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202章 嫣儿有了。

第202章 嫣儿有了。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嫣回到国内,还是言昱宁给她租的那个小区。不知道是不是时差的原因,第一天一整夜都没有睡着,第二天尚好一些。

    第三天家里来了一条狗,尾巴里有一摄红包的狗。

    不知道被饿了多久,瘦了很多。拍打着明嫣的房门,看到它时,明嫣很意外。下意识的就往外面瞄去,以为它的主人还在,但是没有。

    只有这条狗。

    他走的时候没有把它带走么?

    这一人一狗不是形影不离的么?

    明嫣也无法想那么多,先把它弄起来,喂些食物,吃得饱饱的再说。结果这一呆,团子就待了两天,整整两天它都窝在这里,也没有人来认领,这是……

    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边没有主人的关系,明嫣走哪儿它必定会跟到哪儿,出门也跟着带着它。

    欧阳景不知道去了哪里,家里好几天都没有人。

    所以她好奇,团子之前是在哪里呆着的?没有人管它么?

    ……

    在国内她就可以开车,目前还不能随心所欲的开,但也能保证自己不会出事。

    言驰已经知道言昱宁要当爸爸,明嫣还真的不知道大哥有没有点高兴的心态,反正在脸上是没有看到的。

    她带着团子和大哥吃了一顿饭,其间有大嫂严思文在。

    团子的个头很大,明嫣蹲下时,它都快有明嫣两个这么大,所以严思文第一次看,难免有些害怕。谨慎的坐在那里,盯着团子,也不敢说话,更不敢乱动。

    她长得不丑,小家碧玉型,又是言驰亲自挑选的老婆,按理明嫣应该和她搞好关系才对,可明嫣对她就是喜欢不起来。

    很遗憾。

    先入为主,还是挺重要,毕竟她已经把清秋当作自己的准大嫂了。她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

    饭后,她带着团子去医院,它需要除个虫。反正她没有事情可做,就养个几天。

    去医院意外碰到了欧阳景,她万万没有想到欧阳景看到这条狗时,非常意外。

    “它怎么会在你那儿?你和他……在一起了?”

    “我和谁在一起?”明嫣反问回去,这一问,欧阳景就明白了,是他想多了。

    “但是我记得他走的时候,把团子带走了,怎么出现在你这儿。”

    明嫣也不知道。

    但是既然碰到了他,那就把它给他也不错。没想到,欧阳景甩手就跑,“我还有事要忙,麻烦明小姐先养个几天。”

    明嫣:“……”

    没有办法,她也只能继续带团子。

    这条狗,不会是被它的主人给丢了吧。

    ……

    一转眼,一个月都快过去了。这条狗她不打算还了,这一个月里,两个人互相陪伴,眀嫣已经喜欢上了她。

    言驰生日的那天,眀嫣还是带着狗去了。大哥永远都是那样,哪怕是在自己的生日宴上,也不喜不悲。

    其实也不是什么生日宴,不过就是几个人在一起聚聚罢了。

    她、团子、言昱宁、还有……严思文。可可没有来,在美国,和言昱宁关系挺不错,如胶似漆,每一天都要通两个电话以上。

    严思文……还是那副样子,安静。

    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也得准备准备。

    饭时,服务员端了一盘海鲜上来,刚好从眀嫣的鼻前擦过,一股浓重的腥味,就那么一下子,眀嫣没有忍住,胃里一个翻江倒海,她一把尺的垃圾桶开始吐。

    其实什么也做不出来,毕竟她的饭量不大。

    言昱宁和言驰还有团子,一起围了过来。

    眀嫣吐好了,起身。

    言驰给了她一杯热水,“怎么了?”

    “没事儿,胃有些不舒服。”

    言驰没有说什么,退回去,言昱宁道,“一个人住就是这么放纵,懒死你,让你天天不好好吃饭。”

    眀嫣笑笑。

    这时一个声音飘了过来,“嫣儿不会是怀孕了吧?”

