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92章 我是你老公

第92章 我是你老公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这么搂着他,厉弘深清楚的感觉到了来自她身上肌肉的颤.抖,她的下巴放在他的肩头,滚烫而急.促的呼吸都在颈侧,胳膊勒得很紧,快要让他不能正常呼吸。

    他抬起手来抱着她的腰,抚慰性的拍了拍,又看向那些医生们:“先出去,把它留下。”他看了看处理伤口的小推车。

    医生和护士一起出去。

    听到关门声后他,挂在他身上的小女孩儿才算是稍微松开了些,头小心翼翼的缩回来,很谨慎的挨到他的下巴处,两个眼晴往外瞟,似乎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人在。

    看到没有人,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两个人隔得太近了些,她眨眼的时候那卷翘的睫毛直直的刷过厉弘深的下巴,很痒。

    他低头,没有再提给她看病这个事情,会引起她的抵触心里。

    “你流血了,躺着。”声音不轻不重,杂夹着他一惯的命令口吻。

    小女孩儿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流血,在自己的身上到处看,最后才看到那条受伤的胳膊上,她看着那血,发愣,也不知道疼,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血的新奇。

    厉弘深把她摁住,放在床上,捉住她乱动的上身,“坐好,我给你处理。”

    “哦。”她乖巧又弱弱的哦了声,一幅小可怜的模样。

    厉弘深摸了摸她的额头,把小推车拿过来……要处理胳膊上的伤口,那必然要脱衣服。她不同意,死死的护着,就是不脱。

    “你不是叫我哥哥?哥哥是不会伤害妹妹的,乖,把手拿开。”

    明嫣睁着圆滚滚的大眼晴,对他依旧存着警戒的心理。她咬着下贝.齿,瞪着他,“那你不许看我胸!”

    厉弘深看着她的眼晴,那活灵活现的样子,玲珑剔透,又黑白分明……她的眼晴一向都很美,从以前到现在。说这话时还带着满满的少女娇脆,以及那股久违的……狐假虎威。

    他莫名的就唇角上扬。

    “好,绝对不看。”

    小女孩儿盯着他的笑容看了好几秒,最后才不甘不愿的把给挪开……让他脱衣服。

    她就盯着他的脸看,像是第一次认识,从额角到下巴,每一寸都没有放过……厉弘深一边帮她弄着胳膊上的伤口,又任她看着。

    几分钟后。

    那细白的手指快要戳上他的脸,还有她那一句郑重其事的话:“你不是我哥。”

    厉弘深随她玩去,回:“那我是谁?”

    “我哥没有你这么细心,他经常在外面带着一身的伤回来,他会流很多的血,可是他就是不去医院。自己扯上一个布条,在伤口的地方随意一缠……然后又该干什么干什么。”

    两个人咫尺的距离,她坐着,看着他的脸,慢条斯理的道,声音轻幽而又苍凉。

    厉弘深的动作顿了顿,随后给她的伤口缠上纱布……

    “我就幸福多了,因为我没有受什么伤。我们孤儿院的阿姨不许我们受伤,有了疤就没有人要了。”她歪着脑袋,又想说什么,却又死活想不起来,抬起手在脑门上啪地一巴掌拍去。

    厉弘深立刻捉住了她,“做什么?”

    她摇晃着脑袋,“想把我自己拍晕。”

    “嗯?”

    “这样……我就不用被打屁.股睡觉了。”

    厉弘深的心里上下颤了颤,她说的是小时候的事情?在孤儿院的事情?若是不睡觉的话就要被打屁.股……不能打别的地方,不能留疤,留了疤就没有人想要收留她们。

    她的记忆停留在小时候……她记得孤儿院,也记得自己有一个哥哥。

    “不会有人打你,想睡现在就睡。”

    明嫣打了一个哈欠,躺下去……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从鼻子以下都给盖住,只留那两个圆滚滚的眼晴,盯着他,脆声脆气的,“你走的时候把门锁起来,那些坏蛋一定又会进来打我,不要忘了哦。”

    那眼神太过明亮,脆生生的,透着对一切未知事物的陌生和害怕,一如小时候那般纯真的孩童模样。

    心里如有一根刺鲠着,点头,“好。”一字流出,低沉暗哑。

    她的童年,好像很不幸。

    ……

    等到她睡着之后,厉弘深才让医生进来,必要的检查依然不能少。

    等到医生走,他才去阳台。给盛云菲打电话,她没有接。

    倒是……盛云烟接了。

    “深,你在哪儿?”轻轻柔柔的声音。

    厉弘深转身看向屋里还在沉睡中的小女孩儿,“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没有,挺好的。伯母做了很多好吃的,晚上你回来吃饭吗?”

