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77章 嫣儿,我很想你

第177章 嫣儿,我很想你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浴缸里满是水,温热,明嫣连衣服都没有脱,直接坐在里面,头发全湿。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抬头,脸色很难看。

    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水气上来,雾气在慢慢翻腾,也没有让她的脸色缓和一点儿。

    过了好长时间,她才起来。手上贴的膏药已经进了水,被水泡的已经松开,撕下来。

    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去卧室。头发就包着,也不急着吹,把手机拿过来,打开她的ins,粉丝真的不多,十来个。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登陆一次,也没有任何消息,寂静的她都忘了,她还有这个社交平台。

    只是手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弹出来一条消息,说她增加了一个粉丝,她才刚刚发现,于是打出来看。

    在里面看到了私信。

    【明小姐,我是季阳。不知道你在哪儿,你这个号,也不知道你会不会登陆,但还是想尝试着联系你,如果你看到了,希望你能给我个消息,让我知道你的地址。】

    两天后,又一条。

    【是没有看到,还是不想理我。也罢,不理就不理吧,只要你平安就好,其实就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关于您的父母,他们的死,真的和厉总没有任何关系。您外公肾衰竭,他拒绝去医院,谁劝都不行,属于病死。您外婆跟着一起去了,她可能是觉得活着太累,所以……】

    【死的那天,刚好是厉总的生日。我们所有人都记得,您说过您要给厉总一个难忘的生日继续,事实证明,您真的做到了。】

    【您把孩子打了,给李总三张字条。给的时候,厉总正守在您外婆外公床前,那时他们已经过世了。您又消失,找不到你。那一天是厉总的生日,可他的孩子却没有了,您的亲人是双双死在他的怀里的。】

    【可能您不知道那种感受,我是一个司机,和厉总没有什么大感情,但是,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每个人承受的能力都不一样,如果是我,我真的会承受不住。但是厉总不行,您和言驰都不在,他必须得负起责任来,守着。他足足跪了一夜……】

    【后来您出现了,听着您父亲的胡言乱语,对厉总下了死亡通牒。厉总没有钱么,说难听些,十个四合院他也不放在眼里,不说是那一个。是您的父亲想要那个房子,想归位自己名下,但是您外公外婆生前把自己的房产证给了厉总。】

    【他们是想让厉总把房产证替您保管着,从来不会想要据为己有。您父亲栽赃陷害,于是您信了。您骗他说打了孩子,可其实没有。然而您又在他面前把孩子给解决了,明小姐,其实您也挺狠心的。】

    【我的话说完了,我站在一个看客的立场,为厉总解释这些事情,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您看到了,哪怕是不和厉总在一起,但是也不要这么误会他。背负人命,这个误会有点大。另外,我想说,他真的很想很想留下那个孩子,他早就知道您在装傻,早就知道您是故意买房买车给孩子买岛。】

    很多条,眀嫣一字不差的又看了一遍……文字朴实,可却让眀嫣,心如刀割。

    一下子好像是连吹头发的力气都没有了,爬在桌子上。手指抓着手机,一寸寸的收拢,身体颤栗,那种感觉就像是有双手正在一点点的掏着她的血脉,整个身体空闹闹的,这种感觉很难受,几欲让她的身躯都跟着扭曲。

    她的外公外婆,居然是这样死的。

    而她的亲生父亲,居然是这种人……可以为了利息,这么没有下限。

    这时,外面有动静,她还没有起身,就有了敲门声。她出去,开门,还是欧阳景,旁边站着团子。

    “明小姐。”

    “是让我帮你看着狗么?”

    “不是,我想请您去医院,帮我照顾那头畜生。”欧阳景咬牙切齿,又心急又生气,“我没有办法,如果我去了,把他的伤口一处理,他就想回来,因为你在这儿。”

    明嫣的手抬起来扣着厚重的门扉,没有说话。

    “所以麻烦你去躺医院,就当是救济一个蠢货。上回你哥的手下,十个男人围攻他。他肋骨断了三根,后脑勺缝了好几针,至于其它伤我就不说什么了。今天晚上又是怎么回事,人都快断气。”

    明嫣的头微微侧了侧,她不想让欧阳景看到她脸上的神情。再把头扭回来,脸上已然什么都没有,“你告诉我这些,是想说我应该付起照顾他的责任?”

    “于理来说,你确实应该照顾。于情……你随意,我不能强迫你。但是你在这里,他就没有心思呆在医院,我是他的兄弟,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

    “难道我还非去不可?”

    “你不愿意?”

    “是的,很不愿意。”

    “算我求你。”欧阳景缓和了一下语气。

    明嫣的脸色还是雪白的,那眼神依然明亮,如水,看着他郑重开口:“抱歉,真不愿意。”

    欧阳景叹气,“那我只能动手了。”

    什么?

