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53章 滚!

第153章 滚!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站在病房外的走道里,能够清楚的看到郑圆离去的身影。郑圆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可能是在……等那个车子的主人下去。

    厉弘深没去,不想走。

    见到郑圆说什么,打他一顿?亦或者说要他对自己这种“嚼舌根”的后果负责?这些都是没意义的东西。

    事情已经发生,先要想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追究责任。

    大半夜在医院里飘荡的可能都是些孤魂野鬼,寂静的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一个小时后,他才去病房。

    女孩儿已经睡着,到底是敌不过身体的疲惫,睡在沙发,身上也没有盖被子。病房里没有开灯,乌漆麻黑,也看不清她的脸。

    他蹲下,在旁边便能感觉到来自她身上的香味,一如既往的香甜,毕竟是肤白,哪怕是在黑夜里,也能看到那一点的晕白。

    手吊在沙发外面,一摸,冰冰凉凉。握在手心里,很小,可以完全的包裹着。

    抱着她,到床上去。

    可能是这个夜色给人一种懒散,又或者说,人的心里有了变化,于是,抱她放下时,手竟然没有抽离。

    小小的个子,有一种如同以前还在他怀里睡觉的恍惚。

    他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在她有点动静的时间才离开。

    唇中发出一点婴宁来,手跟着也攥上了自己的小腹。

    他一下子坐起来,她醒了。

    “唔……”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声音,接着卷缩着。

    男人看到不对劲,过去,开灯。眀嫣难受的缩着,脸色卡白。

    “眀嫣。”他喊了声,弯腰,摸了下她的头,体温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他当机立断的摁玲,手才刚刚伸出去,他的袖子就被攥住,同时手臂也往下一拉!

    他看着她,她捂着肚子慢慢的坐起来,这一刹那间的疼痛太重,不仅让脸白了,让她的唇色都已经苍白!

    明明是虚弱无力,可她看着他的神情,却有有力而沉重,把她怨恨的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你来干什么!”眀嫣道,再怎么强装,声音里还是有几分柔弱的,毕竟身体的疼痛在那里。

    厉弘深就那么看着她,目光沉暗,“不叫医生?我怎么会在这里,比你的疼痛还要重要?”

    好疼。

    疼的她都快要忍不住了,衬在床上的那个手臂已经在发抖,另一只摁在肚子上的手也紧紧的掐着肚皮,好像这种疼痛就能抵消小腹里面的绞痛。

    “滚!”

    一个字,从唇里吐出来!她这辈子没有对谁说过重话,除了他。这个男人对他的影响,是终生的。

    从意大利的惊鸿一瞥,那懵懵懂懂的初次相识,到后来找男朋友都想找他这一个型号,找了容月卓,到后来……

    到现在!

    她落到一个什么下场!

    眼眶猩红,看着他,满满的都是愤懑,瞳孔里那怨恨浓稠如墨,满的快要溢出来。

    厉弘深没有走,反而往进走了一步。他黝黑的眼睛里,埋葬了他一切情绪。

    伸手,不顾她的言语,摁了铃。

    “我说过,我在家里等你,或者在公司里等你,想杀我想找我报仇,随时。你这个样子,动不了我一根头发。”

    他的冷然之下,是刀光剑影的厮杀。

    这种话,好像是戳中了眀嫣,她一字一句,“我和你没有家,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厉弘深没有动,没有人进来,外面也没有走路声,不知道那值班的是不是睡着了。

    “眀嫣。”他低低的喊了一声。

    她忽然站起来,脸色因为坟墓反而有了点红润,她一下子扑向他,用的劲儿太大,厉弘深出于本能的就抱住了他!

    身体往后一仰,又稳住,没有跌下,她跪在床上,他站在床边。

    她浓恨的粗粝的声音从喉咙里吼出来,“你对我也就罢了,你想为你喜欢的女人报仇,你要毁了我们家,你要让我生不如死,都好都好!可你为什么要逼死我的外公外婆,他们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你怎么能……”

    积攒了好多天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大滴大滴,一颗一颗的往下滚,眼睛里全是血丝,肚子还是疼的厉害,不能直起腰来,脸庞在几秒之内已经被泪水湿透!

    一字一字都像是从刀尖里滚出来,那些撕心裂肺从心尖上开始蔓延。

    男人唇角微垂,喉头忽然苦涩的无法形容腾出一只手来去擦她的眼泪,可怎么擦的尽,那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源源不断的往下掉。

    他隔了几秒,回,“你外公外婆之死,我没有逼,我不会杀人。”

    “那那张房产证又怎么说!你做不出来么?你什么做不出来!”眀嫣带着哭腔的喊,肚子疼的都快要掏空了她,要站不住了,可这身体的疼,哪里抵得上心里的半分!

