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曾许爱情不负君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谢谢你平安回来

第一百二十五章 谢谢你平安回来

作者:心若磐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大叫着,使劲拍着门。

    “刘阿姨!快起来!着火了……咳咳……”客厅的烟雾越发浓烈了,熏得我咳嗽起来。

    “怎么了!”刘芳亚打开门,还带着困意,不过一看到客厅的情形,她猛的惊醒了,“天!怎么着火了?”

    “不知道,快跑吧!”我迅速的说,冲进了房间!

    “心岩,门在那边!”她不解地看着我,同时也扯过棉被披上,“你做什么?”

    “刘阿姨你赶紧走,我马上跟上你!”我头也不回,趴在地上掏出床下的纸箱……

    “你疯了!抱着这么大的箱子做什么!”她喊着,眼里冒着火焰。

    我没回答将被子盖在头上,双手托着箱子,喊着,“走!”

    我率先冲了出去,到了门口却悲催的发现门被反锁了!

    天!

    这又是谁干的?

    有人知道我回到这里来了?要杀死我?

    “咳咳……”我呛得一阵窒息,冲刘芳亚说,“刘阿姨快回去!”

    折回小卧室之后,“刘阿姨,你快打电话报警!”

    然后我冲进对面的洗手间拿了两条湿毛巾,开始端水灭火……

    “啊!”火势太大,端水又太急,我直接滑倒在了地上。

    “心岩,你没事吧?”刘芳亚捂着鼻子将我拽进了小卧室。

    我摇头,七手八脚地爬了起来,“没事,刘阿姨报警了吗?”

    “嗯,已经报了,等会儿警察和消防就会来了。”她说着迅速用被子堵住了门缝,“别去灭火了,先在这里等一下。”

    我有些颓然的靠在墙上,却不敢放松警惕。

    我家小区算是C城第一代原拆原建的农民上楼项目,周围住户虽然不多了,但能见面的人都是老熟人,肯定不会做这种杀人放火的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又要害我,而我一路都没有发现。

    我蹲在地上,搂着装着时城信件的箱子,想要从中汲取些力量。

    “你是不是头晕?”刘芳亚也蹲下来,作势要将她的湿毛巾给我。

    我赶紧制止她,拿起地上黑乎乎的毛巾,“刘阿姨,我没事,我用这个。”

    “心岩,你是得罪什么人了吗?”她关切的看着我,眼底还是温柔的光芒。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忽然,一阵警铃和消防铃响起……

    “来了!”我猛地冲到了窗边,朝下看着,下面聚集了一大堆的人,好像很多人围观,还有扛着摄像机的记者!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灭火,震耳欲聋的嘈杂声渐渐平息,而我家也终于露出了平静的疮痍的面貌,残破不堪……

    我抱着箱子走了出去,刘芳亚跟在我身后。

    她压低的声音传了过来,“这是对你很重要的东西吗?”

    “嗯。”我心底哀凉一笑,旋即又将刘芳亚推了回去,“等一下!有记者!”

    然后,我转身看着那个细高的男生,“你要做什么?这有什么可采访的吗?”

    他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框,声音平稳专业,“这位小姐,请问你和你家人有没有受伤?这次的火灾是怎么引起的?”

    “没有受伤,谢谢。”我面无表情的说,实在懒得应付他这种无聊的问题,“至于怎么引起的,我不知道,我想警察一定会调查出来的。”

    “那你手里抱的是你的个人财物吗?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您是不知道先保护自己的性命吗?”

    “……”我紧了紧手,不乐意地看着他,冷言冷语的说:“我不想接受你的采访,想找新闻不要踩在别人的痛苦上,另外,我选择不选择保命是我个人的选择,与你无关。”

    他微微一笑,“这位小姐,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但是我也必须要将危险时刻的正确选择告知广大群众。”

    说完,他转身对着身后的摄像机宣传了一大通教育知识……

    这下我才明白,他应该是在做现场直播!

    我急忙退了回去,关上了家里被烟雾熏黑的门,“刘阿姨,不好意思。”

    刘芳亚摇了摇头,“傻孩子,你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等会儿记者走了,你跟阿姨回家,以后阿姨的家就是你的!”

    我点点头,听着外面的声音,等那男人离开,我和刘芳亚才出门,朝帝都奔去。

    天大亮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C大附近……

    “阿姨,我这箱子东西能不能先放在你那里?”我赧然开口,“这段时间我可能会很忙,估计保护不了它们。”

    她慈爱的摸着我的头,“当然可以,如果你愿意连你都可以跟阿姨回家。”

    我笑着摇摇头,“我还是得回我自己的家。”

    ——

    进了蝶水清苑的公寓,我竟然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家里空荡荡的,我第一眼就看到茶几上屏幕碎裂的手机,不禁有些自嘲,只这半年多的时间,我都换了多少手机了!