    明嫣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一掌劈了下来,明嫣只觉得后颈那条筋扯着整个大脑,那种疼就像是有根筋死命的拉扯着,疼得她两眼昏花,继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她想她这一觉睡得也实在是够久的,差不多十二个小时。

    感觉到头很沉重,很不舒服。她知道这里是病房,起来时,也不意外会看到他。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坐起来的那一刻,被子从身上一滑,身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

    她抓起被子一挡,扭头,他的视线正落在自己的身上,深黑而黝亮,一眨不眨。

    “头转回去!”明嫣吼了句,对方无动于衷,开口:“你并不是没有穿。”

    经他这么一提醒,明嫣才掀开被子。这才发现她穿的是浴袍,睡了一觉,带子散开,整个上身都在外面。昨天晚上欧阳景把她打晕,她就是这么来的?

    还有她睡的时候,他到底盯着看了多少?到这会儿胸口还是冰凉,这个温度显然是吹了很久的风。

    躺在被窝里把睡衣穿好,带子绑紧。过来的时候居然什么都没有拿.

    她这里面了没有穿內衣,被欧阳景就这么给弄过来的?

    她咬了一下牙,真是,这叫什么事儿。坐起来,下床。

    欧阳景把她带到了这里,难道还能把她控制在这儿么,想走一样能走。

    站在地上,她无意间往他那儿一瞄,这才看到他正在挂水,方才居然没有注意。

    到底伤的怎么样,她不清楚。欧阳景说,他上回就断了几根肋骨,可他受伤后,两人见了好几次的面,根本没有察觉到他身上有骨折的痕迹。

    莫非……就是靠忍。骨折不同于别的,这怎么忍,得需要多大的隐忍力。

    他靠在那里,头发蓬松,脸颊优质俊美,有种形容不出来的韵味在里面。

    眀嫣没有多看,她讨厌他。

    “是要回去了么?”

    眀嫣无视。

    “穿成这样,不太方便,我叫人来送你。”

    是么,有这么好?

    厉弘深已经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电话还没有打出去,眀嫣回头,“不用人送,我自己能走。”

    她顿了一下,又开口,“希望厉总裁好好的呆在医院里,我不希望有人说,你不想住院是因为我。”

    厉弘深很想动动身体,却发现动不了,于是就只能保持不动。

    “告辞。”眀嫣出去,身后的人没有出声。才走到门口,欧阳景来了。

    眀嫣和他撞了一个正着。

    “明小姐,您这是……”

    “回家。”

    “关于昨天晚上我很抱歉,但是……”

    眀嫣看着他的脸,打断他,“欧阳先生,你把我打晕带到这里来,不论是为了稳住他在这里住院,还是想让我照顾他,你觉得你的这种行为,是在打谁的脸?”

    欧阳景,“……”

    “堂堂容氏大公子,难道还找不到一个人来照顾?用这种方法,强迫人,传出去,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欧阳景没想到眀嫣会这么回击,他的头偏了下,往后面看去,那男人还靠在那里,眸,深不可测。

    “明小姐。”欧阳景缩回视线来,回:“如果你用这种角度来看待问题,那么我也可以说,这是你的幸运。堂堂容氏大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一声吩咐下去,想要贴身照顾他的人,能排几个长龙来。一个男人这么做,是因为什么,莫非你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眀嫣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

    “你……”

    “欧阳景。”身后的男人终于开口,“送她回去。”

    “……”

    “送她回家,别人我不放心。”

    眀嫣扭着自己的手指沉默。

    欧阳景叹气,出去,送眀嫣回家。一个小时后,他又再度返回到医院里来。

    男人的点滴已经打完,但还是靠在床上。

    “喂,人已经给你安全送到,你……”

    “团子交给你,好好养着,别让它瘦。”

    欧阳景笑了下,“不出院了?”

    “一个招不管用,我蠢么,继续用?”

    “你也算是开窍了,好,养伤吧。”

