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曾许爱情不负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回家。

第一百二十一章 走,回家。

作者:心若磐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垂了垂眸子,不去看昂梅挑起的眉梢眼角。

    完全不打算接受她的挑衅……

    我看着张玮鸿和胡丹阳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盯着她们的身影若有所思。

    “不要总是这么一副高傲的姿态!”昂梅临走又丢下来一句恶狠狠的话,“一句话不说,是在给谁看呢!”

    如果我可以说话,我还真想问问她干嘛这么敏感!

    办公室终于回归了平静,我又呆坐了一会儿,终究觉得这不是个事,给韩肃发了一条信息后,我下了楼。

    在园区里漫无目的的走着,梳理着我脑子里杂乱一团的线头……

    “妈,你再等我一下,我开完会马上过来。”

    忽然,我好像听到了昂梅的声音,急忙脚步一顿。

    她怎么跑到园区来了?

    还开会?

    “Jessica,你最近怎么样啊?”昂梅的声音在继续,“……你手头宽裕不,能不能借我三万块钱?”

    本来我想转身离开的,却是没料到昂梅竟然在跟别人借钱?!

    我猜测着那头的答复,因为她挂断电话时语气很是落寞。

    “安琪……”昂梅又继续拨了两个电话,都是无疾而终。

    我正思索着,忽然她人就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目光憎恨地看着我,“秦心岩,你竟然敢跟踪我!”

    我甩着她的手,暗骂自己干嘛在这里听她讲电话!

    “说,你听到了什么!”她不松手,“别以为你不说话就行了!你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呢!看我笑话是不是!”

    她的话很多,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我指了指我的嗓子,用口型说着,“我说不出来话。”

    她狐疑地看着我,脸上的狰狞还没有褪去,“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不得不拿出手机写着,“我嗓子受了点伤,现在说不出话来。”

    昂梅瞬间松开了我,眼底迅速闪过一丝震惊,“那你干嘛不去看病,来上班干嘛?不怕那些人看你笑话!”

    我不知道她嘴里所谓的“那些人”指的是不是张玮鸿她们,不管怎样她的反应倒挺出乎我的意料的。

    “你要多少钱?我可以借你。”我在手机上写着。

    她抬起头,像看鬼一样看着我,“为什么?你不会脑子也有病了吧?”

    这话真是不中听,我也明白以我和她的关系,如此出口确实让人不解……

    “不用多想。”我继续写着,“我只是借给你妈妈的,子欲养而亲不待,在你可以孝敬父母的时候,别耽误了就好。”

    昂梅怔然地看着我,抿唇不语。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需要想这么久,在我没什么耐心等下去的时候,她忽然开口,“你不恨我吗?”

    “恨过。”我没有隐瞒,“但不得不说时间是一剂良药,能够治愈太多问题。”

    “其实你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蔡楚逸,对不对?”昂梅盯我,不像刚才那么针尖对麦芒了,“透过他,你看到的是那个时城,对不对?”

    “你到底要不要钱?”就算我不恨她,但过去的事摆在那里,我也不可能跟她再次交心了。

    她一愣,艰难的点了点高傲的头,“如果可以,你借我五万吧,我一有钱马上还给你。”

    我在旁边的取款机给昂梅取了钱,临走时,她却又拽住了我。

    “有件事告诉你。”

    我不解地看着她,等她继续。

    纠结了一瞬,昂梅开口,“前段时间我看到过张玮鸿和胡丹阳走得很近。”

    我心底了然,但面上没什么波动。

    “你不觉得奇怪吗?”她自顾自说着,“按理说她们之间的工作是没有交集的。”

    我掏出手机写着,“都是公司的老人了,也没什么奇怪的,以前张玮鸿和李秋爽也走的很近。”

    昂梅手搭在包上,“李秋爽和王科被挤走,很有可能是胡丹阳的功劳。”

    “所以你打算通过我借韩肃除掉她,免得她反过来对付你?”我赤果果揭穿,实在说服不了自己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昂梅瞳孔一缩,脸上划过不明的红晕,“没错。”

    她坦白承认完,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不是借韩总除掉谁,而是他交代我盯着胡丹阳和张玮鸿的。”

    本想转身离开的我,被她的话给震住了,韩肃交代昂梅?

    他到底知道什么!为什么又不告诉我!反而要她盯着?