    厉弘深顿了一下才回,“有事忙。”

    盛云烟哦了一声,没在说什么。对方没在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于是便只是挂断。

    这是盛云菲的电话,他能直接打她的手机,她足以说明……盛云菲对她说的是真话。她与那个女人之间闹了矛盾,而他打电话过来找麻烦来了。

    这么说来……他今天肯定也是在那个女人那里了。

    “姐,姐夫对你说什么?他是不是问了我在哪里,想收拾我?”盛云菲在一旁补充。

    盛云烟把手机丢给她,脸色沉沉,“是我接的,他知道我在这儿,还需要问你在哪儿么。”

    “哦……那、那我是不是要离开,他总是要回来的,我……”

    “用不着走,你是我妹妹,我会保护你。难道他还能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打你么?”盛云烟想,总归是厉弘深还是会给她几分面子。

    她伸手摸摸脸,到底……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儿了,是不是很丑。、

    这双眼晴又何时能复明,他说过会治好她的眼晴,不知可还算数。

    ……

    厉弘深再次回到病房里,小女孩儿看着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哪怕是睡着也把自己很严实。卷缩着,像极了孩童,她大脑的记忆是不是只停留在孤儿院的时候。

    晚,七点。

    厉弘深一直未曾离开,昨夜未睡,于是在床侧也小眯了一会儿。睡意模糊时,他忽然听到了……

    “厉弘深,我恨你!”

    那从喉咙深处迸发出来的撕厉,他一下子睁开眼,眼前那小女孩儿还在梦里,小手攥着被子,把被子都揪了起来,手背上骨节苍白!

    全身僵硬!

    头上全是汗,嘴唇干裂,脸无血色,牙关紧错,那神色之上那浓稠的仇恨,已经深入其中!

    “我恨你,厉弘深,我恨你!”

    声音很粗重,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那个神态总让人感觉若是有刀的话,她定然可以挥刀杀人!厉弘深的睡意全无,坐在床边,盯着她进入梦魇里的样子。

    伸手去抓她的手,很凉,很凉,却很湿,很多汗。她捏得太紧了,以至于厉弘深并没有把她的手给掰开。

    “明嫣。”他沉声唤道。

    稍稍俯下身子,单手捧着她的脸,毫不意外的手碰到的也全是汗水……她恨他,很恨,那般浓烈。厉弘深现在却也只能把她唤醒

    “明嫣。明嫣。”

    在五声之后,明嫣终于醒了……

    她睁开眼晴的那刹那,眼晴里的恨还没有完全退下去,还云里雾里的样子,唇齿在厮磨,“厉弘深……厉弘深……”

    男人没有动,目光幽暗,半敛之下那一股说不清道不尽的深邃刀,沉默。

    几秒后,女孩儿终于完全清醒……一伸手,一下子抱着他的脖子,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哥,你终于回来了,哥……我以为厉弘深把你弄死了,你没死,太好了……”

    厉弘深依然没有出声,搂着她的腰坐了起来。她刚刚做完腰穿,他下意识的都不敢去用力碰触她的腰。

    “哥,我就知道你命大。”哭腔明显,心酸至极。她很用力的朝他的胸膛里挤,拥抱也很用力。

    厉弘深指着她的肩膀,让她退开一点,他看着她的脸……脸颊上还有被汗水打湿的黑发,贴在上面。那睫毛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一缕一缕的,那眼晴水雾在游荡,却硬是没有让它掉下来。

    泫然欲泣,楚楚动人。

    “知不知道我是谁?”他沉声问。

    “我哥。”小女孩儿仰头,说这两个字时,两个脸蛋笑容一下子绽来,这么一挤……把眼晴里堆积的泪水也给挤了下来。

    两滴,啪嗒,往下一滴。

    那眼泪像是落到了厉弘深的心脏,如烙铁而至,滚烫。

    “你哥叫什么?”他又问,抬手去擦她的泪,动作轻柔。

    “叫言……”她歪着头,“言……言……”最后猛一甩头,抓住他的手,可怜兮兮:“你叫啥啊?”

    那幅模样击中了他,继而让他整个人似乎都处在一种酸酸的疼痛当中。

    “我叫厉……”

    【厉弘深,我恨你,我恨你!】

    他话语一顿,“我不是你哥,我是你老公。”

    “真的?”

    “当然,你生病烧坏了脑子,不认得我。”

    小女孩儿看着他的脸,又想了好大一会儿,最后才甜甜一笑,“老公。”

    久违的称呼……许久许久都没有听到过了。软糯的又甜腻的声音,他坐上了床,把她抱进怀里,“乖,头疼么?”

    “嗯,疼。”

    他给她按着太阳穴的位置,问:“厉弘深是谁?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