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47章 是厉弘深害死了他们

第147章 是厉弘深害死了他们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眀嫣没有瞎,前面那辆车,她又怎么会不认识。她在里面坐过,躺过,和他亲过,在车后座被他抱过。

    说了这句话,可能是方方有那么一点恍惚,速度减了下来。言彦华的司机,趁着这个机会一个油门就踩了过去,超车。

    眀嫣把手机还过去,结束通话。言彦华的唇角有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带着眀嫣朝着墓地的方向而去,速度很快,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把身后那辆车,给甩的远远的。

    厉弘深没有追,今天这个情况看来,言彦华是肯定会把眀嫣给带去,势必要让她知道这个噩耗,也罢。

    早晚都是痛,想躲也躲不了,如果要强制带走她,也不是不可以,必然能够办得到。

    可……然后,该怎么收场。

    方才她那一声让开,清脆的还带着浓稠的怨恨……他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一下,那沉重的声音,佟的一下。

    季阳吓了一跳,可又不敢随意出声。

    ……

    二十分钟后。

    言彦华把眀嫣已经带了来,风大,她没有摘除纱布,而言彦华以为她就是瞎了,所以也没有给她拿下来。

    去了眀嫣母亲的墓碑前,送了花,眀嫣跪着磕了几个头。眼睛一侧,就看到了旁边那一个大大的坟墓,一看就是双人的,崭新。

    鲜花都没有焉儿,这是谁?

    可能是言彦华看到了她的脸庞正对着的地点,于是伸手,后面的司机自动递过来艺一束花,他接过,半跪,把花摆上去。

    “来,到这里来跪,磕几个头。”

    无论是谁,都是死者,拜一拜,也是应该。只是怎么离她妈妈这么近,跟一家人一样。

    她起身,过去,跪下。

    膝盖刚刚落地,言彦华就开口,“这是你外公外婆。”

    眀嫣啊了一声,什么。

    “你的外公外婆在大前天晚上,双双死亡。”

    眀嫣没有呼吸,她愣愣的看着言彦华,就连睫毛都没有动一下,那魂魄像是已经被抽走。

    言彦华以为她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你的外公和你的外婆,没有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在……同一天死亡。厉弘深没有告诉你?”最后这一句,他目光微变。

    眀嫣还是那副姿态,已经傻了,好像是剩下一个躯壳在这里,脑子里嗡嗡嗡的响,那响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让她难以接受!

    直到最后,那东西在脑子里爆炸了般,她疯一样的扑上去,拽着言彦华的胳膊,声音粗粝:“什么,你说什么!!”

    眼睛上的纱布也掉了下来,因为之前有过药的缘故,所以眼圈有褐色的东西。

    “!说,那里面是你的……”

    “你闭嘴!!”眀嫣突然吼出来,她不信!在墓碑没有处理好之前,上面都是土壤,她冲了过去,在刨着,她不相信,她要见人!!

    司机想去阻止,可是言彦华让他退下。他上去,没有去拉眀嫣,开口,“你的外公外婆才刚刚入土,你就要刨了他们的坟?”

    土壤盖的很松,眀嫣已经刨出一个洞来,可是土壤下面还有水泥板,水泥板下面才是棺材!

    眀嫣呼吸急促,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她停了一下,可不过几秒又开始刨,她要见他们,她要看到!

    言彦华这时才弯下腰来,把眀嫣的肩膀给抓了过来,迫使她转头对着他,“你还真的想刨了他们的坟?你清醒一点!”

    眀嫣的脸色铁青难看,瞳孔扩张,她似乎并听不到言彦华在说什么,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像是吊在了钢丝绳,随时会爆炸!

    “不…不……”她喃喃自语,继而一把推开言彦华,往外面跑。

    言彦华被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眀嫣已经疯一样的跑了出去,他吩咐司机,“快去跟着她。”

    司机赶紧跑出去。

    言彦华年纪到底是大了,这么一推,摔倒了尾椎骨,起来时发现地上有血,这是……哪里来的血?

    这个地方好像是眀嫣蹲过的地方,他眉头一皱。

    出去,上车,眀嫣在车里。车子走,对面厉弘深的车过来,言彦华冷哼了一声,让司机快点。

    厉弘深停车,想也知道,他们去哪儿,言彦华,确实超乎他的想象,让他刮目相看。

    ……

    入冬,空气干燥而清冷。车子在路上飞驰,冷风在外面呼啸,快要到四合院的路上,那一路的萧条与冷瑟。

    眀嫣的眼睛眨都没有眨一下,早就已经干涩猩红,疼痛,可她顾不了。手落在身上,紧紧的掐着自己的肉,流血了也不在乎,她必须用这种方法来抑制心里的惊涛骇浪!

