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8章 对我屈服,我就放了她

第98章 对我屈服,我就放了她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盛云烟那目光转换,哪怕是看不见还是准确无误的落到了欧阳景的脸上,看着他,眸光不眨,一个字没有说……只是看着他,那视线是不咸不淡的,不惊不凉。

    欧阳景也不觉看向她……那个神采恍然间让他感觉,这个女人也是凌厉的,而且也没有瞎。

    几秒过后,她收回视线,手摸索着关了门。

    她那么谈然的态度好像在告诉欧阳景:我不宵回答你这个问题。

    欧阳 景也没有说话 ,他对这个女人既没有好感,也不排斥。当然若是让他选择的话,他自然 是希望自己的兄弟和明嫣在一起……毕竟,明嫣先入为主。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

    他一个都不要。

    抛开这里的一切,回到意大利。是光棍到死也好,还是取个老婆白头到老也好,总感觉都会比现在这个局面好……想当然,他怕是不会同意。

    ……

    明嫣被送往的医院并非是这一个,厉弘深开了近半个小时的车才赶去,车子才刚刚到达地下停车场,迎面几名警察就走了过来,一看到他,脸色微变,很细小的表情

    “厉总。”

    厉弘深看着他们,他目光如炬,当下就问:“又发生了什么?”

    这两人面面相觑,想着厉总的洞察力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明小姐被送往医院,趁着没人的空档,溜了。不,我们也不能确定是溜了还是被人带走,毕竟在她消失之前,她还是在昏迷当中。”

    厉弘深那优质的脸庞猛地往下一沉,溜了还是……被人给带走,他们身为警察,居然都无法分辨出来!

    蠢货!

    “我们已经派人着手去找,厉总,您放心!”

    厉弘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找人要紧!若明嫣是之前的正常人,丢了倒也还好,不需要太着急,但现在她正在发病时期,不知道她会出什么事情!

    自残、自杀又或者是像对待容劲秋那样的去对待别人,都有可能。

    而且她身上还受着伤。

    迈巴赫一个流畅而漂亮的拐弯开出了停车场,那个转弯的转向灯,似乎正在诠释着主人暴燥而隐忍的心态!只是迈巴赫在驶进正路不到五分钟,后面就跟了三辆房车!

    厉弘深自然是发现了,手自一体的挡位,加档,踩油门,单手转动着主向盘,一气呵成,潇洒而利落!然,对方也不差,一共三辆,前后夹击!

    他目光有如鹰隼,毫不放松。两分钟后,电话打来,车载蓝牙,一划通里面就是苍劲的男音,年岁已高,但丝毫不影响他声音里的共鸣,铿锵有力!

    “还玩么?你爸现在正在急救室抢救,你到医院里晃一头就走,这是畜生行为!”

    “莫非你是要告诉我,明嫣是在你那里?”

    “发生了这种事,你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怀疑我么?孩子。”容厅的声音是平平淡淡,却给人一种窒息式的压迫,“我不得不怀疑你.妈对你的教育,把你养成了今天这个狼心狗肺又目中无人刀的地步。”

    男人的手在方向盘上划了一个漂亮的一圈半,打死,掉头。那沉冷的声音在车厢里回荡,“无非也就是想让我对你低头,好,我马上过来。”

    切断通话,油门再往下一踩。

    身后的几辆车紧跟不散,直到跟着去了容家庄园。

    ……

    夜色之下的庄园,在那美轮美 奂里还有一种神秘的诡谲之感,就像是矗立在阳与阴的交界处,不敢让人轻易涉足。

    进去,站一打开,迎面拳头就已经飞来!

    他闪身躲避,无心恋战,却又不得不战。从玄关处到客厅,粗略一算,保镖十个。与他对打的,从一个增加到五个……在地毯处,脚尖点住地毯的一角,往过一勾,毯子像是长了眼晴一样的往过飞去

    他有0.01秒的空档去狭持坐在沙发上的容厅,那么这场打斗就会结束。但就是在这0.01秒,从后门里出来一名保镖肩上扛着一名浑身是血的女人,她的整个大.腿都在外面,从他的这个角度来看,清楚的看到她黑色的类裤。

    他一窒,接连两拳砸在他的肚子上,身形微晃,没有倒下,依然是稳如泰山。

    再抬眼,那女孩儿已经到了跟前来,背上全是血,直直的往地上一扔,爬 着,脸朝下……人早就已经昏迷,且不说脸挨着地卫不卫生,就是她这一身的穿着,现场全是男人,身材毕无遗!

    肚子上的两拳,他没有再还击,拳头攥到了一起,一捏,骨骼咔地一响!

