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113章 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

第113章 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听到这话,怔住。眀嫣还在他的怀抱里,他的手停留在她的脸颊两侧,他看着她,她看向别处。

    “什么?”他问。

    “我说她怀孕了,你在哪儿,孩子是不是你的。”向盈盈再次重复。

    厉弘深深深的眉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从眀嫣的脸上拿了下来,小女孩儿若有似无的动了动嘴唇……

    “我现在在忙,稍后在说。”

    挂掉电话,拉着眀嫣去了浴室。这里面的东西是言彦华才吩咐人弄来的,都崭新。

    他打开花洒,跳到热水那一处。回头,女孩儿站在门口处,不进来。

    他喂他,吻她,摸她的脸,都可以,但是……除却这个,她不会让他碰她的贴身衣服,更不可能睡在同一张床上。

    厉弘深关上水,走过去,声音很软,“自己洗,洗好了叫我。”

    她没有吭声。

    他出去,给她关上门。里面迟迟没有水的声音,他怕她在里面有事,于是打开门,她正在脱衣服……

    动作很缓慢,衣服从后背退下,与长长的头发分离,细致窈窕的腰线,玲珑有致。因为白,所以那几个疤痕也特别明显,嵌在她的肌肤表面。

    可能伤口没有恢复好,那时没有好好的照料,才留下了今天这么深的几道疤……他的手刚刚用力,想推开门进去,她就已经发现,嗖地一下回过头来……

    她的脸上没有半滴水,却硬生生的让人想到了出水芙蓉这个词,乌黑的头发自然垂直于脸颊的两侧,把脸几乎都给盖完,只留那两个黑白分明的眼晴,挺挺的小鼻梁,还有咬着下贝.齿的唇,衣服退到了匈品处。

    那些头发掉到那里,刚好起到了犹抱琵琶半摭面的诱.惑,发黑,肤白,黑与白,两个极端色,永远都是经典又能轻易的扎驻人的心口。

    她抱着自己,寸寸后退,看着他的目光,有戒备。

    厉弘深落在门上的手紧了几分……目光转为暗雾,几秒后,他又后退,把门给她关上。他出来,拿过手机,直接去了阳台,吹吹风也是好的。

    暗自调整呼吸,看着楼下那些风景,言家,也是风景独盛,占地很广……这么一个家庭,养了一堆佣人,那明嫣……

    又有信息打断了他。

    还是向盈盈发来,【回来一躺,看这事情怎么解决。】

    他看了看里面,那紧闭的房门,捏着手机,只回了一个,“明天。”

    ……

    明嫣洗完澡,头发包得很乱。无论她现在是不是能够想起事情来,这个地方曾经毕竟是她的家,还是有意识的。出来,打开化妆台的屉子,那个动作很熟悉……

    打开后,她又顿了下,好像觉得太过……自然。

    继而又缓缓抽开,里面甩了几本在大学时期的书,书旁边摆了几个发夹,小女生总是免不了这些东西,这一边就是画笔,除了这些,就再无其它。

    这三样东西,把她的生活都给概括了。

    她的学习、她这个人、还有她的兴趣爱好。

    如今还剩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

    有脚步声过来,她慢条斯理的合上屉子。他正好到了她的身后,伸手把她头上的浴巾给摘下,一头湿发顿时倾泄。她的房间里没有吹风机,以前明嫣就不爱这些东西,她喜欢自然干。

    男人也只好拿着干毛巾,把她头上的水给擦到不滴水的状态……前两天没有发现,现在才看到她的头皮上也有好几道口子。

    一看就知是抓出来,他低头看了看她的指甲,挺短,想来是才剪的。他把毛巾丢下,坐到床边,把她的凳子转一个方向,两个人面对面。

    “打算一直不跟我说话么?”他问。

    小女孩儿稍稍的抬眸,很细微的小动作,最后把视线落在他的脸上,定住,不动。那眼晴的形状真美,是厉弘深从来没有见过的美……看着他,纵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却也带着几分顾盼生辉之错觉。

    “想什么时候开口?”他又问。

    刚刚洗完澡,她的手很凉,他握着,放在自己的手心里,鼻息里尽是她刚刚洗完澡后的幽香。

    “……”依然沉默。

    厉弘深没有再问,摸摸她的头,“下去吃饭。”这个时间,佣人该做好饭了。

    他拉着她起身。

    走了几步,她猛然停顿,比他矮了一个头,她也没有看他,声音轻轻幽幽,孱弱无力:“我怀孕了吗?”饶是厉弘深也没有分辨出来她这语气是什么意思。

    带着一点好奇,也有不敢相信……可细细听来,又觉得她是什么意思都没有的,语音很轻很寡淡。

    他看着她的眉眼,点头,“是的。”

