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26章 他没欺负我,是我欺负他

第226章 他没欺负我,是我欺负他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嫣靠坐着,盯着孩子看。这么大点儿,睡觉的时候总是喜欢把手举过头顶,可能这样睡会显得舒服一些?明嫣去捏他的手,软绵绵的。

    目前还不到肉呼呼的状态。

    她猛然想到一件事情,她自生完到现在,好像大哥都没有来过。最近也联系不上他,到底去了哪儿,又怎么了。自过年后,他就变得神出鬼没。

    言昱宁的孩子是个女孩儿,比她要早半个月。说来也是很巧,她和言昱宁一样大,他们的孩子相关也没有几天。他和可可都太小,但愿他能有厉弘深一半的的耐心。

    等等。

    明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怎么会想到他,并且在心里把他给夸了一遍?

    暗暗呼口气。

    喝口水。

    不多时,外面有轻微的动静。好像是谁在拿钥匙开门,明嫣躺着,闭上眼晴。

    门口处传来向盈盈特意压低的责备声音:“你又从医院里跑出来,你不能熬夜,你……”

    “没事儿,妈。你回去休息。”

    向盈盈叹了一口气,透过门缝看了眼里面,很安静,她也算放了心,转身离去。厉弘深轻手轻脚的进去,屋子里亮着床头灯,光线很昏黄。

    他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母子,只觉得,这个世界,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这个家里此时正住着他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两女一男。

    他到明嫣的那一边,坐下来。她背对着他,她生了一个孩子,身材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后背依旧纤细,有着浓厚的少女感。后颈的弧度优美而婉约。

    他俯下身去,一条胳膊衬在她的小腹处,那个姿势便把她包围在了自己的怀中。低头,有她身上独特的香味,还有清清幽幽的母.乳.香,薄唇在她的下颌处辗转摩.擦。

    她情不自禁的动了下,很痒,于是就缩了缩脖子。

    “没睡?”他轻声问,唇就在她的耳侧,温热的口风扑向耳根,那白皙的皮肤,一下子红了。

    他下意识的抬手去捏了捏。

    明嫣更觉得痒,把他的手拿下来。她就这么躺着,也不敢动。只要一翻身,总感觉两个人会很暧.昧。

    “没有。你……怎么会突然回来?”她怕吵醒孩子,声音也很小。

    视线往下一搭就看到了他的手腕,今天没有带手表,那一条疤看得再为明显不过,在手腕处,像是横着爬了一条蜈蚣,她盯着盯着,脑子里有一根弦在慢慢的绷紧。

    几秒后,他把她的身体给板了过来,两个人面对面。

    她看着他的脸庞,这才惊觉,他方才说了话,她没有听见。

    “已经这么晚,快睡觉,胡思乱想什么?”他拨了拨她脸颊两边的碎发,露出一整张脸来。

    他刚才说了什么,明嫣细想一下,才想到原来是,“你不是让我回来么?”

    她没有让他回来,只不过是无意间点了一个标点符号给他。她哪里会知道,这个时间原本是已经熟睡的,竟看到了那个短信。

    “我睡了。你……你睡哪里?”

    这一整个套房好像都没有他的房间,不,应该说,属于他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捏了捏她的脸,动作很轻,特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种让人沉醉的声线,“你觉得我该睡哪里?”

    主权给她。

    明嫣没有说话。

    这个床很大,就算是没有他的枕头,他也是可以睡的。

    在昏黄的光线里她看着他深谙不清的脸颊、以及那双黝亮的深瞳,迟迟没有说出话来。

    ……

    明嫣醒来的时候,厉弘深和孩子都不在。

    她用手衬着床板坐起来,看着对面的沙发,隐隐还能看到一个人陷下的样子。

    下床,到洗手间。

    垃圾桶里有很多纸巾,她又想起了柳姨说过的话,他咳血。于是翻了翻……血到是没有,倒是有小屁孩儿的粑粑,差点没让她吐出来。

    收拾好自己出去。

    向盈盈和柳姨都不在,佣人在收拾屋子,厉弘深在阳台。

    她过去,两个人都睡着了,孩子睡在他的身上。清晨浅浅的阳光慢无目的照来,那脸庞格外的赏心悦目,棱角分明,线条优美刀。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其实带娃的男人才最美,总有一种让人移不开视线、戳中软肋的温暖。

    她就这么看着,也没有走近,直到他睁开眼晴,两个人的视线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对上。

    幽远而深邃,隔着阳光,仿佛让那清泉变成了一个磁场,正在以她没有办法躲避的力度在勾着她的魂魄。

    “我……我来看看孩子。”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说这话时的结巴。

    “那就过来看。”他说。

    明嫣没有办法移动脚步,全身的血都在往下走,以至于让腿变得极其的沉重。

    正好此时……

    “明小姐,您的早餐好了。”

