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67章 不要再打了!

第67章 不要再打了!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朝她走过来,来势汹汹,眀嫣看的起劲儿,没有注意。

    等到注意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跟前,她下意识的就去护着音响,手往那里一伸,他的手也伸了过来,两个人的手同时伸来。

    她要护,他要关。

    于是他的手自然而然的就搭在了她的手背之上,他的手心很凉,书房里开了空调,他全身都有一种凉气。

    但是眀嫣还是顽强的去护着,可又怎么抵得过厉弘深的力气。他抓着她的手,强行用她的手指摁了关机键。

    再来,他再次抓着她的手到了她的脸上,控制着她的手指,揪起她的脸蛋!

    疼。

    揪了好大一会儿,才放开,眀嫣的脸当即就红了!

    衣服里面没有內衣,很奇怪的感觉,就这么挺立着,在他的面前。

    厉弘深的目光低了几个度,抬手,在她的头顶拍了几下!像拍小狗一样。

    眀嫣沉默,一言不发。

    厉弘深转身从书架里随意抽了几本书,摆在她的面前。没收了电脑和音响,回去,继续工作。

    眀嫣,“……”

    她是个学渣。他们言家除了言驰之外,都是学渣。看书就头疼,这本书全是英语,就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不知道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不想去看。

    几分钟后,眀嫣去抽了一支笔,开始画画。她的拿手就是画画。

    半个小时后,厉弘深从电脑前抬头,女孩儿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很认真的样子。

    头发总一根笔,挽了起来。几缕黑发从头发的两侧掉下来,蓬松着,越发显得脸小,到底是肤白稚嫩,那脸到现在还是红的。

    那个匈正好放在桌上,很容易就看到那个突起,小女孩儿正如花美眷。

    好像是阳光下在枝头正在摇摆的茉莉花儿,清新脱俗,又泛着丝丝入扣的妩媚。

    书房里很安静,只有笔落在纸上的沙沙声。在屋子里,延绵回荡。

    男人放下手里的笔,这么安静又馨香的书房,还前所我未有。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死神,到她的面前。

    她画了一个人,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素描画,人物形象倒是驳为传神,只是这男人的下半身是一头猪,粽色的毛发,她倒是很细心……就连两腿间的那个东西都画了出来。

    她正在画脚,一笔一画,线条勾勒流畅,脚又是人腿,皮鞋,鞋子画完,还画了一条铁链绑着

    这人不人,猪不猪的模样,她还给了一条铁链,看来对他积怨很深。

    ……

    明嫣终于画好了,一抬头,手里的书就被抽了出去,她一愣。

    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他站到了她的旁边,眀嫣还真的不怕让他看到,看到又怎样,大发雷霆又如何。

    他还能把她怎么样。

    却不想,他拿起笔在书的背面写上。

    “你看过猪的下面是长什么样子?”

    眀嫣第一次见厉弘深的字,潇洒落阔,不拘小格。

    眀嫣看到这个字时,有那么一点的错愕,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过了两秒才懂。

    她确实没有见过猪的那里是什么模样,就连他的,她也没用肉眼看过。

    但是,她在网上看过啊……

    “和你的有什么区别。”眀嫣反问。

    厉弘深把书收起来,看着她,目光沉沉,脚步朝她那里一移,一种凛冽的气息呼之欲出。

    又想干什么,上?还是用强。

    眀嫣没有后退,与他对视。他没有再写字,薄唇启动……

    其实人在说狠话时,两瓣纯的张合非常干脆,起起落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近在咫尺的空间,她感觉到了他全身肌肉的力度,还有他不用特意去表达就能降住她的锋芒。

    他说,“想要捆住我,你还没有那个本事。你就是我的俎虫,你逃不掉。”

    ……

    其实这种话,他不用说出口,眀嫣也知道。她不是他的对手。

    回到房间,眀嫣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下午有人送来了衣服,却只有內衣裤,没有外面的,眀嫣对厉弘深实在不敢强求什么,没有就没有吧。

    先把里面的穿上,挂空档也不舒服。

    晚上老早就吃了晚餐,吃药,睡觉。晚上厉弘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眀嫣不清楚,只知道她醒来时,是在他的怀里。

    此时,凌晨五点。

    天色已经朦朦胧胧,有了丁点的光亮。醒了就睡不着。

    眀嫣看着睡着的他,睡梦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退却了凌厉和高高在上,浓黑的眉宇里却依然有清高和倨傲。

