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67章 她是我前妻

第167章 她是我前妻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没有动,也没有去追,因为没用,她已经走了。

    “看来这个巧合还真是值得人去深思,只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一句,明嫣是我的女朋友,还请厉总自重。”季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沉稳有力。

    一辆敞篷车正好加满油从她的面前经过,许是看到正在接电话的这个人那气质卓然,于是就放慢了速度,看着他微笑,从江湖上来讲,这个笑容很有内容。

    厉弘深也看着她,视线丝毫不避,光线朦胧之下那眼神投射出来的视线就像是一张网,洒了药的网,蛊惑着人的筋脉。

    “我身高185,体重75,这个重量刚刚好,我不觉得自己重。”收起电话。

    季棠:“……”

    他走到车前,把明嫣的手机捏在手心里,上身微微弯曲,精美的脸庞迎着光正好对着女人,“晚上好。”

    “好啊。”女人笑得很灿烂,这男人真是对极了她的胃口。

    “去哪儿?上车。”她又道。

    “去好玩的地方,我会付钱。”

    好玩的地方……付钱。女人一听笑了,这种暗示性的字眼,从这种极品男人嘴里说出来,真的吸引得要命。

    “走。”

    “我来开车。”他直起了腰,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自然而然的透射出来。

    女人听了,妩媚一笑,他为开车,好啊。

    于是坐到副驾。

    厉弘深开着直接上了高速,女人也随他而去。这是个看脸的时代,长得好看是可以有很多特权的。她的头衬在车门上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他的侧脸。

    男人任她看去,打转向灯,变换车道,超车……一系列的操作流畅而漂亮。

    速度也很快,只是在过了五分钟之后,速度就降了下来,也不再超车,就眼着一辆保时捷的后面,把速度控制在八十左右。女人一开始只以为是车况的原因不能超车,但其实不是……

    行驶了十分钟,有很多超车的绝好机会,他都没有超。前面那辆车开得很慢很慢,于是他也慢。

    “帅哥,可以快点吗?”

    男人那眼晴盯着前面那车,精锐的视线好像穿透了层层车玻璃去注视着女人的后脑勺,修长白皙的手控制着方向盘,轻松而自然,回:“慢一点才安全,你说呢?”

    又是一个反问,把主动权抛给对方。

    把主动权给对方,从某一方面来讲是给了对方尊重,女人嫣嫣一笑,“好,你说了算。”她扭头把他从头看到脚,深色的薄薄细针织毛衣套在他的身上,从侧面那胸膛的肌肉性.感喷鼻。

    长成这幅尊容,本身就是在勾.引人。

    她伸出手去,从他的肩膀慢慢往下摸,肌肉结实匀称。到肘关节,再往下,捏捏摸摸,很有力量的感觉。她不禁在想和这种人谈恋爱,乃至上牀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正要往下去摸他的手腕时,他的手一转腾然捏住了她的手。

    “小姐。”他开口,声音如同这秋日的风,平淡之中却也有一种刮人皮肤的凉意,“我在开车,以及不接受女人主动。”

    哦?

    一句话让女人心神荡漾,她乖乖的收回手,心花怒放:“好,我等着你主动。”

    男人脸颊微绷,没有回话,就只是看着前面的车。

    速度越来越慢……先前还是八十,现在掉到了七十。先前过来时,天色还亮,她开车尚行。

    现在……

    就这样十分钟过后,速度已经降到了五十。

    女人再次没有忍住,“帅哥,高速最低速度是六十,你这样会罚款的。”

    在高速上太快很危险,太慢了同样也很危险。

    厉弘深不是不懂,在看准左右都没有车子过来的情况下,他开始超车。然而超车却也没有完全的超过去,和保时捷并排而行,然后车子慢慢的往过靠,一点一点的……

    明嫣这种技术,自然会害怕,然后靠右侧移。厉弘深也跟着往过移,直到最后把她逼停。

    他推开门下车,女人一下子叫住了他。

    他站在车外,从钱包里抽出一叠钱来给她,“对于我的行为,我对你表示抱歉。她是我前妻,眼晴不太好,所以我不得不借用你的车追上她。”

    “……什么?前妻?那他把你丢在加油站?”