    “我目前就知道这么多,全告诉你了,算是谢谢你借我钱。”昂梅干脆利落地说,一点不拖泥带水,倒也像她大学期间处事的风格。

    告别了她,我踱步出了园区,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回蝶水清苑,跟韩肃好好谈谈。

    正想着,要招出租车的手还没扬起,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以为是韩肃,接起却发现是欧辰凌!

    “心岩,你现在在哪里?我抓到上次袭击你的那个男人了,你能过来一下吗?”

    此刻,我是多么想说话啊!

    “我正赶往南郊成山路警察局,你要是可以过来,挂了电话之后给我拨过来!”

    我急忙照做,然后拦了个出租车朝成山路警察局奔去!

    这次我一定要揪出是谁收买了肥头男人!

    “心岩!这里!”我几乎是与欧辰凌同时到达,还没下车他就朝我招着手。

    我冲过去看到肥头男人歪在一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想要说话,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急的额头都冒出了密汗。

    “别急,别急。”欧辰凌安慰着我,“等会儿进去,让警察审问,他跑不了的。”

    我使劲点头,看着他打开另一侧的车门,从里面将肥头男人拽了出来。

    那男人使劲挣扎着,嘴里骂骂咧咧的,猛然间,他面露狰狞,举起双手就朝欧辰凌砸了过去!

    “呃。”他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歪撞在车上,闷哼了一声。

    我急的嗓子干疼,见那肥头男人沿路要跑,忽然声音就冲了出来,“救命啊!来人,凶手要跑了!”

    “心岩?!”欧辰凌努力站起来,抓住我的手腕,惊讶的看着我,“你可以说话了?”

    “我……”我抬手摸着脖子,欣喜的看着他,“我、可以了。”

    “天!我真的可以了!”我又高兴的喊了出来,不过看到跑远的肥头男人,“可是,那人跑了!警察救命!”

    警察局里面已经冲出来两个人,不过他们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就见李飞揪着肥头男人往这边走来……

    “你可以说话了?”他将男人丢给那两个警察,转身看着我问。

    “哦。”我点点头,“现在能不能审问?”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李飞指了指欧辰凌,“你朋友没事吧?”

    我一惊,急忙回身,扶住他,“你怎么了?”

    “没、没事。”欧辰凌声音有点虚脱,但明显在强忍着,“先进去吧。”

    “不要!不要!”我摸了摸他额头上的肿包,“先去医院吧,反正那人逃不了。”

    李飞开车将我们送去了人民医院,而欧辰凌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很多。

    直接被推进了急救室……

    “心岩,辰凌这是又怎么了?”没一会儿欧奶奶在阿萱的陪同下赶了过来。

    “欧奶奶,对不起!”我低头道着歉,“我不知道他是偷偷从医院跑出去帮我抓坏人的。”

    她深深叹了口气,拍了拍我的手背,“奶奶明白,不怪你,他是心里一直惦记着你啊。”

    “你要是有点良心,就好好劝劝辰凌哥哥,好好陪陪他!”阿萱冲我气愤的含着,“要不是因为你,他的病也不至于反复——”

    “阿萱!”欧奶奶转身制止她。

    可我心里却揪得慌,不知道该如何承欧辰凌这份情。

    尤其是看到韩肃从拐角走过来的时候……

    “辰凌怎么样?”他礼貌的站在欧奶奶面前问着。

    “老毛病了。”她凹陷的眼睛盯着急救室的灯,“也就那样了,得安心静养才行。”

    正说着,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推着欧辰凌出来了,我急忙跑过去,“怎么样?头还疼不疼?”

    好在他是醒着的,冲我摇头笑了笑,“没事的。”

    “那你渴不渴?饿不饿?”

    我的肩上传来一股力道,一偏头,看到韩肃搂着我的肩膀,似是宠溺的开口,“辰凌刚出来,需要休息。”

    “哦哦,对不起。”我一时无措起来,“那推你回病房吧?”

    欧辰凌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二哥……你也来了。”

    回病房的一路,韩肃都紧紧抓着我的手,好像我会丢了似的。

    “他要休息,不要进去了。”

    “可是——”

    韩肃将我扯到身边,声音绷得很紧,“没有可是!”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不要那么看我。”他薄冰的瞳一敛,冷沉开口,“什么时候可以说话的?”

    他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觉得我之前不能说是装的吗?

    “刚刚,而已。”我想要甩开他的手。

    却触了他的逆鳞,反而让他加重了力道,“走,回家。”

    “我不想回。”我想跟欧辰凌的医生聊聊,也好安心些。

    可是韩肃却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想回?难道想住在这里?”

    “你——”

    他俯身咬住我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