    “你是不是想把当年对付我妈那一招用在她的身上?”他开口,那声音略带沙哑。

    容厅正在削苹果,他的拐杖放在身侧,桌前还有一个手机,画面暂停在街头迈巴赫与别的车互相追逐上。

    “她后背被玻璃渣子滑破了三条口子,伤口很深。你放心,到底她还是一个小丫头,我总不能让她死在手上,所以已经让人给她把玻璃拨了出来……但是,你来得太快,药还来不及上呢。”

    就是因为来不及上,所以血才染透了衬衫!

    男人那目光落在她的背上,未眨眼,五秒过后,他收回视线。拳头一紧,然后又猛地松开,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看着容厅……无论先前他是什么样的神情,这会儿也是平静,漂亮的瞳孔,无风无浪,只有那让人无法窥视的深沉。

    “如果我今天不对你屈服,你会间接的让她死在我的手上?”

    容厅侧看瞄了她一眼,一笑,“到底不愧是我的孙子,很聪明。”

    “你想……让我对你怎么屈服。”

    容厅继续削着苹果皮,只差最后一圈,所以他削得很慢,“和她离婚,疯也好,死也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妈,你想养,我没有意见。你想接回容家,我也没有意见,那毕竟是生你养你的人。你认祖归宗,改为姓容,呆在梵爵,把它发扬光大。和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生子。”

    话还未说完,厉弘深那涔薄的唇便勾出几抹讽笑来,“我要是不同意呢?”

    苹果削完,他也没有打算吃,放在水果盘,又拿起了一个梨。那尖尖的匕首在空中挥了一下……扛着明嫣出来的那保镖收到指令,踩在昏迷的小女孩儿的背上,他脚上穿的是看起来很厚重的军鞋,防滑很厉害,往下压,原地旋转!

    厉弘深脚步顿时往前,保镖们刹那间也同时露出了拳头,枉他多厉害,可双拳难敌四掌!

    他看着那桌子方才削好的苹果,唇角一绷……只见他挺拨的身躯在几人中往前一窜,速度形同鬼魅,抬脚踢向苹果,那苹果飞出去,正中踩着明嫣na人的眼晴!

    快准狠!

    同时……

    明嫣醒了。

    她是被疼醒的,后背像有无数根针在扎着她,很疼。

    “怎么,这就心疼了。你爸被她伤的……”

    容厅对于厉弘深的举动像是没有看到,自顾自的说着。说到一半,看到那女孩儿嗖地一下从地上窜起来跑了过去,她想跑到厉弘深那里。

    可两人中间有保镖挡着,她根本过不去。

    “让开!”她倒是不顾忌身上的疼,道,根本没有多少杀伤力。

    容厅淡笑,愚蠢的女人。

    “我叫你让开!”明嫣又道。

    保镖要对明嫣出手,在这之前,厉弘深已经出掌……但……

    “啊!”明嫣发出一声惨叫,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旁边一个没有削好的梨滚落下来。厉弘深一看,便要动手!

    下一秒。

    小女孩儿捡起那梨朝着容厅就砸了过去。

    “你打我干嘛,你个老变.态,你打我!”

    厉弘深:“……”继尔微微抿唇,同时观看四周,脚步不着痕迹的移着。

    容厅自然不会被打倒,可明嫣的这个举动,让他隐忍许久的怒气,蹭蹭冒了上来。他捏着梨子,五指用力,汁从指缝里往外冒,“还等什么,动手!”

    一瞬间,屋子里又陷入到了战斗当中。

    还有小女孩儿那脆生生的尖叫声,“老公加油,打死他们……”她自己披头散发,脸上、发丝上都有血迹,一身的狼狈,她好像根本不知道一般。

    扑过去,一把抱过桌子上的水果盘。

    “混帐!放下!”容厅吼。

    “我就不放,你才混帐。你干嘛让他们打我老公,你快点让他们停下,不然,我揍你。我告诉你,不要看你老了,我就会尊老爱幼,你是老,我是幼,我俩平级!”她抱着盘子不放,拿起一个苹果,对着容厅跃跃欲试。

    容脸气得脸都变了色,他手里还捏着一个水果刀,他把刀拿了起来,似乎是想威胁女孩儿……

    “你不要讨好我,我是不会让你削苹果的,快点让他们停下!”

    她目光一侧,靠,八个人,打她老公一个,风头渐逝。

    她急得在跳脚,“你快让他们停下,快点。”

    容厅从未有过这样不被尊重且想撕人的心态,甩甩手里的水果刀,看着她……手腕一扬,刀子飞了出去!

    不懂事的年轻人,是该教训一下!

    然,刀子飞出去的一瞬间,还有一个人也飞了过来,只看一人黑影挡在了明嫣的面前……噗嗤!

    刀子滑破衬衫插入了肩胛骨,刀还未掉,血一滴都没有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