    “眀嫣。”他在她的心里,已经到了五马分尸的地步了,关于那张房产证的由来,没必要说出来,说出来她也不见得信。

    眀嫣终于受不住的跌了下去,跌倒之前重重的推了厉弘深一把。

    这点劲儿头,不会影响他什么。她已经把自己给卷了起来,从无声哭泣到小声再到嚎啕大哭,继而是呕心撕裂的声音,总觉得下一秒她就会把心肺肠子都给哭出来一般。

    “我不想看到你……厉弘深……滚……离我远远的………”颤抖的哭腔,声声凄厉。

    这个样子无异于一把刀剜开了他的胸膛,她的泪水都溶了进去,鲜血淋漓。

    他伸手想去抱抱她,或者触摸,手伸到半空中又停住。

    最后只能用嘶哑的声音回,“好好养伤。”

    离去。

    走到门外,关门,里面那声音从门扉里透了出来,碎了人肠。

    他深深的闭了闭眼睛,低头,眼睛的东西都掩了去。走过去,值班护士果然在睡觉,他拍拍桌子,叫醒她,去病房。

    他去了走道,给这里的主任打电话,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他在走道里等,里面渐渐没有了哭声,隐约还能听到护士的安慰。

    “不要怕明小姐,可能是在流这个孩子时影响有点大,所以会反复的疼。别哭别哭,人流对女人伤害很大,您都两次了,如果不好好养着,以后你就不能生了。”

    女孩儿没有回应。

    门外的男人,身体靠在了墙壁,盯着某一处,久久没有眨眼。

    “你捏着我的手吧,狠狠的捏都没有关系。不能再吃止痛药了,我没有权利给你开别的药,忍着点儿。”

    还是没有声音。

    男人忽然走开,去了走道的那一边,黑暗的地方,那里什么都看不到,无论他有什么表情,都是看不到的。

    十分钟后,主任和主治医师一起过来,进了病房,开始检查。

    等到天色渐亮,小女孩儿才睡去。

    哭累了,也疼的消耗了她很大的体力,睡的很沉。

    厉弘深一直在病房外也没有离开。

    主任回家眯了会儿,来时,他还在。

    诧异,“厉总,怎么一直在外面,去病房坐坐。”

    “不了。”他进去了,她的病情会加重。

    “有什么事告诉我。”

    “好。”

    ……

    离开医院时,是上午的九点。

    在车里呆了一个小时,然后才离开。半路,向盈盈打了电话来。

    “前几天一直在忙,刚刚回来,忙着收拾家,现在才躺下来。你生日都没有给你打电话,抱歉。那天过得开心吗?”

    开心……

    前面是红灯,车停,他看着那赤红的数字,道,“嗯,很好,终生难忘。”

    向盈盈笑了,“那就好。我听欧阳说了些云烟姐妹的事情,我很伤心,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就不要管了,和眀嫣好好过日子。她不是有孩子了吗,你是个成年人,要做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好好对她,小丫头还小,还在不懂事的阶段。”

    绿灯了,厉弘深还没有走。

    忽然失去了踩油门的力气。

    “她父亲对她也不好,你在容家……也奇怪。辞职回意大利,正好,我一个人,也能帮你们带孩子。”

    他没有回话。

    “怎么了,怎么不讲话?”

    “没事儿,有点累。”他不知道这几句话向盈盈有没有听清,从喉咙里很艰难的吐出来,沉哑。

    向盈盈是什么人,已经不在年轻,岁月对她,也不算很温柔。

    这心思已经通透。听到儿子的声音,就觉得大事不妙。

    “注意休息,听你这声音像是感冒,记得不要传染给了眀嫣母子。”

    “好。”

    向盈盈挂了电话,就直接打给了欧阳景。

    “向妈。”

    “我这儿有一个漂亮的中国妹子,非常好看,介绍给你。”

    “真的?那太好了。”欧阳景随意一回。

    “行,没问题。那你就告诉我,我儿子和眀嫣怎么回事?你不要骗我,我听说,眀嫣的孩子没有了。”这句话,向盈盈只是在哐他,让对方觉得她已经知道了实情,你就别想胡说。

    欧阳景,“……您听谁说的啊?我都不知道呢。”他这头皮都发麻了,天!

    “是吗?那你明天来接机,我回来。”

    “向妈,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就算您知道了,也无能为力。您儿子现在也是……难受,他也没有办法了,不然……嗯,这样吧,您把好姑娘留给您儿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