    “谁的?”她又问。

    “我的。”

    她终于抬头,看着他……目光转动,不知她的心理是什么,复而又低头,抬腿,出去。走到门口处,手碰到门把手,那一双大手也伸了过来,直接包裹着她的手,十指纠.缠。

    他的声音就在她的耳侧,“不开心?”三个字,飘进了她的耳朵。

    明嫣没有动,自然也没有把手给抽回来,轻轻摇头,又恢复了沉默,一句话都不讲。

    ……

    厉弘深从来没有感觉到……人就在他的身边,触手可及的位置,却又觉得这么远。除了不会和他做太过亲密的事情外,叫她干什么,她都干什么。

    她能不看他一眼,也能不和他说一句话……大多数就是坐在那里发呆,盯着一个地方,能盯很久。

    手里拿着一颗糖,谁也不许碰。

    她就像一个幽灵,需要别人操控的幽灵。

    夜很深。

    她已经睡着,但睡得并不是很安稳,眉头一直皱着。屋里没有灯,很黑,窗外也没有月光。她睡着,他坐着,在夜色里,眼神勾勒着她的一眼一角。

    许久,才弯下腰来,把她抱到自己的怀里,唇碰触着她冰凉的脸颊……女孩儿的皮肤永远都是这么凉凉润润,很舒服。轻吻着,直到碰到唇角——

    原本他只是想一碰就离,可最后却把蜻蜓点水的吻变成了扼制呼吸的缠.绵之吻。

    直到,她在梦里感觉到喘不过气来,呜了一声……他才松开。

    ……

    睡得早,自然也醒得早。

    明嫣醒来,沙发上有个人,她下地,走过去。看着他,细细的凝望……天色还蒙蒙胧胧,光线从半开的窗户里跑进来,把屋子熏染成了几分清冷又夹着几分暧.昧。

    她看着他,足足五分钟,才出去。

    她一走,他就睁开了眼晴,眸漆黑而深邃。

    ……

    下楼,佣人都是起得最早的。打扫卫生,打理外面的花花草草,准备早餐。

    “大小姐。”

    “大小姐。”

    都在打招呼,明嫣未理,直直的走进了院子里……刚走过去,没多大一会儿,一辆房车就进来。司机停车,言彦华下来,他的气色也不怎么好,看来昨晚没有怎么睡。

    “大清早的,在外面晃什么,不怕着凉?”

    从某方面来讲,言彦华现在是靠着明嫣——可父女之间已经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她。既不能得罪,他更不想自降身价。

    一个父亲要讨好着自己的女儿,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明嫣还是那个态度,没有说话。

    言彦华怒:“你是不会说话了还是怎样,懂不懂礼貌!”

    “……”

    说出去的话,都打在了棉花上,没有人理他。

    言彦华对这个女儿,不太能隐忍自己,在他的心里堆积了多日的情绪,有一种要爆发的趋势,“我跟你说话,你听不到!摆死脸给谁看!”

    “言总。”沉沉的两个字,如一座大山压过来,一下子就压住了他的火气。

    言彦华回头,看到了几米之外的厉弘深。

    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情绪若是转得太快,显得他像条狗,看人摇尾巴,若不转变……面前这个人,目前他还没有那个本事,正面扛。

    “厉总。”

    “我想提醒你一下,你若是把她当成你的女儿,那你就客气点。你若是不把她当女儿看,更要客气,因为她是我的人,你得罪不起。”

    言彦华的脸色在朝猪肝色靠拢。

    厉弘深走过来,拉住了明嫣的手,好凉。

    “我回来拿个东西,马上就走。”言彦华不打算接厉弘深的话,上楼。

    ……

    厉弘深抓着明嫣的手,“还是睡衣,跑出来做什么?”

    明嫣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没说话。他带她进去,上楼,换个衣服,下楼时,言彦华已经要准备出门。

    “言总,稍等。”

    “还有事?”

    厉弘深把明嫣弄到餐桌前坐着,“一会儿我有事要出去,你不想和你的女儿培养一下感情?”

    言下之意,你得留在这里。

    言彦华好像没有能拒绝的借口,他现在整个人、整个公司都捏在他的手里,“好。”他也只有同意。

    厉弘深陪着明嫣吃完早餐,他才出门。这个别墅,就剩下明嫣和言彦华两个人,明嫣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里无聊的新闻好久,言彦华中途说过几次话,她通通未理。

    言彦华的火气正在爆怒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