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4章 我想追你

第204章 我想追你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雪皑皑之地,清冷玄寒。

    明嫣想,她若是一直这么僵持着似乎是一件很尴尬的事。可她的脖子像是已经僵了,根本转不动。

    小男孩跳着脚,跑过去拉着男人的手,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叔叔,我们男人要主动一点嘛,你看姐姐的脸都冻红了,你快过去……”

    硬是把他拉着到了明嫣的面前来。

    明嫣:“……”

    厉弘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冻得红通通的鼻子,越发的可口迷.人。他沉沉开口:“好久不见。”

    烂俗的开场白,却是一字一句,从唇里吐出来,从心脏上滑出来。

    一个多月了,再见面,不止是她,还有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眀嫣看着他没有说话,其实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她也不知道她该说些什么。

    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他好像是瘦了一些,五官更加立体。粗黑的眉毛上面有几粒雪花,给他凌厉的五官反而增添了一种柔和之气。

    她始终是相信有一眼万年这句话,那一年,在意大利的那个海边,惊鸿一瞥。她壮着胆子去拥抱,去表白……回头想想,她脸皮也是很厚了。

    年少时期的懵懂无知和无畏勇敢,衬托的你现在的胆小和谨慎。

    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就沉默。

    直到手上多了一个凉的东西,她低头。是团子把一个雪球递给了她,她捏着……

    团子在哈赤哈赤喘着气,好像还挺高兴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想和她闹着玩。

    眀嫣红唇勾起,她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把雪球放到了它的脑袋上,蹲下,看着它,“你要跟着我走还是跟着他?”

    男人站着,没有说话,目光深邃缱绻。

    团子看着眀嫣,吐着舌头,它在笑,而且笑的很甜很傻。

    “外面很冷,我要回家了,跟我回去吗?”

    团子拿头拱着她的手背,就算是同意了。。

    眀嫣起身,如果团子愿意跟他走,那她就收了它。

    如果不愿意,也罢了……

    她去拿狗链,握着团子脖子上的一圈,链子慢慢的往上,她要去牵绳子的顶头。

    可是,那头被男人握着。

    眀嫣慢慢往上,不免,就会遇到他。

    于是,在没有几步的时候,眀嫣就停了。

    “团子要跟我走,麻烦你……”

    “团子好像是我的。”他开口,在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她俏美颜人的脸蛋。

    真香。

    不知道她用的什么洗发水,随着风,一起把香味送到了他的鼻腔里,继而心脏的某一处开始酥酥麻麻。

    眀嫣的手依然握着狗链之上,头抬起来,眼神炯炯发亮,“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把它给遗弃了。”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和团子形影不离的生活,已经喜欢上了。

    当然,如果团子不愿意跟着她,他也没有办法。

    厉弘深细眯着眼睛,眸光深邃而悠长,“也好,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把它亲自送到你家。”

    啊?

    “不是,等……”

    “团子,走。”男人已经开口,弯腰握着眀嫣的手,好像是要把她的手从狗链上拿开,于是那么一握,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眀嫣一颤,抽回手来。

    厉弘深看着她,薄唇微微勾起,那眼神里就像是有——-

    阳光穿透云照在雪地里的时惊艳和璀璨。

    就是那种感觉。

    眀嫣有一两秒钟的怔愣,他……在笑什么?对着谁笑的?

    ……

    他还真是挺光明正大,又轻车熟路。团子走在前面,他们俩并排着。

    进电梯。

    团子给她的反应就像是一个爸爸妈妈难得在一起时的高兴和兴奋,胖胖的身子在两个人中间穿来穿去。

    玩心很重,像个孩童。

    进屋。

    明嫣按密码,团子最先进去。因为在雪地里踩过,脚很脏。它就站在玄关处的毛毯上,等着明嫣给它擦脚。这一个多月里它已经习惯了,不擦脚是不能进屋的。

    明嫣拿过毛巾来,蹲下,给团子擦脚,都擦干净了之后,又把狗链给取下来,然后团子像疯了一样的朝着沙发跳去!

    “安静点!”

    明嫣一声吼去,沙发它已经换了一套,可不想因为它,又换。

    团子一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子就变得温柔了很多。跳近了,没有蹦上去,选择慢慢的跨上去,举止轻柔。看这样子,倒是被明嫣给训得很好。

    明嫣关门,一回头,他正站在那里,气质卓然。

    明嫣:“……”呃,她以为他刚才走了,什么时候跑进来了。她淡然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扫过,然后去开暖气。等暖气上来之后,她去卧室换个衣服。

    穿着有些厚,到底是不方便。

    在家里一件T恤就好,待出来时,那一人一狗正融洽着。团子爬在他的肩头撒娇,那么大一条狗,撒娇——明嫣真是没眼看。

    明嫣从那里走过,把窗帘都打开。

    对面的房子有很多积雪,反衬着屋子里越加的亮堂。

    她回头,对于沙发上的人,她可以漠视。

    然……那一双幽深的视线一直盯着她的肚子看,眸光跟随着她的身形而移动。明嫣终是没有忍住,站定,问:“你在看什么?”

