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我就是如此娇花 > 229 决绝

229 决绝

作者:月下无美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母亲!!!”

    “娘!!”

    冯长祗和冯熹同时大叫出声。

    冯熹吓得浑身冰凉,她想也没想就直接朝着冯乔那边跑去,却被冯长祗死死抓住了胳膊拉了回来。

    她被冯长祗拦腰抱在怀中,整个人奋力挣扎,手脚不断踢蹬之间,望着冯乔时候脸上全是泪痕,嘶哑着嗓子大声哭道:“四姐…四姐…你放了我娘,你放了我娘……四姐……”

    “四姐,你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你别伤害我娘…”

    冯熹哭得声音都哑了,一双眼睛又红又肿,她拼命的踢打也挣脱不开来,扭头抱着冯长祗的胳膊狠狠咬了过去,直咬的他手臂上都流了血,这才大哭道:“你放开我,哥哥,你放开我……”

    “呜呜…四姐,为什么…为什么……”

    冯乔听着冯熹的哭声,眼皮微颤,下一瞬却是抿紧了嘴唇避开了她哭泣的脸颊。

    “冯远肃,我只问你最后一次,你让或是不让?”

    冯远肃看着冯乔森寒的双眼,感觉到她身上毫不遮掩的戾气,这一瞬间比任何时候明白,眼前的冯乔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他揉捏的孩子。

    她不会心慈手软,更不会顾念任何旧情。

    如果他此时不让,冯乔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要了宋氏的命。

    “好,我放你……夫人!!!”

    冯远肃原想说放冯乔走,可谁知道口中话还没说完,场中就变故陡生。

    原本被衾九掐着脖子的宋氏听着冯熹的哭声,眼见着冯远肃要因她妥协,她猛的一闭眼,一双手用力抓紧衾九握着匕首的手朝着自己反刺了过去,冯远肃大叫出声,而衾九也是吓了一跳,手腕一用力便震开了宋氏的手,条件反射的一掌拍在宋氏胸前,直打的她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朝后砸了出去。

    衾九瞬间一惊,连忙伸手想要再去抓宋氏之时,半空一只弩箭射了过来,生生阻了她的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冯远肃身旁的窦成将宋氏带离了开来。

    “将他们拿下!!”

    冯远肃顾不得去看宋氏的伤势,大喊出声。

    周围的人瞬间围拢上前,而衾九在暗恨自己大意之时,扭头对着身后几人大声道:“送小姐出去!!”

    葛千和衾九死死护在冯乔左右,带着冯乔朝外突袭,而其他几人则是挡在三人身旁,不断斩杀着冲上来的人,冯蕲州留在冯乔身边之人,皆是武功高强之人,在加上冯远肃想要留冯乔活口,用她来要挟冯蕲州,所以周围之人下手之时颇有顾忌,被衾九等人奋力拼杀之间,斩杀了不少。

    眼看着死的人越来越多,而冯乔几人已然靠近府门附近,窦成急声道:“三爷,不能让他们出去,否则后患无穷。”

    冯远肃脸上划过抹迟疑,当看到地上人事不知的宋氏时,想起还在狱中的冯蕲州,瞬间冷硬下来,厉声道:“拿下冯乔,生死不论!”

    衾九和葛千脸色大变,只见着原本围在外面的弓箭手毫不迟疑的围拢上前,手中箭枝直指几人,两人都是心下发沉,显然没想到冯远肃真会起了杀心,眼看着必亡之际,身后紧闭的大门却是“砰”的一声被撞了开来,原本堵在门前的几人,直接巨力撞飞了出去。

    院中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之时,就见到一大批身穿盔甲的兵将从门外朝着里面涌了进来,直接将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包围其中,遇到反抗之人时直接动手将其按下,不过片刻就将让的院子里所有人不敢动弹。

    冯远肃大惊,对着那些人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这么大胆夜闯本官府邸!”

    “若论胆子谁能比得上冯侍郎,无武职在身,非王侯勋爵,私自豢养如此多的私兵,是想造反吗?”

    门外走进来道颀长身影,踏过倒塌的漆红大门,径直走到了冯乔身旁。

    他面带煞气,一双眼如利刃出鞘,身上寒意逼人,当见到站在身前安然无恙的小姑娘时,眼神这才柔和了几分,薄唇轻启道:“可有受伤?”

    冯乔愣愣的看着廖楚修,眼中满是惊愕之色,见他一双眼落在自己身上,好半晌才呐呐道:“没…没有。”

    廖楚修看着冯乔睁大了眼,粉唇微张,轻软的发丝贴在脸侧,白净的脸上乖巧的让人心头发软。

    他忍下了想要摸摸她脑袋的冲动,转头看向院中的冯远肃,冷声道:“来人,将冯远肃拿下!”

    冯远肃在廖楚修突然闯入的时候就已经惊觉不对,此时听到廖楚修居然要抓他之后,顿时脸色大变,对着他怒声道:“廖楚修,本官乃是朝廷命官,无圣上旨意,你无权拿我!”

    “本世子身为军巡院使,掌管巡防营,受陛下圣令掌管京畿防务之事,你在京中豢养私兵,私藏弩箭重器,谋害重臣之女,更与晨起兽园行刺陛下之事脱不了干系,本世子为何拿不得你?”

    廖楚修冷声说完后,直接对着巡防营的众人挥手道:“冯远肃狼子野心,对圣上意图不轨,来人,将他们全部拿下!”

    冯远肃脸色黑沉,看着被廖楚修护在身后的冯乔,怒声道:“廖楚修,我定会禀报陛下,告你与冯蕲州勾结,以权谋私……”

    “冯侍郎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好好想想等明日上朝之时,该怎么跟陛下解释,你一个礼部侍郎,单凭俸禄怎能豢养得起如此多的私兵,手中还有兵部还未曾向外公开的弩器。”

    冯远肃脸色瞬间一白,尚还来不及说话,就被周围围拢过来的巡防营的人擒住,而原本围捕冯乔几人的那些人也都全数被巡防营的人擒获,连带着他们手中的武器也全数落在了巡防营的人手中。

    巡防营的人来的快也去的快,在冯长祗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冯远肃就已经被人带走,整个前院瞬间空了下来。

    “命人守好冯府上下,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廖楚修冷声吩咐完之后,这才低头看着冯乔道:“走吧?”

    冯乔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展到了诡异的地步,甚至还没弄清楚,廖楚修怎么会突然出手。

    她沉默了片刻,看了眼院中颓然跌坐在地上的冯长祗,点点头道:“好。”

    “四姐…四姐…”

    冯熹原本呆坐在宋氏旁边,眼看着冯乔要离开,连忙冲了过去,伸手抓着冯乔的袖子,边哭边低声喊着四姐。

    她哭得小脸通红,之前被冻得发紫的嘴唇煞白一片,死死抓着冯乔的袖子不肯放手,小小的手上力道大的吓人,像是溺水之人抓着唯一的浮木。

    “四姐…别走…”

    冯乔低垂着眼帘,缓缓伸出手来,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掰开了冯熹的手指,将被她攥着的衣袖扯了出来之后,不去看眼前那张惊慌失措的脸,紧抿着嘴唇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