    车还没有挺稳,她就打开车门下去,结果脚下一个晃荡,扑腾一下摔倒在地上,她爬起来,就往里面跑,身上的灰尘也顾不得!

    门打不开,锁了。

    她怕打着门,“外公外婆,我是嫣儿,开门啊。”

    没有人应。

    只有冷风吹着树叶的萧瑟。

    匡匡匡,她继续拍打着门,她不信外公外婆死了,她听到了鸡叫,她从门缝里看到了里面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场景,她的外公外婆没有死!

    “嫣儿,别叫了,屋子里没有人。他们是被……厉弘深逼死的,因为这个房子。厉弘深是一个商人,很想要这个地产,所以……”

    言彦华慢条斯理的道,看了看远处驶过来的迈巴赫。

    “外公,外婆,我说嫣儿,开门开门啊!”她在脸上抹了一把,手再拿开时,手背上全是水渍。

    她不能哭,绝对不能,否则,外公外婆看到了会伤心的。

    肚子在这个时候也传来了撕裂性的疼痛,她本能的弯了弯腰。

    言彦华看着这个画面,也是皱了眉,心里多少有些难受,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是,不行,他要这个房子,所以,得狠心。

    一男人冲了过来,形同鬼魅,上前一把搂住眀嫣,同时命令,“开门。”

    季阳赶紧过去,远远的看到了眀嫣这幅画面,他也是鼻子一酸,不禁觉得,对于在边上无动于衷的言彦华,感觉到不可思议,这还是个父亲?

    季阳开门,门才开了一条小缝,眀嫣挣脱厉弘深的怀抱就冲了过去,身上有多疼,有没有流血,无所谓!

    院子里,鸡到处都是。不知道怎么的,它们飞到了前面来,季阳赶紧去赶。

    “外婆,外婆。”眀嫣在院子喊,穿过小花圃,还有葡萄架,去中堂。没有人,又去卧室,还是没有。

    屋子里的一切都摆的整整齐齐,一尘不染,和以前一模一样。眀嫣跑出来,听到了后院有动静,她一喜,跑过去。

    “外婆。”

    厉弘深没有阻止她,这些都是一个必然,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少不了痛哭流涕。

    他慢慢的走,从前面穿过后院。地上有一些血迹,这些血都是从眀嫣的身上留下来的,具体是哪个地方受了伤,他还不知道。

    眀嫣跑的太急,后院都是菜园子和养家禽的地方,地势要矮一些,有台阶。

    眀嫣跑过去,一脚踩空,直接从台阶上掉了下来。

    季阳赶紧过去扶她。

    眀嫣到处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外婆,抓住季阳的衣袖,“我外婆呢,我刚刚明明看到她在这里未鸡。”

    “明小姐,您的外公外婆,确实……已经过世。”

    眀嫣用力一推,“你骗人!”这声音尖锐抓心,她站起来,这个后院远远没有前院大,能有什么,一目了然。

    除了季阳,除了那几个活蹦乱跳的鸡,哪有人!!

    “明小姐,我没有骗你,言先生也没有骗你,您的外公外婆确实已经……”

    “季阳。”低沉的男音,打断了季阳的话,季阳回头,厉弘深过来。

    他下了台阶,朝着眀嫣走去。眀嫣在院子里四处的看,这里的一草一木和上回来时,没有任何变化,无非就是鸡变大了。

    它们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什么,围着眀嫣的脚不停的转。

    眀嫣的脑子已经在不混沌当中,这个消息,对她来说,犹如天塌了下来。

    眼前有人印入她的双眸,模模糊糊看不清他的脸庞,他用着沉醉的嗓音喊她的名字,“眀嫣。”

    他在转圈,他的影子在重叠,甚至感觉到这踩着的地面都在晃动。

    脑子里那一根线,终于……被拦腰斩断。

    在她倒下去时,厉弘深一把揽了过来。抱着她时,他才知道这是从她的下身流出来的血。

    ……

    他抱着眀嫣出来,对于在外面的言彦华,他视若无睹。

    上车。

    言彦华看着他离去,讳莫一笑,“走,去墓园。”

    “还去吗?”

    “当然。”

    眀嫣经过这一番闹腾过后,总要接受现实,等到接受了,就自然要去给她的外公外婆磕头。

    ……

    季阳锁好门,去开车。后面,眀嫣倒在厉弘深的怀里,脸色苍白得近乎与透明,睫毛卷翘,因为泪水让睫毛湿漉漉,继而一缕一缕,黏在一起。

    穿的这么少,脊背上却有那么多的汗。她缩在他的怀里,娇小的个子。

    厉弘深的手指在她的脸上游走,抚去了黑发,好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