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我就是如此娇花 > 485 彪悍

485 彪悍

作者:月下无美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冯蕲州闻言淡声道:“放心吧,柳家和温家之间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坚硬不催,有徐德的事情做引子,柳相成定会察觉到温家做的其他手脚。”

    “可是温、柳两家哪怕真的反目,但是他们早已经绑在了一起,柳相成不会不知道一损俱损的道理,他就算知道了温家的打算,也知道郑国公府在暗中算计于他,也未必会真的对温家下手。”

    “你给他两日时间,他若是寻了旁的手段来将徐德的事情解决,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冯蕲州听着邬荣的话,看着他说道:“所以我才会让邬大人请柳相成来大理寺走这一遭。”

    邬荣闻言微怔,不解的看着冯蕲州。

    冯蕲州脸上带上了摸淡笑:“邬大人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替柳家压下这供状的事情,给他们这么长时间去应对吧?”

    “今日的事情闹的这么大,大理寺拿人之时又无遮掩,只要柳相成入了这大理寺,哪怕我们什么都不说,那徐德败露的事情也瞒不下去。温家近来本就乱成一团,如果这个时候让温正宏知晓,柳家已经知道了他之前算计他们的事情,他还能坐得住?”

    “当初他能派人去截杀吴兴,如今又怎知他不会派人去截杀徐德,只要他动手,便注定了柳相成再不会容他。”

    以往温正宏身边还有个柳净仪处处提点,为他周全,甚至于替他谋算所有的事情,免他后患,可是如今因为冯妍和她肚子里那个孩子的事情,柳净仪和吴氏闹的不可开交,温正宏也因此和柳净仪生了隔阂。

    两人本就不是亲生母子,温正宏对柳净仪心生不满之后,未必肯再如先前那样听从柳净仪的话,而以温正宏先前截杀吴兴时流露出来的心性,在得知柳家已经知道他们谋算的情况下,他定然不会坐以待毙等着柳家对他们下手。

    这种时候,只要温正宏动,哪怕他并非是针对柳家,柳家也会以为温正宏不留余地,到时候哪怕柳相成想要粉饰太平,暂且放过温家也不可能。

    因为他绝不可能拿他自己,拿整个柳家上下数十口人去冒险。

    冯蕲州说的云淡风轻,可是邬荣听着他的话却是背脊上生起一股寒意。

    如果真照着冯蕲州话中发展,到时候温、柳两家注定是你死我活之局,柳相成若想要保全自己,保全柳家,他就只能在温家暴起之前,彻底碾灭了温家。

    至于截杀徐德之事,哪怕温正宏不去,冯蕲州怕是也会动手。到时候柳家只会以为是温家下的手,这种情形之下,温家和柳家除非能够坦诚相见,彼此毫无隐瞒,否则根本就逃不出此局。

    可是以两家如今的情况,又怎么可能放下罅隙,坦诚相见?

    冯蕲州却是不知道自己的话对邬荣有什么冲击,他只是放下茶杯继续道:“况且今日所行本就是冒险之事,永贞帝下令让我们密审此事,狱中消息却提前流出被柳相成知道,难保将来不会有人借此攻伐你我。”

    “如今我们也锁拿柳相成来过大理寺,更已经为了此事提审过他,只是公卿不下狱,大夫不上刑,我们也奈何不了他只能将他放出去。到时候就算真有人怀疑我们给了消息于柳相成,亦或是柳相成想要借此事与我们为难,我们也有退路可走,不至于受制于人。”

    邬荣听着冯蕲州轻飘飘的话,看着他三言两语就将所有的事情全部算计在内,甚至就连将来可能会出现的事情囊括在内。

    他忍不住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阿勒娘。

    这个人。

    简直可怕!

    ……

    ……

    京中的事情波澜云谲,暗潮汹涌,而冯乔这边却是一路顺风无波无折到了河福郡境内。

    一入河福郡,便能明显察觉到周围坏境的变化,与之前所经之地大多为宽敞平原不同,河福郡地处山峦之间,地势大多陡峭,郡内城池也与北边不同,半点看不出华丽之色,反而多以高大坚固的城墙牢牢护于其中。

    河福郡的郡城名叫白安,是大燕最南边的关卡,城池倚靠白安河而建,城墙高达十余仞,墙头全是弓弩利器和看守之军,白安城出城十余里,便是茂密丛林,而蜿蜒曲折的白安河则是由城内穿过。

    这些年,贺兰家一直领军驻守此地,震慑南越以及南境诸小国不敢轻易来犯。

    冯乔以前从未见过这般风景,更未见过这般壮阔的城池,这里的民风与京城完全不同,城中鲜少见到京中那般书生气的男子,反倒大多都是健壮有力,而女子也不像京中那般娇羞内敛,她们有许多都是穿着骑装或是短褂,彼此大声言笑。

    入了白安城后,廖宜欢就直接换骑了马,路上遇到不少相熟之人,不时的与那些人打着招呼,而邵思童也直接撩开了车帘,好方便冯乔能够看到外面情形。

    见着廖宜欢撒欢的模样,邵思童忍不住笑道:“看来小欢子在京中真的是被憋坏了,这一回来简直跟脱缰的野马似得。”

    冯乔趴在窗上笑道:“廖姐姐本就不是笼中鸟,京中的规矩对她来说堪比酷刑,如今好不容易不需在守着,她当然是高兴。”

    邵思童闻言笑出声来:“这倒是,她自小就跟个野猴儿似得,那性子比男孩儿还皮,当初十岁不到的时候就能捏着拳头打遍了大半个白安城,逼着一群十三、四岁的孩子叫她大姐。”

    “后来贺兰老爷子实在是对她头疼的不行,眼见着她领着一帮孩子招猫逗狗的险些长歪,干脆把她丢进了军中,老爷子原是想要磨磨她的性子,谁曾想越磨越厉害,到了后来干脆就拉不回来了。”

    冯乔听着邵思童说着廖宜欢以前的事情,仿佛能看到粉白玉嫩的小女娃捏着拳头四处揍人。

    想起当初在京中刚见到廖宜欢时,她一拳撂倒了疯马的彪悍模样,冯乔噗哧一声笑出声来,身子直接歪倒在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