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5章 她不能成为我老婆么

第115章 她不能成为我老婆么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回头,下意识的就朝屋里面看去。但下一瞬,他明显的感觉到他扶着的人,全身一僵,同时……前面言彦华也是一震。

    两个看对方的视线,都非比寻常,像是旧识,像是……关系匪浅。

    这种神色,很能让人往更深的一层关系去想。

    厉弘深微拧了一下眉,“妈,你们认识?”

    向盈盈没有直接回答他这个问题,“言总,好久未见。”这是一个很恶俗的话,可不同的人说来是不同的意思,有分开的恋人那相思溢苦的痴情、有好朋友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有仇人相见时的咬牙切齿。

    这话从向盈盈的嘴里说出来,却是复杂难辨,像极了两个恩怨很深的两个人见面时依然有几分水火不容,更像是在说‘哟,你还活着’。

    “是啊,好久没有见面了……”言彦华在感叹。

    “你进去找她,我和言总聊几句。”向盈盈对厉 弘深道。

    “好。”他到里面。

    等他的身影消失,向盈盈才开口,“我儿子直接把我带到了这里来,莫非他娶的是你的女儿?”

    “是的。”

    “你有几个女儿?”

    “就她一个。”

    向盈盈怔了怔,随后苦笑,“真是孽缘。”。

    从落地窗往里面看,他的儿子半蹲,正在和那名女孩儿说话,后者并没有理。他从口袋里拿了一颗糖递给她,她却没有接。

    这是向盈盈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去哄一个女人,以前和盛云烟在一起时,他不曾降低过自己。

    她的目光落在这个女孩儿的脸上,隔着窗户,有些反光,根本看不清。

    她往进走了几步……只能大体看到那女孩儿的一个轮廓,很秀美。待还想多看一会儿时,他的儿子已经把她抱了起来,去了楼上。女孩儿看起来很困的样子,窝在他的怀中。

    向盈盈:“……”其实很多时候儿子大了,也是别人的。

    “盈盈,这些年你在哪儿呢?”言彦华问。

    向盈盈回头,一笑,带着一丝嘲讽,“叫我向小姐,盈盈不适合你叫,让我儿子听到了不好。你不是想要出去么,那就走吧。”她进去。

    “盈……向小姐,你要去看明嫣?”

    “她叫明嫣?”向盈盈拧眉,继尔又想到了什么,回头,一步一步朝他逼去,虽说小巧玲珑,却有着锋利的气场,那是岁月给她最有用的东西之一。

    “你还给她改了名字,言彦华,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你终究不让她姓言,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

    言彦华到底是一个大总裁,哪时被一个女人这么质问过:“你想为她打抱不平,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

    向盈盈像没有听到他后面那句,唇起:“你不配当父亲,或者说,你不配当一个男人!让她不随你信,真是太对了!”

    “你!”

    “我许久没有和人吵过架,也很久没有骂过人。我骂你,迟了二十多年。”

    言彦华有怒气,可面对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故人,他也只能忍,掉头离开,头也不回。

    向盈盈深呼吸好大几口气,才把心里的火气给灭了去。

    她怎么都想不到,言彦华的女儿竟是她……和自己的儿子还成为了夫妻。

    ……

    她在外面站了十多分钟才进去,又等了二十多分钟,厉弘深才下来。她看着自己的儿子,从楼梯处慢慢往下,深色的衬衫冷峻而沉稳,面相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气质卓然。

    这份气质,比起他爸爸年轻的时候,有过之.

    她笑了笑,“把她哄睡着了?”

    “她睡眠不好,所以陪了一会儿,抱歉。”

    “抱歉什么,是觉得冷落了我?”

    厉弘深没有回,这种问题……无论怎么回,在对方的心里都达不到一个满意的状态。搂了搂向盈盈的肩膀,让她坐下来。

    “和言总谈了什么?”

    “浅聊几句罢了。”

    “您和他……什么关系?”

    向盈盈往后靠了靠,又叹气,继而看着厉弘深的脸,“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我能自己解决好。”

    厉弘深低眸,最后把向盈盈的手抓到了自己的手里,她的手很小,也就和明嫣差不多,细细的按摩着她的手指,声音低软:“有些事我并非是有意要瞒着您,而是……”

    “那你就是故意要瞒我。”

    厉弘深:“……”

    “一样的心理,我现在就是想瞒着你,我不是很告诉你,我也想让你体会一下那种把亲人当成局外人的感受。”

    “……妈。”

    向盈盈抽回自己的手来,揉了揉太阳穴,“你去陪她,我想安静一会儿。”

