前线”。

    胜火符一触即燃。刹那间,一道火线从中间向着两旁“呼”的飞起,恰似在蝽蛭的浪潮之前拦起了一道高高的火焰之墙!

    周游略松了口气,对杆儿强道;“看来这胜火符挺厉害呀,要是我们手中此符能多一些,是不是此时就能好办一些呢?”

    杆儿强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符咒的事儿我不太懂了……不过我记得那个被抓走的家伙曾经在聊天的时候提起过这个胜火符,据说造这个符纸不太简单,恐怕想拥有太多那就是奢望……啊!”

    杆儿强说着说着,突然脸色一变,惊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