    欧阳景还有工作要做,没法多呆,出去。

    都走了,空大的病房里就更显得冷清。过了好半响,男人才稍稍的叹气。

    言驰的实验失败了。

    他……也败了。

    ……

    十天后。

    眀嫣的手腕总算是好的彻底,出门和对方谈了一个合同,原本是不想同意的。但是对方把方案都给了她,也简单,不需要太久,半个月就可以完成。

    这半个月季棠可能回来,那就画吧。

    接了这笔生意。

    天气越来越冷,已经是深秋。离外公外婆的忌日也越来越近。

    这十天里,对面那男人好像都在医院,没有回来。

    接了生意,就得干活儿。眀嫣在把对方的公司,了解好以后,开始工作。

    又过了一个星期。

    季棠还没有回来,二十多天,马上一个月了。离婚期也越来越近……

    眀嫣的心里莫名的有股忐忑,心神不宁。

    三天后。

    天气晴朗,眀嫣准备出去放放风,看看婚礼现场,这些东西她需要熟悉。

    楼时,婚纱公司打电话过来,让她去试婚纱,也好。

    女人这一辈子都有披上婚纱的梦想,她自然也不例外。

    是试的时候,婚纱有点小小的瑕疵,这一点瑕疵,可以忽略。

    于是,算了吧……她离开,晚上季棠就打电话过来,说婚纱必须完美,一点瑕疵都不能有。

    眀嫣答应了,同时她也奇怪,她怎么会抱着婚纱有点瑕疵就无所谓的想法。

    下一次是婚纱是在一个礼拜之后,她的画稿还有一个尾声,一两天就可以完成。

    她去店里试婚纱。

    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

    一出门,居然意外的看到了广告。言氏总裁的妹妹和季氏总裁的婚礼,将在本月月底举行。

    眀嫣这才想起前几天,季棠说的,【我娶老婆必须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所以任何一个细节都要力求完美。】

    她嗯了声。

    啊,这一下子,她又要红了。也好,当年臭名昭著到那个程度,现在又怎么会怕婚礼昭告天下。

    路上言驰给她打了电话,问她需要什么。眀嫣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婚礼男方有季棠准备,她这边有言驰和言昱宁。

    她就像是一个废人,去个人就好。

    这个电话通完,言驰买下了全程最大的广告牌,公布这个消息。

    高调到,眀嫣已经能想象婚礼现场到底有多豪华。

    原本是没有压力的,现在压力却好大。

    去婚纱公司。

    包场,手笔很大。不知道是季棠那边的人要求的,还是言驰。

    总之,服务是前所未有的。婚纱公司,几十人伺候她一个。

    细肩带,抹胸,纯手工,这件婚纱出自名人之手,昂贵就不说了,为她量身定做,自然处处熨帖她的身材。

    女人穿上婚纱,没有一个不美的。她站在镜子前,好像不认识那里面那个女人,很梦幻。

    外面有人喊了声,房间里的工作人员出去,一个都不剩,好像有事。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的发了呆。这是她?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千疮百孔的,有一个肮脏的灵魂,原来也能缥缈出尘,清新脱俗。

    有双手伸过来把她的黑发弄到背后面去,指尖很烫,让她身躯轻微的颤了颤,抬头,看着他。

    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肩头,在镜子里,也看着她,那目光沉黑,深邃。

    紧致的仿佛要把人给吸附进去,穿着正式,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是白色的衬衫,同她站在一起,莫名的和谐。

    “很漂亮,没有任何问题。”

    他的指尖轻轻的动着,在她冰凉的肩膀缓缓的移动,皮肤与皮肤的接触,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眀嫣的心脏上挠着,痒的让她想逃。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新娘。”

    我来看新娘……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眀嫣没有多想,“你不知道我不想看到你么?”

    “可我想看到你。”

    眀嫣抽了一口气,心里忽然一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一她的心口上一捶。

    他低头,看着她的肩膀,“眀嫣……”

    眀嫣猛然回头,看着他,脸上的情绪一下子就重了起来,“厉弘深,我不想从你的嘴里听到我的名字,你不知道嘛!我也不想看到你,我马上就结婚了,你懂不懂!你现在是想干什么,后悔对我做过的事情想弥补,还是说,你忽然发现你爱上我了,又想跟我在一起?!”

    她来试婚纱,没有化妆,脸上素白如雪。越发这样就越是把她破碎的表情看的逼真。

    他看着她的脸,没有回答。

    “厉弘深,我没有对你过过份的事情,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前,就算是想报复你,我也没有主动去做什么。厉弘深,如果你还有点人性话,你就……唔。”

    他忽然低头吻住了她。

    她的眼睛徒然睁大。他的吻不算猛烈,却很劲道缠绵,搂着她的腰,双臂圈的很紧……可他怕弄伤了她,又只能忍着。

    唇瓣厮磨,有很多东西都无法言喻。男人闭上测眼睛,四年,四年的时间……

    多少个日日夜夜,啃噬着他内心的,不仅是时间给予的磨练,还有她给他的味道。

    香甜,软糯。

    恍如隔世。

    “嫣儿……”低低的声音从喉里出来,后面还有什么,说完,眀嫣的肢体一颤。

    然后开始反抗,就算是把婚纱弄坏了,她也无所谓!

    推开他后,抬手,一巴掌甩了出去。

    这种反应,完全就是出于本能,没有什么后悔。

    她看着他,因为情绪激动,终于让脸上有了红润。

    “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声音破碎的近乎歇斯底里!

    ……

    偌大的试衣间,眀嫣一个人站在那里,手衬咋桌子上,低头,呼吸急促。

    婚纱的裙摆很长,拖在地上,雪白冶丽,把她的身段勾勒的恰到好处。

    美的不可方物。

    只可惜,那脸庞全然没有半点属于新娘的样子。

    耳朵里一直是那个魔魅的声音,“嫣儿,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