    厉弘深没有多说,离开。

    她扭头往后面看去,那男人打开正驾的门,把一名小女孩儿从车上拉了下来,塞到了副驾,那女孩儿好像很不舒服,脸色卡白。他上了车,车子没有第一时间开走,反倒是侧过身去和她说什么。

    这……

    女人很奇怪的没有生气,他利用美男计把她带上了高速。眼晴不好的前妻,把他丢在加油站,跟在她后面龟速前行,保护着,见了面又没有指责,这样的男人也是不多了。

    笑笑,去驾驶座,离开。

    就当是做了一件好事吧。

    ……

    明嫣靠在椅背上,她的眼晴并没有到那种看不到的地步,这里有灯光,只不过会有些模糊罢了。若不是胃疼,她是完全可以把车子开回去的。

    她也意外他会追过来。

    他倾过身子把安全带扯来给她系上,“很疼?”

    明嫣舒了一口气,“没有。”语气淡然,调整了一下坐姿,离他远一点,头转向外面。下一秒,他的手掌伸过来捂住她的右侧脸颊,硬是把她的头给掰了过来,盯着她的眼晴看。

    能看出什么来,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就只剩美了,没有什么异样,脸色卡白,越显得那睛晴的黑亮。

    好近的距离,近到她能清楚的看到他唇形的纹路。

    “把你的手拿开。”她说,声音清凉。

    他盯了她两秒,浓眉往起一拧,沉默,退回去,开车。

    他用他流畅的举动告诉了明嫣,我把我的手从你的脸上拿开不是因为你的命令,而是我要开车了。

    明嫣暗暗调整自己的呼吸,看向外面,一片的漆黑,于是干脆闭上眼晴忍着胃疼。脸上依稀还有男人掌心的温度,灼热,久久不散。

    没有去机场,车子直接开着去往了医院的路。

    明嫣终于在这一个小时里对他说了第一句话,“我不去医院。”

    “不是胃疼?”

    “已经不疼,如果你不是回去,那你就把车子靠边停。”

    厉弘深直直的走,“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若是不想去,那就随你。”

    明嫣沉默,也只能沉默。

    回小区。

    不知道走的什么狗.屎运,两个人的目的地,竟然是同一个。停车场里没有一点的灯,车子一熄火,四周黑暗,明嫣就像个瞎子。可她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来,依然往前走。

    身体下意识的紧绷了几分,放慢了速度。

    走着走着,手就被拉住,他宽厚的大堂包裹着她。

    她一停。

    因为看不见所以感官会敏感,他的手因为常年握笔的关系,有薄薄的一层茧子,手指修长有力。

    眀嫣没有抬头,而是抽了一下手。

    “我不需要你扶。”

    那么一抽,自然是没有抽开。但是也没有握着她的手指,而是转到了手腕上,往下一捏,那个力度不轻不重,确实让眀嫣如何都挣脱不开。

    他一言未语,就这么拉着她走。

    朦朦胧胧昏暗不清的光线,两个人到人都是模模糊糊的,在地上交缠移动。

    “厉弘深。”

    眀嫣走了几步,叫他的名字。

    停下来,“我不能阻止你的行动,但是我能控制我自己,把你的手拿开。”

    这甚至有多淡漠,就像是对一个陌生人讲的话,没有感情起伏,但没个字眼都铿锵有力。

    厉弘深回头,在夜色里,她的站姿聘聘婷婷,窈窕玉立。

    他直直的看着她,目光深沉难辩。

    眀嫣用力抽回手,他没有阻止。有人过来,他没有看。

    懒得看。

    眀嫣过去,身上的香味从他的鼻翼擦过,几秒后,耳边响起了她温软的声音。

    “抱歉,有点事情,所以……”

    “无妨。”

    季棠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男人这才看去。虚虚浮浮的光线,她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小鸟依人。

    “厉总。”季棠唤他,“感谢你送小嫣回来,感激不尽。”

    他躲了一下,又道,“这个身材比例确实不错,不如就保持这样,别重也别轻。”

    联合到前面的,可以想到他的意思就是………

    就保持和眀嫣一个陌生人的关系,退一步是仇人,进一步是暧昧。

    所以,就现在这样,你不找她,她也不会找你。。

    眀嫣自然是没有懂这句话的,于是也就抿唇,沉默。

    厉弘深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沉黑,一眼望不到底。

    季棠没有等到他回答,搂着眀嫣的肩膀,“告辞。”