    男人的瞳孔有如古井般,深不可测,又难辩其意。明嫣穿的是一个紧身衣服,把身体的曲线完好的勾勒出来,格外的赏心悦目。

    肚子还很平坦,她纤细,但身材比例很好。

    他挪开视线,看着她的脸,声音如水,轻柔而低沉:“我在想,你在说第几句话后会把我赶走。”

    哦,你还是挺聪明的。

    明嫣还没有说话呢,他又道:“一时半会儿没有打算走,还请,明小姐,免开金口。”

    明嫣:“……”

    她竟找不到一句话来回复他。

    脸皮变厚了?舍不得团子,想和他玩?

    或者,干脆送他三个字:不要脸吧。

    ……

    中午了。

    明嫣要做饭,她现在很少去外面买饭,毕竟不健康。

    她一般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团子会跟着去,摇着尾巴在那里走来走去,对于一切食材都有一种浓厚的兴趣,很喜欢闻。明嫣也习惯了和它说话,当然大多数都是在自言自语。

    今天……却很安静,团子没有来。

    有时忘了形,拿着一根菜就递到身后去,若是团子在,必然是一口含.住,现在……

    她叹口气,习惯也是一件恼人的事情。

    不禁又愤愤想:团子这个没有良心的!

    切菜切到一半,团子还真的来了……但是,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明嫣扭头,看着他从外面进来,气定闲雅.

    眀嫣那句“你进来干什么”,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口,没有说出来。

    “需要帮忙吗?”他问。

    眀嫣不需要。

    团子这时候一跃而起,前爪搭在了灶台上,因为它看到了牛排,它的最爱!

    兴奋的两眼发光,好久都没有给它买了。

    “不能拿,给你煎一煎。”眀嫣把牛排护住,团子被惯的基本不吃生食。

    可团子正在兴奋,它才不听呢。今天它胆子好像也大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它的【前任】主子来了。

    所以,有恃无恐。

    用牙咬着眀嫣的衣袖,就是不松口它要牛排。

    眀嫣又不忍心去打它,回头,“能不能把它带出去?”

    再这么养下去,它的袖子就别要了。

    厉弘深走过来,抓着团子的爪子,然后抬手把滑倒臂膀上的衣服给眀嫣扯了回去。

    指腹无意间滑过眀嫣的锁骨,她抬头看着他-这是在占便宜?

    “对它不需要这么温柔。”他开口,拿脚踢了踢团子的后腿,“滚出去。”

    团子嗷呜一声,没理他。

    现在它的爸爸妈妈都在,它才不怕呢!

    “你不滚?”厉弘深拿起了菜刀,在它的面前晃了一下,寒光凛凛。

    团子害怕的往后一退,它啥也不怕,就怕刀。

    “出去!”来自前任主子的命令!

    团子狐假虎威的冲他直叫,然后绕着他走,一下子窜到了眀嫣的身后,胆子大了点儿,叫的声音也大了些。

    “闭嘴!”男人又道,菜刀在空中坐了一个砍的动作。

    团子嗷的一声,抱住了眀嫣的腿……

    眀嫣很不爽,到底这个狗,现在是跟着她的,他凭什么吼!

    护着团子的头,瞪了他一眼,“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领着团子出去。

    团子紧紧的跟着她,像个被爸爸凶掉的孩子只能依偎着妈妈。

    厉弘深拿着菜刀,看着他们两的背影,唇边一抹笑在慢慢绽开,一霎那如同昙花盛开的潋滟。

    关门。

    厨房交给他。

    ……

    眀嫣把团子安抚好,这时候才发现厨房她已经进不去了……

    和他在一个屋子里?

    算了。

    她听到了炒菜的声音,眀嫣叹口气,搞不懂,他想干什么。

    不是说离开,永远不来打扰她么?现在又突然的出现,赖在这里还不走了。

    还霸占了她的厨房,他不觉得诡异和尴尬么?

    眀嫣坐到团子的身边,拿手指戳戳它的脸,“你说他是不是疯了,还是脑子进了水!”

    “嗷嗷!”团子有点激动。

    都是都是!他就是疯了,他要砍我!

    眀嫣笑了……团子的确是很可爱呐。

    ……

    厉弘深做的饭,三菜一汤,味道嘛……就那样吧。眀嫣也无法给出更高的评价了,当然比她好。

    她饿。

    但是,也吃不下。

    这可是厉弘深做的饭……

    “多吃,可能我一高兴,我就走了。”

    “所以我为了想让你走,我得听你的,我得哄着你高兴?”眀嫣呵呵一笑。

    他回:“要不我哄着你,也可以。”

    眀嫣,“……厉弘深,你想干什么?”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仿佛带着某种魔力,“我想追你。”

    四个字,沉沉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