    厉弘深在近几年很少看到自己的亲妈这种消沉的样子,她没有说过‘我想安静’这种话。他依然想询问,可向盈盈已经给了他一个‘你赶紧走’的手势。

    他只能起身,上楼。

    小丫头开始嗜睡,许是身体不好的原故。

    他坐在床边,看着她……她平躺着,小肚子还很平坦。

    他的手摸过去,很轻,里面有一个小胚芽,就怕惊扰了正在生长的她…

    小女孩儿并没有睡多久,只有半个小时,眼睛一睁开,就看到旁边的人正盯着她看……

    她往后缩了缩,好像看到他在这里,很不适,也很不情愿。

    “退什么,再退,你就会掉下去。”

    眀嫣听着,慢慢起来,也没有理他,去了卫生间。厉弘深没有跟着,只是在门口等候。

    一会儿眀嫣出来,脸颊很多水,烟雨朦胧的水色之眸,美的不可思议。

    厉弘深带她下楼吃午饭,她不想去。

    “是想让我抱你下去?”他问,略带几分压迫。

    这一出,小女孩儿才点头,下去。走到大厅,从厨房里出来一个优雅的女人……

    她的手里拿着一杯果汁,看到眀嫣站在她的面前,愣住。盯着眀嫣,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握住被子的手,越来越紧。

    眀嫣小小的往后退,这种眼神很炙热,她有点犯怵……

    身体是最好的语言,她退的时候,直接退到了厉弘深的怀里,咬着下贝齿。

    厉弘深顺势搂着了她,“妈,怎么?”

    向,盈把果汁放下,缓了缓思绪,“没什么,过来坐,阿姨已经把饭菜都准备好了。”

    厉弘深低头在眀嫣的耳测说了句什么,她缩了缩脖子,伸手在耳朵上揉了揉,有点痒。

    厉弘深看到她的这个小动作,心里如有温柔的手在游走,也跟着痒了起来……

    过去。

    扶着她坐在他旁边。

    向盈盈把他对眀嫣的小动作都收在眼底,抿了抿唇,看不出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饭菜上来。

    今天多了一个人,就算是客人,所以自然就有肉。

    一盘红烧排骨放到眀嫣的面前时,她胃里一个翻转,踢开凳子,就去了洗手间,厉弘深赶紧跟着去。

    “她怎么了?”向盈盈问。

    “我们大小姐怀孕了,可能是闻到了肉味……”佣人吐吐舌头,方才放菜时,没有想到这一层,关键大小姐前两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

    怀孕了???

    向盈盈一惊!

    她也有了!

    还有一个盛云烟,天。

    小子挺有种啊,该死的!!

    眀嫣最后什么都没有吃下,这个孕吐真是奇怪,说来就来。

    厉弘深去房间照顾眀嫣,又是大半个小时。向盈盈在楼下,扶着额头……

    “妈。”厉弘深下来,同时让佣人给眀嫣送一杯新鲜的果汁上去,刚刚哄了半天,她才吃一点。

    “你好像都没有吃,去吃点吧。”有什么事,吃饱了在谈。

    “不,我陪你。”

    “别弄的像我和她争风吃醋一样,我不会,去吃。”

    厉弘深还是吃了一点,否则向盈盈不放心。吃完,两人在外面散步。

    “眀嫣真是你老婆?”

    “不相信还是……不想相信?”厉弘深回。

    向盈盈苦笑,“我只是觉得世事难料,她会成为你的老婆。”

    “怎么,她不能成为我的老婆么?”

    向盈盈沉默,没有回。

    可这种问题,她越是不回,在厉弘深的心里,那疑心就越重!

    眀嫣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知道眀嫣和言驰不是同一个妈,只是不知道眀嫣的亲生母亲是谁,而今天向盈盈见到言彦华时,又是那副表情……

    “妈。”

    “你不叫我妈,让别人以为我们是姐弟能,怎样。”

    “……”

    “不要问那么多,你先想好你两个孩子的事情吧,有你明白的时候,我上去看看她。”向盈盈转身就走。

    厉弘深暗暗叹息,这世上他是最拿向盈盈没有办法的人……当然,现在或许要加一个。

    只不过,两个孩子……

    应该解决。

    打电话,“给我联系妇科医生。”

    “做什么?”欧阳景回。

    “带云烟去检查。”

    “她怀孕了?不然差妇科做什么,不过我不用了,她被送家人带走。容老先生看了监控视频,认定是她想要陷害眀嫣所以买了医生,去杀害你的父亲。如果说眀嫣,容老尚能看在你的面子上,那么盛云烟,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厉弘深眉峰一寒。

    “说实话,如果她不是个瞎子,我都想怀疑她了……盛云菲现在已经消失,容老只能拿她开刀,你要救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