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14章 新年礼物

第214章 新年礼物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是过年的关系,所以楼道里都有人贴着各种各样喜庆的纸贴画。

    看着红红火火的一片。

    到楼上,眀嫣还没有开门,手就被他给拉住,“来我家坐会儿?”

    他的手很凉,可能是大病初愈的关系。眀嫣抬头,直视着他。

    刚想摇头,那一边的门就打开,向盈盈的头叹了出来,“终于回来了,快进来。”

    眀嫣有点懵。

    团子也出来了,屁颠的过来,两个爪子往眀嫣的身上一搭,好像有点推她的意思。

    “走?”厉弘深又说了句,看着眀嫣的手。眀嫣就这样半拖半就的过去了。

    屋里还有欧阳景,他在厨房不知道忙什么。看到眀嫣热情的打招呼,又继续忙。

    “你陪小明坐一会儿,我去厨房。”向盈盈笑眯眯的,好像有那种新媳妇第一次到家里的喜悦。

    “……好。”眀嫣只能这样。

    现在都快八点了,他们还没有吃团圆饭?厉弘深把眀嫣摁下来坐下,给她到了一杯水。

    “应该不饿吧,需要什么?”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她答非所问。

    “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厉弘深答。

    “你们三个人,一起等我?”

    厉弘深坐在她的对面,神色微拧,继而又道,“没有,欧阳景才刚刚下班,所以才弄到现在。”

    是吗?

    眀嫣握着水杯,暖手。团子在她的旁边,用它的爪子在眀嫣的手背蹭来蹭去。

    眀嫣低头,看着它,然后把水杯放下,摸着它的鼻头,表示被你咬过的地方没事了。

    团子嗷嗷两声,跃上了眀嫣的后背,搭着她的肩膀。

    眀嫣起身到了阳台,和团子一起玩。和厉弘深也就说了那么两句话。

    当然,他也不在意。

    隔着玻璃看着她的小脸,安然就已经存在。

    五分钟后。

    欧阳景出来,看到这情景,叹了一口气,过去,“我说,这可不像你,怎么磨磨唧唧的?”

    厉弘深沉默。

    “上,拿下!”

    “然后她就跑了?”

    “你怎么肯定她会跑?”

    她会跑的,肯定!

    “这么担心她会跑,那我告诉你,她早晚会跑。爱情里的患失患得,最后都会变成失。”

    男人没有说话,头微垂,唇角抿成一条直线。

    欧阳景笑而不语,直接到阳台,“明小姐。”

    “欧阳先生。”眀嫣出于礼貌抬头。

    欧阳景拉着眀嫣到了客厅,把她强行摁在厉弘深的身旁,“拿到明小姐陪一下我们的孤寡老人,他想你想到我他妈都要烦了。那条蠢狗,我来就行了。”

    厉弘深,“……”

    眀嫣,“………”

    “他就交给你,看在他还是一个病人的份上,明小姐好歹给他一个正脸。”

    欧阳景说完出去,他是觉得既然有些人会走,那何不在走之前就把风花雪月给享受一遍。

    隐忍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他去阳台,把准备逃窜的团子给抓了回来,关上阳台的门。

    “你想让你爸爸一直靠手过日子?”他也叹,厉弘深那样一个进攻型的男人现如今连攻是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说,爱情这个东西,害人。

    ……

    原本不尴尬,被欧阳景这样一弄,竟然变得很微妙。

    眀嫣和他坐的很近,鼻翼里有他的味道,熟悉到骨子里的味道。

    看到的是他健硕的大腿,还有放在腿上的手臂,隐隐可见肌肉的线条,穿的真少。

    “在看什么?”他忽然问。

    眀嫣攸的抬头,神色有霎那间的荒乱,但转瞬即逝。

    “没什么。”

    好像这种尴尬只有她有,他依然坦然自若。脸皮很厚的握住了她的手,“新年快乐。”

    声音如此好听,带着沉醉的声腔共鸣,眀嫣想回他一个新年快乐,却又硬生生的卡住。

    用力抽回手来,和他保持距离。

    “你们的团圆饭,我在这儿,岂不是很多余?”

