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94章 我都依你,我离开

第194章 我都依你,我离开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明嫣才站起来,眼晴很肿。眼前的景物她都看不清,这里的布置又不是她熟悉的,于是走着走着,被什么给绊了一跤,人就扑倒在地,手肘碰到一个尖尖的东西。

    她用力的眨眨眼晴,才看到那是一个木马。

    她干脆就坐在地毯上,看着那木马……小时候她和言驰的木马是外公用木头做的,不是这种塑料的东西。那个木马现在还在四合院里,翻修过很多闪,还尚且能骑。

    她不是那种狠心绝情的女人,对于自己打掉过的孩子,她也会心疼难过。如果那个孩子留着,想来也真的会像厉弘深说的那样,围着沙发来来回回的闹。

    但是她又清楚一点,在这个屋子里,要么要他,要么是她,不会是他和她。

    ……

    她在里面哭了多久,外面的人就站了多久。深秋快过完了,快要到冬天,所以天气格外的冷。通道里有一扇窗没有关,冷风直往里面吹。

    很冷,刺骨的冷。

    好在的风往里面吹,这样也好,能够让他一直保持着清醒。

    楼道幽长幽长,灯也不会一直开着,声控灯没有声音之后,便陷入了一片的黑暗当中。男人的身影融进去,什么都看不到,与这黑夜一般冗长低沉。

    过了很久,里面没有了动静,他想她应该是哭着睡着了。

    于是便想摁密码进去,密码才摁了两个数,手又停了。万一她没有睡着呢,万一她还是像先前一样,视他为虫、避之如蛇蝎,进去无非也就是看一遍她的愤恨罢了。

    在今天以前,不,应该说在她说出那些话之前,他都没有想过放弃,他总觉得,他们还是有缘份,还能够在一起,尤其是现在她和季棠也没有那个可能了。

    但是听到她的那番话,他才明白……他的自信不过就是源于自己的盲目,他以为他能够让她原谅他。但其实,她对他只有恨,浓浓的恨,就只是恨而已,没有想过报复,没有想过让他也体会那一些生不如死的感受。

    她都没有。

    她只想让他离得远远的,此生不见,又或者说,他死。他死这种话,她说过好几次,足见决心。

    若是……她能报复他,多好。

    他不会反抗、不会对她再采取什么手段,站在那里让她都发泄过来,所以言驰打他的时候,他动也不动,没有还手,没有想过还手。

    有了报复,两人才会有许多的故事不是么?

    你说她有多恨他,恨到连整治他那种见面的机会都不想拥有。

    大概……真的该到了他离开的时候。无论以后她和谁在一起、又或者是独身一辈子,他怕是都没有那个机会。

    他放了门把上的手,离开。

    妥协比前进更要来得深刻。

    走了几步,忽然听到里面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很清脆。他蓦然回头,摁开密码,果断的开门进去。客厅很大,但东西不多,就显得极是空旷。

    满屋的酒气,她坐在地上。她拿了两瓶酒出来,其中一瓶已经快见底。酒杯从桌子上掉在地上,摔个粉碎。

    她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厉弘深过去,怎么还学会熏酒了?他去扶眀嫣之前,把屋里的暖气调到一个合适的温度。

    酒是他之前住在这里时拿来的酒,他睡前会喝一点,有助于睡眠,没想到被眀嫣全都拿了出来。

    他过去,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眀嫣?”

    他连着喊了两声,她都没有反应。厉弘深以为她有什么事儿,于是就把她的上身抱起来。

    但抱到一半,她的头忽然抬起。

    满脸的泪水,却眉目含笑。

    “眀嫣……”

    “我喝酒了,我想睡觉。可是为什么睡不着?”她之前在家里也睡不着,明明喝了酒,很快就睡去了啊。

    她不能在吃安眠药,不能吃了。

    厉弘深看着她的脸,心里一疼。指尖上去慢慢的抚去她的泪水,“别再哭了,我依你,别再这样喝酒。我都依你,我离开,永远不来打扰你。”

    心如刀割。

    她侧头,发丝从脑袋尖上刺溜一下掉下来,肿胀的眼睛却带着笑意。

    为什么她在笑,可是,眼泪却还在往下滚。

    “真的吗?”她问。

    假的!

    假的!

    他也坐了下来,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喝多了,酒气混合着她身上的香味,像是蛊毒一样,细细麻麻的往他的心口里钻。

    “真的。”

    他吐出这两个字来,沙哑得不可思议。

    眀嫣吃吃的笑了起来,拿起酒瓶,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连被子都不要了。

    厉弘深没有阻止她。

    她喝完回头看着厉弘深,媚眼如丝,仰头,脸颊红通通的,睫毛被泪水全都打湿,离他不过就是几公分的距离。

    “为什么连你都要离开我啊……我是不是很讨厌?”