    忽然间觉得如释重负,“吃早饭吧。”

    她离开。

    厉弘深浅浅的勾起了唇,眸中印上了愉悦的细细碎碎的光芒。起身,胸口忽地一钝,很想咳,他捂住胸,便也只能忍住。

    ……

    孩子白天的时候睡得比较多,人也算比较轻松。

    明嫣因为刚刚出院,还不适合去外面走。科学坐月子,也不需要一天到晚的窝在家里,适当的走走也是好的。

    中午的时候,欧阳景亲自来抓人,要他去医院。

    当然,他采用了一个让明嫣很无奈的办法,就是他不直接去找厉弘深,而是来她。

    “欧阳先生。”

    “麻烦明小姐让他去医院,因为您的那一刀,导致他心肺受损。目前还处于休养阶段,他要是死了……我目前还不想失去他这个兄弟。”

    明嫣不知道说什么好。

    但也只有去找他,让他去医院。

    厉弘深从房间里出来,瞄了眼欧阳景,后者冲他挑了一下下巴。

    “你对她说了什么?”

    “我说你快死了,让你去医院,让她管管你。”

    厉弘深拧了下眉,往外面走,“走吧。”

    两人一起出去。

    到电梯。

    欧阳景双手抱胸,斜斜的看着他,“你还真是要女人不要命啊,好歹也该为后半生考虑一下吧,你就打算这么咳咳咳的过下去?”

    “当然不是。”

    “你确定?”

    “我想我儿子。”

    欧阳景没有说话,他仔细一想,他感觉厉弘深是在向他炫耀,尼玛。

    下楼。

    才下去就有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一个扎着马尾长得挺漂亮的女人,打扮时尚,年纪不大,顶多和明嫣差不多,感觉像是等了他们很久的样子,不,确切的说是等欧阳景。

    “小姐,你这么看着我,找我有事儿?”

    “废话,没事儿我这么忙,等你干嘛!”女人扬起下巴,瞪了他一眼。

    厉弘深看着样子,没有他的事儿,便先生离开。

    “说。”这女人脾气还不小。

    “老东西,你是不是一把年纪没有女朋友,所以才阻碍我弟弟交女朋友!”这女人长得倒是挺可爱,就是这个话,让欧阳景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弟是谁?”

    “就是那天在停车场和他女朋友接吻的那个,是不是你向人家女孩儿家告密,所以导致他们分手?你别想狡辩,我弟都跟我说了!”她一幅你要是敢否认老娘敲破你的头的表情。

    欧阳景:“……”

    他想起来了……可是告状这种事,他当时就是说说而已,就如那个小男孩儿所说,小学生都不干这事儿了,他一个成年人……哦,他们分手了,这当姐姐的不服气,来找他麻烦。

    “你太聪明了,小屁孩儿毛都没有长齐,还是乖乖学习的好。”

    “欧阳景!你!”

    “哟,你连我名字都知道了,看来你……”

    “哼,老娘连你今天穿什么内.裤都知道。别跟我废话,你就说这事儿你打算怎么赔偿吧?”她双手插腰,倒有一些娇纵之态。

    欧阳景细细一看,才发现她有两个酒窝,这么可爱的玩意儿怎么会长到她的脸上,真是造孽。

    “小姐,你住我对面是在偷窥我?”

    “我光明正大的看,什么叫偷窥。”

    “那你就没有发现我今天根本没有穿内.裤?挂的空档。”

    她把头往回一转,瞪眼,死命的往欧阳景的裤档看,似乎恨不得能盯出一个洞来,看看到底有没有穿。欧阳景咳了一声,妈的,看得他一个大男人反而有点尴尬。

    “我很忙,没空陪你玩。”出去。

    “我还很忙呢,你赔我。”

    “最近没时间。”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什么时候都没有时间,我不约P。”

    女孩儿站定!脸蛋气得雪白,特么的!他把她当什么了!约P?揪住欧阳景的胳膊把他往墙壁上一摁,伸手就摸向了他的腰,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在两秒内就解开了他的皮带,裤子嗖地一下就掉了下去。

    欧阳景倒抽一口气,“……”

    “行了。老娘的气也解了,你破坏我弟弟谈恋爱这事儿,我就不跟你计较,你再多管闲事儿你试试!”

    正好有人走过,看到电梯旁边,男人靠在墙上,裤大掉在脚边,只有一边纯白色的内.裤,女人在一侧气鼓鼓的,这个画面,好像有点不对。

    “姑娘,他是不是欺负你?”

    “啊?”女孩儿错愕。

    “他要是欺负你,你报警啊。”

    “没有,他没有欺负我,是我在欺负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