    转身,往楼层的方向走去。

    ……

    大概,这一辈子也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会站在漆黑的角落里,看着别人相拥离去。

    那暧昧又亲密的身影在夜色里,越走越远。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女人抬起头,浅浅一笑,他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吻。

    男人站在停车场,许久。远处光影斑驳,越发衬托着这里的见不得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出来。

    修长的身影挺拔如松,脚步缓慢翩跹。进电梯,摁了楼层,出电梯。

    电梯旁边第一间就是她的房子,他要去欧阳景家,会经过她的门口。

    在那里停了一下,这种高级公寓隔音效果肯定特别好。

    应该是什么听不到的。

    但偏偏这个门没有关严,有一条小缝。

    “嗯,浴室里有你的物品,你去看看行不行?或者还缺什么?”

    “不用,我什么都不缺,只缺你。过来,我抱一抱,别乱窜。”

    “真肉麻。”

    “肉麻?你不想抱我?嗯?”

    声音停了一下,然后是走路的声音,再来就是男人发出的满足的叹息,想来这个拥抱,他消想已久。

    男人在外面,深深的闭上了眼睛。额角处的肌肉抽搐,这个门必然是特意为他留的。

    季棠能干得出这种事来。

    几秒后,他离开。

    ……

    季棠朝着门口昵去一眼,漂亮的眉眼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低头,目光缱绻温柔,抬手,抚着怀里女人的黑发,“胃不舒服?”桌子上有胃药。

    眀嫣点头,起身,去倒开水,得吃药了。

    季棠起身接着欣赏房子的空档,到门口把门给关上。

    这个声音自然是落到了眀嫣的耳朵里,她正在厨房倒水……

    倒水的动作稍微的停了一下。

    倒了两杯,给季棠一杯。

    到了屋里来眀嫣的眼睛已经好了很多,掰弯吃。

    “有没有吃饭?”

    她问。

    “你应该也没吃。”

    “嗯,一会儿我去下面条。”

    她起身。

    季棠拽住了她,俊美的脸庞泛着肉肉的笑,“让一个病号去做饭总归是不太好,去洗个澡,我去做饭。”

    “……你啥时候会做饭了?”

    季棠在他的脑门谈了一下,“我只是不愿意做而已,去洗澡。”

    “好。”眀嫣嫣嫣一笑,去了屋子。

    季棠去厨房,做饭么,还真不会,但总不至于做的不能吃。

    ……

    欧阳景不在,走的时候把团子关在了书房。团子不负众望,啃了书房里的一个小沙发。

    还真是被惯坏了,受不得半点委屈,也受不了半点冷落。

    一看到他,就死命的往他的身上扒,然后趴在他的身上不动,小声的嘤嘤着,委屈死了。

    厉弘深顺势坐了下来,拍着团子的背,脸庞的轮廓在灯光的勾勒下越发的深邃,“你又捣乱,小心欧阳景把你的牙给拔了。”

    团子嗷呜一声:谁让他把我关在这儿。

    厉弘深不想动,就抱着团子坐在地上,他的背靠向沙发,书房里也没有开灯,乌漆麻黑,任由低沉的黑暗在肆无忌惮的蔓延。

    过了会儿,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黑色,女款,不足他的巴掌大。

    有密码打不开。屏保是她和一个小姑娘的合照,应该是季棠的妹妹。

    他只看她,明媚如春,赏心悦目。

    他才不过看了两三秒的时间,团子一下子扑了过来,他本能的把手往回一缩。

    却因为团子扑过来的太猛,碰到了他的手肘,手机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啪!

    屏幕碎了。

    点亮,她的样子已经看不清,脸上有很多条裂痕。

    “嗷嗷。”团子还在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厉弘深揪着团子的耳朵,把它弄在自己的身前,“我看你是找揍,蹲下!”

    团子停了下才蹲,似乎是吓到了。

    他起身,脸色阴霾的可怕,拖着团子到了阳台,阳台是封闭式的,没有什么物品。

    “给我好好呆在这儿!”

    把门关的死死的,出去。

    再次拿起手机,已经关机,可能是没电。

    正好有敲门声,他出去,她的脸撞了进来,洗完澡,脸蛋儿透着迷离恍惚的绯红色,甚是迷人。

    后面还有季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