    她喝醉了,已经不知道他是谁了。

    “眀嫣。”

    眀嫣看着他的脸颊没有说话,眼睛睁不开,别具风情。

    厉弘深想,这种角度多适合吻下去………他却只能拉着她的手。

    对着醉酒到不认识他的她,沉沉开口,“可以不走吗?”

    他平生都未曾说过这种话,上一回对着团子说【你去给她卖个萌,让她理理我】,现在又【可以不走吗】

    骨气和脾气都荡然无存。

    女孩儿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这句话,看着他,眼睛都没有眨。

    他动了下,手抬起来落在她的脸上,真凉。

    “别再这么对自己,我不会让你为难。明天早上起来,你就不会看到我了,好好过你的日子。”

    应该也是时候走了。

    他对她的伤害,这一辈子也弥补不了。不再出现,便是,让她止损。

    所以四年前,他到底是个什么混账玩意儿。

    她还是看着他,神情迷离。

    他忽然很心疼,最后在拥抱一次。上前,把她搂在怀里,下巴放在她的头顶。

    下一秒,眀嫣忽然又清醒了一样,从他的怀里挣扎着起来,那是那瓶酒递给他。舌头都已经在打结。

    “你……你陪我喝……喝酒……”

    厉弘深很多年都没有在喝酒,无非是在这段时他一个人独饮,又或者说和欧阳景浅浅的喝上几口。

    “你……你快喝……”眀嫣把酒瓶塞到了他的手里。

    厉弘深接过来,喝酒,那就喝吧,醉了今天晚上就不用走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问。

    眀嫣歪歪斜斜的靠在桌子上,“我才…才不管你…是谁…谁呢……阿猫阿狗…都行…”

    她又拿起了那个满瓶,厉弘深怕她出事,毕竟已经醉了。

    于是就把手里的小半瓶递给了她,要喝,那就喝个痛快吧。

    两个人都没用酒杯,就那样喝。冰凉的酒从喉咙里过下去,带去了胃部的灼烫和细胞的销魂。

    很爽。

    越喝越想喝。

    直到最后眀嫣实在是受不了倒在他的腿上,厉弘深是在微醺状态,他的酒量自然要比眀嫣好了很多。

    可,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抱起了眀嫣,声音缱绻,“嫣儿……”大概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会这样叫她。

    眀嫣嗯了声,脑子里还有丝残层的意识,听得到声音。

    他低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红唇,丰润的,在酒精之下越是显得性感魅惑。

    他的脑子很乱,像是完全不听使唤一样的吻了下去。

    好香。

    好软。

    唇里还有浓稠的酒香,他只觉得自己醉意更甚。

    胳膊把她搂的更紧了些。

    眀嫣柔弱无骨,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呆在他的臂弯里,任他抱着,吻着。

    这张唇真舒服,凉凉润润的,正好缓解了她身体里起来的燥热。

    婴宁了一声,把身体偎过去,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大脑不受使唤,想去更贴近那片冰凉。

    可这个举动对于男人,是回应。她的一丁点的动作,都能决定他的脚步。

    于是,吻更加缠绵。

    放在她身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往里伸去……

    许久物流没有碰过女人,上次抱着她睡觉时,他也只是吻了吻她,没有做进一步的动作。

    他想,他是醉了。

    醉倒没有了理智,醉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很想很想和她做点什么……

    他那么想得到她。

    从以前到现在。

    这个念头,从来都没有打消过。

    她又哼了声,开始撕扯着自己衣服,想来是很难受。

    屋子里的空调,他调的有些高,怕她冷。结果却……

    很热,眀嫣很热。

    只想拖去衣服。然而这个衣服一拖,两个人哪里还有回头路。

    厉弘深无法再隐忍自己,自持力都已经消失殆尽。

    客厅里便只能听到他的喘气声,和她一声声如猫叫的轻吟。

    窗外冷风摇曳,配合着树叶的沙沙响,好像在谱一曲别离。

    夜色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冷风。这般阴沉,明天的天气是怎样的,没人知道。

    这个夜很漫长,屋里的人也经历了一夜的疯狂。

    两瓶酒杯喝的一滴不剩,都醉了。等到两个人的体力都耗尽,他才抱着她,沉沉睡去。小小的沙发,挤着他们,看似融洽--不过就是看似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