    “你在这儿,才算圆满。”

    眀嫣瞥了眼自己的小腹,在看厉弘深,“可我觉得……”

    “弘深。”向盈盈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才一叫住,看到两人在谈话,“额……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

    “没有没有。”眀嫣站起。

    厉弘深也起来,很自觉的去了厨房,和向盈盈心照不宣。

    向盈盈过来,亲密的搂着眀嫣的肩膀,“让他露一手,他说你爱吃。”

    眀嫣微笑,她也只能微笑。

    ……

    说来也奇怪,她硬是从十几个菜里分出了哪一个是厉弘深炒的,当然她没有说出来。

    味道很独特,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不好吃,眀嫣下意识的筷子就伸了过去。

    向盈盈乐呵呵的,饭后就忙着弄水果,当然明嫣也没有让她走。

    毕竟是个长辈,明嫣也不好去过多的推辞,坐在沙发上看着无聊的晚会。团子坐在她的身边,她坐在厉弘深的旁边。电视里在放什么,明嫣根没有心思去看。

    倒是团子那个蠢狗,看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昏昏欲睡,身体往明嫣的身上靠。它很重,根本不是明嫣能承受住的,于是身体禁不住的也在倾斜。

    直到后背碰到了他宽阔的胸膛。

    可能是受到了传染,明嫣也打了一个吹欠。他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问:“困了?”

    困也不是很困,只不过想离开这里倒是真的。

    她点头。

    “妈,我送她去休息。”

    “好。”向盈盈起身,欧阳景早就猫去了书房。

    明嫣起来,团子的身体一下子就倒向了沙发,它抬头四处瞄了瞄,看到是熟悉的屋子又倒头睡了去,那个样子倒真的是挺蠢。明嫣微微的勾起唇,微笑。

    自小岛回来以后,她就把团子还给了他,不要了。

    出去。

    走到门口,向盈盈叫住了她,她回头。向盈盈微笑着走过来,笑容可掬:“抱歉,今天硬是让你过来陪我们吃这顿饭。”

    她用了‘硬是’两个字,反倒让明嫣羞愧,她怎么说也是长辈。她想说她没有不情愿,怕是显得也很假。

    于是鞠躬,“是我应该说对不起。”说句不好听的,让她过来吃团圆饭是看得起她,她也知道他们确确实实等了她很久,等到她从言家回来。

    只是这盛情,她怎么敢领。

    “不,你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只希望我没有对你造成什么困扰,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谢谢伯母。”

    “别客气,明天我也会在这儿,欢迎你来窜门。”

    “好。”

    她对向盈盈没有一点负面印象,如果不是厉弘深,她也很喜欢她。

    出去。

    她输入密码,进门,他也进来了。

    开灯,她回头,“我已经到家。”

    “嗯,我知道。”他大刺刺的走进来,帮明嫣调好了空调。

    “厉弘深,你的行为对我已经造成了困扰。”明嫣无奈的道。

    他身形未动,继续拨弄暖气的开关,对于她这句话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你可以视我不见。”

    你一个大活人在她的面前走来走去,她能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叹气,也不愿与他有什么口舌,进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澡,外面的人不知道走没走,她懒得知道,睡觉。

    又睡不着,无聊之迹想拿出手机来看一下。

    上面有N条短信,都是祝她新年快乐的,她挑了几条回一下。正要放下手机时,看到某银行发来的短信,有一串数字,点开,吓了一跳。

    52……后面好多个零,她数了两遍520万,她一头坐起来!

    这条短信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发来的,她到现在才看。

    出手很大方,又是这个数字,她的心里砰砰跳,发这个是什么意思。她拿着手机,出去,脑子里莫名冒出一个想法,她要找他!

    客厅里没有开灯,但明嫣还是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男人,她跑过去,“你起来!”声音要比平常大很多。

    厉弘深原本就没有睡着,在她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坐了起来,这会儿站起。她的卧室门没有关,灯光流泄,隐约可见她脸上的愠怒。

    “怎么?”

    “钱是你打过来的?”她拿手机给他看。

    他看到了那字数,眉头舒展:“不高兴?”

    “你觉得我应该高兴么?”

    他拧眉沉默,明嫣往进一步,在夜色里直直的看着他的眼晴:“这算新年礼物?”

    “嗯。”

    “厉大总裁还真是阔绰,一出手就是几百万。我不需要钱,你不知道么?”

    她都已经快逼近了他的面门,厉弘深没有退让,低头看着她的眼晴,黑白分明依然氤氲怒气,甚至还带着几分嘲弄。他涔薄的唇抿了抿,抬手,抚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

    明嫣没有动,但声音沉厉:“别碰我!”

    好。

    他拿开手。

    手自然垂直于身体两侧,姿态信雅,沉着自持:“你是对这个新年礼物不满意,还是对这个数字不满意?”

    他这幅姿态莫名的让明嫣觉得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好像是她不满足。心里的那股气越发的重,走近,声音如凉风:“莫非你不知道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就是你生气的理由?”

    “难道我不能生气吗?”

    他沉默。

    有些东西沉积在心里,一旦暴发那便是灾难。此刻明嫣就是这样,520,我爱你。

    他吗?

    他哪有资格说爱这个字。

    以前种种是烙印在她的心里,她终生难忘。他改变了她的一生,也可以说他毁了她,现在……越想那心脏便更加如火在烧,胸腔在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