    他的手臂是打开的状态,那个样子,像是随时准备好了抱她入睡的样子。

    眀嫣从他的脸胖看到臂弯又看回来,心里沉重,如有积云。

    他想要她的眼睛治好另外一个女人,足以证明他是爱那个女人的,可为何又和她睡在一起,为何又和她做暧。

    不觉得肮脏。

    已经睡不着,于是就起床。

    走过那一个柜子,目光不经意的撇了一下……心绪微沉,绕过它去了阳台。这个时候的夜色有那么一点光亮,楼下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

    明嫣站在那里良久,不多时,有车子开来。从别墅里出去一两个保镖去视察。确定没有问题后,放车子进来。大门口离这一栋楼有些距离,明嫣并看不清,直到走近,几个人从车里下来。

    一男一女,手里提着两个医药箱。

    明嫣蹙紧了小眉,他们提着医药箱干什么,这个时间,莫不是这里有病人。

    可这个方位,明嫣的视线受阻,那几个人进了前面那栋房子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就这样……半个小时后,他们拖了一个人出来,用担架抬头。

    两栋楼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尽管是光线朦胧,明嫣还是看到了那担架上的人!

    言驰,她的亲哥。

    心跳开始狂乱,掉头,就往屋里跑,打着赤脚。

    走到门口,却门怎么都打不开。

    一扭头,那上身赤果的男人正靠在床头,目光漆黑而深邃,睥睨着她!

    明嫣已经迫不及待,“开门!”声音都在颤.抖。

    男人听到她的这句话才慢吞吞的下床,勾起浴袍随意朝着身上一套,慢条思理的朝她走来,步履缓慢而沉稳。明嫣在忍耐,已经在忍耐!

    总感觉像是听到了楼下车子的引擎声,车要走了!!

    大哥一直在这里,不知道被他关在哪个房间,她毫不知情!现在又要把他转走,又要带去哪里!!

    “我说开门,听到了吗!!”明嫣再次开口,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一次饭团儿在后面追、她的那种焦急的心态。可不同的是,这一回她什么都听不到,就连自己吼出去的话,自己都听不到。

    男人走到她的跟前,他到底说了什么,她不知道!!

    只是她知道,他不会给她开门,不会让她出去。

    明嫣看着阳台,拨腿就跑了过去,那辆车还在。天色渐亮,担架已经上了车,那名对着男医生正在说什么,身子微侧,做着上车的动作,明嫣知道,他马上就要上车,一上车,车子就会走!

    身后有浓烈的气息而来,那感觉如同把她逼在悬崖的千军万马!

    那医生上了车!

    不,她不能让他们走。小小的身体往起一跃,纵身而跳!身体一悬空,一只强有力的手忽然伸了过来,拽住了她的手。她抬头,他朝着远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随后又低头……

    那眸如同在清晨飞雪而过的鹰,锐利得透着攻击性!

    薄唇绷得死紧!

    拉着她的手,像一把铁钳,那个劲头似要捏碎了她!!明嫣知道,他又生气了,且是盛怒!

    她回看着他,唇咬着,誓不服输。

    那车子开了过来,就在阳台之下。

    明嫣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有类裤,下面有人,只要一抬头,就什么都看到了。厉弘深胳膊一用力,硬生生的把她给提了起来,扣着她的后脑勺,摁着她,对着下面命令:“开门!”

    门打开。

    这是一辆房车,后面的车厢除了顶上不能开,其余都可以。三扇门同时打开,言驰刚毅的脸颊和劲瘦的身躯立马在明嫣的眼前,削瘦,皮肤是病态的白,身上没有任何管子,就像在睡觉,可了无生气,就如同前几天,厉弘深说过的活死人。

    明嫣的心很疼,为大哥。

    她不知道厉弘深下了什么命令,车子旁边的一名保镖一巴掌煽到了言驰的脸上,那睡着的人,头微微一晃,最后又归于原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一点的知觉!!

    这是在干什么!!

    明嫣心里在咆哮,四肢在挣扎。

    可后颈有一只手在摁着她,她又怎么动。他在逼着她看,她植物人的哥哥被打。

    又一巴掌煽了去,一个死人,就算是你捅他一刀,他又能怎么样!!

    明嫣的心疼痛至极,有如刀绞,她恨不得她去代替哥哥,眼泪哗哗往下掉,“不要再打了……”她知道对着他们说是没有用的,强行挣扎,抬头。

    他俊美的脸冷硬如霜,眼里风云袭卷。

    “你不就是想要这眼晴么?你现在就挖,你现在就拿去!!”明嫣泪眼朦胧,直接吼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