    转身走进洗手间,我才看到镜子中那个被烟熏得黑乎乎的自己,头发和衣物凌乱着,像个女鬼……

    “妈。”我靠着墙,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妈……你一定是惦记着我呢,对不对?我不会让你不明不白的死掉的……”

    咚。

    门被大力的撞开!

    我被一双有力的臂膀裹进了怀里!

    “心岩……我的夏池……”韩肃不停的在我耳边呢喃着,手肆意的抚着我的后背,像是无处安放,“你有没有事?”

    闻着鼻息间清冷熟悉的气息,我伸手紧紧抱着韩肃,“我没事。”

    他胡乱吻着我的脸,寻找着我的唇。

    我躲闪着,睁开泪眼,“别,我昨天遇到点事,我得先洗个澡。”

    韩肃抬手理着我的碎发,鹰隼一般的黑眸锁着我的脸,不似以前那么冷骇,溢满了心疼与怜惜,“我会查出来的。”

    “你、你知道?”我惊讶的眨巴着眼睛,“谁跟你说的?”

    难道现场真的出现了熟人?

    “新闻里看到的。”他再次将我搂进怀里,赌气的问着,“你其实又不打算告诉我,是吗?”

    我抿抿唇,没有说话。

    “我是你老公,你要学着依赖我。”韩肃命令着,大掌按着我的头,不允许我动,生怕我离开他的怀抱,“别再离开我半步!”

    “我不走,但是——”我抓着他腰间的衣服,在他怀里蹭着,努力抬起头,“我想先清理下自己,你去外面等我,好不好?”

    韩肃干脆的说出答案,“不好。”

    “……”我站直身体,素手摸了摸他被我弄脏的衬衣,“那一起。”

    他深邃的眸子闪烁着惊喜的光芒,缓缓的褪去我们身上的衣物。

    “呀!”我低头惊讶的叫了一声,“天哪,你送我的玉片项链怎么没了?”

    我翻遍了我所有的衣物,什么也没有找到……

    难道是救火的时候弄掉了?

    韩肃板正我的身体,像变魔术一般摊开手掌,“这个,物归原主。”

    “怎么在你那里!”我从他手中抢过来,如珍宝一样护在手里,轻轻摩挲着。

    “在你卧室的角落里看到的。”

    我震惊的仰头看着韩肃,“你去了C城?”

    他衔住我的唇,“谢谢你平安的回来。”

    “我会的。”我踮脚回应着他……

    没一会儿,我气喘吁吁的几乎瘫软,韩肃才弯腰将我抱进了浴池。

    “我没有跟欧辰凌接-吻,以后你不要怀疑我。”我靠在他的胸膛上,往身上撩着水。

    “我以后也会跟薇、金薇保持距离的。”

    我没有说话,实在不想听到这个名字,干脆闭上了眼睛。

    韩肃湿润的长指轻轻擦洗着我的脸,“心岩,别再生我的气……我娶你没有任何赌气的成分,更不会后悔。”

    “好啊。”我睁开眼,没有任何矫情,“你要记住今天说的话。”

    他唇角微勾,吻了吻我的额头,“以前的话也都记得。”

    “切,说大话。”我眼角一挑,斜睨了韩肃一眼,“那说几句来听听。”

    哗啦一阵水声,他站了起来。

    还抱起了我……

    “喂,你干嘛!”我吓得勾紧他的脖子,生怕滑下去。

    “换个地方跟你说。”他用浴巾裹紧我,将我放置在了床上。

    韩肃趴了上来,幽沉的黑眸如汪洋的大海,“心岩,夏池……”

    ——

    窗外明媚的阳光照进来,我动了动疲累的身体。

    但是心底却难得舒畅了一些,歪头,我看着闭眼沉睡的韩肃,似乎很香甜。

    原来彼此交融、心意相通是那么美好的一件事……

    “时城,我爱你。”我悄悄呢喃出口,抬手在空中描摹着他的脸型。

    猛地,我的手被攥住,拉到韩肃的脸上!

    “你装睡?!”我惊大了双眸,羞得脸红透了。

    “没有,刚醒。”他缓缓睁开眼睛,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只是,不小心听到了你的表白。”

    我嘴角抽扯,抬手轻拍他,“坏蛋!”

    韩肃无赖地抓着我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下,“刚才好像有人说喜欢坏蛋。”

    “……”我偏头不理他。

    “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早餐。”他微抬身体,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畔。

    我翻过身来,刚要对他说话,就听一阵砸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