    他们三人同时朝严思文看去,这么齐刷刷的,让严思文有点窘迫。

    “怎……怎么了?我……我也是猜测罢了。”

    言驰皱着眉头,眀嫣掉过两次孩子,怀孕这事儿也是她心头的一根刺,能不提就不提。

    这么一皱眉,严思文就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抱歉。”面对言驰,她永远都这么谨慎和胆小。

    言驰瞄了她一眼,沉默。。

    言昱宁看着眀嫣,这个吐……好像和可可有点像哦。

    眀嫣经这么一提醒,脑子一懵。

    她好像……很久没有来例假了。

    ………

    意大利。

    威尼斯这个城市,到了冬天也是出奇的冷。向盈盈喜欢中国式的院子,于是厉弘深就给她弄了一间。

    她喜欢养花,平时养个花,遛个猫什么的,这晚年生活也不至于太过悲凉。

    屋子里有暖气,透过玻璃窗看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晒太阳,怀里窝着一只猫,生活也是诗情画意。

    很快就要到中国的新年了……她想,她是不是应该准备点什么,就算不回去,这个节日也不能丢。

    她没事儿干,凡事都喜欢自己动手,比如说,糊个灯笼,剪个小人之内的。

    说弄就弄,找些红纸。

    还没有弄好,院子里就已经进来了人。

    穿着黑色的大衣,里面就一件深色的毛衣,带进来了一屋子的冷气。

    “妈。”声音浑厚。

    “下班了?饿了么?”

    “没有。”他脱掉外套,挂好,过去,准备帮忙。

    “好了,不需要你弄。你去给茶花弄点吃的。”

    茶花就是向盈盈养的猫,厉弘深蹲下,把猫抱起来,到屋子里面。

    向盈盈看着儿子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嘴上说就算是他不找老婆,就这么独身一辈子,她也不会催他,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当这种事情真正的来了之后,她心里却泛着无法吐露出来的焦虑和忧愁。

    她孤独了一辈子,莫非让儿子也这样?每天下班回到家就是和她这个老公和我一起吗?

    这生活,岂不是太无趣太过枯燥。

    ……

    厉弘深给茶花的碗里放好了猫粮,他摸着它的脑袋,想到了团子。。

    不知道在国内生活得怎么样,他知道它在眀嫣身边,他走的时候,没有带它,柳姨在养。

    他原本是想,还会再去一次。

    后来……团子自己找去了她那儿,罢了,就这样吧。

    他去阳台,这个城市正璀璨着。他修长挺拔的身子,融入到了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

    茶花吃完后就跑过来窝在他的脚边,两人一起站了很久。

    不多时,电话打来。

    他看也没看,就接了。同时蹲下,把茶花抱在怀里,天冷了,免得它受凉。

    “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睡觉吗?”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着沉淀过后的沧桑感。

    手机里放射出来的光,落在他的唇角,涔薄、弧度优美,厚薄得恰到好处。

    欧阳景回,“我根本就没睡,最近有点累,通宵工作。”

    “幸苦了。”

    “这种官场话你就不用说了,告诉你一个消息如何?”

    “说。”一个字干脆利落。

    “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不打算回来一次吗?”

    厉弘深想抽烟,因为一句话就勾到了心里的针。可烟他已经戒了,和母亲一起生活,不适合抽烟。

    “并不是不会回来,只是回来的少了。”容厅在那里,他不会真的不管。

    而且,他的工作问题,不会常年呆在意大利,整个亚洲区域,都会跑。

    中国会常去。

    “那好,你站稳了。我要宣布了。”

    厉弘深没吭声,想着他能说出什么来。

    “团子长胖了,而且和眀嫣处的非常好。但是……昨天,就在昨天据说是摔了一跤,把腿给摔断了。”

    厉弘深多少还是担心,但……欧阳景想说的绝对不是这个!

    “没重要的事情,挂了。”

    “团子不重要么?”

    “重要,但是,我相信它不会有事。”和眀嫣在一起,怕什么。

    “可眀嫣有事。”

    厉弘深低头,看着茶花的眼睛,听到这句话开始,他的沉稳力已然失去了平衡。

    “什么事?”

    “她怀孕了,一个多月。”

    什么?

    外面忽然又刮起了大风,吹的树叶左右摇摆,似乎是在吟唱,婉转哀戚。

    阳台上的男人捏着手机,手指收紧,手背上的经脉一点点的暴了起来!

    “你说什么?”

    欧阳景嗤笑,“好了,你已经听了进去,我就不说了。我也是偶然得知,我就不再多说,我要下班回去睡觉了,再见。”

    对方已经挂了,厉弘深还捏着手机,过了好大一会儿,他猛然醒悟,起身,冲到外面去!

    有那么一瞬间,他确定这个孩子是她的!

    他要!

    走出去,看到了向盈盈,她已经剪好了一个小人儿。

    “妈。”

    “嗯?”

    过于是这种冲击太大,一下子竟说不出话来。

    向盈盈等了两秒他都没有说话,于是自顾自的道,“我想通了,今年我们回去过年吧,好久没有在中国过新年,倒是很想念。”

    她能为儿子做的,也只有如此了。

    厉弘深看着她半响,然后往前一步,一把把母亲抱到了怀里,一个沙哑的字吐出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