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54章 我放肆多回了

第54章 我放肆多回了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嫣换好厉弘深递过来的衣服,出来时准备把先前那套装好,还给人家。厉弘深拿过去,就扔到了垃圾桶。

    明嫣:“……”

    “这样……不太礼貌吧?”

    “给你来一层保鲜膜贴在身上,你就觉得礼貌了?”

    明嫣咕噜一句,哪里是保鲜膜,其实她觉得还挺好看的,不就是……透一点,凉快。

    两个人一起出去。

    容月卓已经不在,两人一出门,倒是碰到了另外一个女人。雍容华贵,一头亚麻色头发,大浪卷发,这么乍一看,倒也是温柔端庄。

    厉弘深停在了她三米远的地方,站定,并没有开口讲话。

    他一停,明嫣也只好停着。

    李子淇温温尔笑,“如果你够胆可以直接走,如果你想知道你爷爷能够把你怎么样,你就进去。我过来,只是给你打一个预防针。”她的眼晴里有一种光明的坦荡,好像真的是来提醒厉弘深,没有其它什么意思。

    这种场合,明嫣一般都 沉默的.

    厉弘深武器,“我早已经百毒不侵,有什么是让我怕的。”

    李子淇没在说 什么,离去。这话很狂 ,但愿他能一直狂下去。至于厉弘深会怎样,实在和她灿什么液压系统 ,当然。他能离开空家,那是最好的。

    ……

    厉弘深和明嫣一起再次去了大厅,容劲秋、容在要、容月卓还有到盛云 都在现场,那个陈仗,好像真的要办什么重要的事情。屋了里的气氛异常紧绷,随着厉弘深的到来让这股紧绷更上一层楼!

    神经有些大条的明嫣都已经感觉到了,于是小心翼翼,就连走路都谨慎了很多,生怕秧及鱼池。

    这又是怎么了。

    容劲秋不着痕迹的给厉弘深递眼色,厉弘深不知道有没有看到。眸光一低,看到了桌子上摆放了一条死去的鱼,两份文件。他是个聪明人,这些是什么东西,他一看就知道。

    死去的鱼,另外的文件是合着的,但必然有一份是离婚协议书,还有一份就是他辞去总裁之位的辞职文件。

    他已然明了。

    这个鱼,死了……明嫣掉进去弄的。

    厉弘深没有说话,容厅看着他的眼神很像活剥了他一样!

    容劲秋开口,“爸,这事儿不然就算了吧,让明小姐给您道个歉。”他也不喜欢明嫣,但是他不会像容厅一样的硬逼着厉弘深去离婚。

    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非要去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难道他很喜欢被戴绿帽子吗!

    “你给我闭嘴!”容厅怒呵一声,手机的拐杖杵在地上,叮的一声,以示警告!

    容月卓连忙上去劝,“爸,你就不要开口说话了,放心,也不会对他怎么样的。”能怎么样,无非就是离婚,无非就是离开公司。

    容劲秋给了他一个凌厉的眼神,然后只有退回去。

    他当然不希望厉弘深离开公司!可是这个屋里的人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希望厉弘深离开梵爵。

    “你。”容厅再次拿起拐杖,指了指厉弘深,“你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选择!”除了拿其中一个文件。

    厉弘深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走过去弯腰,拿起了最右侧那一份文件。

    当他把这文件拿起来时,容劲秋的心里猛的一抖,他居然选择离开公司而不离婚!

    同样的,容月卓也是一愣,为什么。明嫣对他来说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他这是在干什么,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

    李子淇倒是一片平静,但心里却已经有了涟漪……她自然是有私心的,如果厉弘深离开,那么这个家里,假以时日就是他的儿子做主!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容月卓的!

    容厅也是很有很意外,“你确定要选这个,你不后悔?”

    厉弘深把那个文件攥在手心里,没有去看一眼,只是开了口。

    “恐怕后悔的不会是我。”

    转身,带着明嫣离开。

    容劲秋追出去,他不能让这个儿子离开公司!

    “给我站住!”容厅再次吼来。

    容劲秋回了头,看了一眼父亲,又看向自己的老婆,有那么一点迟疑。

    但是这种停顿也不过是几秒钟而已,“爸,我对不起这个孩子。你如果不认他是你的孙子,我却不能不认他是我的儿子!”

    出去,毅然决然。

    李子淇扭紧了手指,海浪在心里翻滚着,脸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容厅气红了脸,却又无可奈何。

    容月卓姿态随意而浪荡的靠着沙发,脸色沉沉,眸心里,一片高深莫测。

    两年多前,厉弘深从意大利回到这个家里,拼了多大的劲头才坐上了今天这个宝座,他大抵是知道的。

    厉弘深想要当总裁的心也在明显不过,今天怎么可能这么突然就选择了卸。

    他……在干什么?

    ……

    容劲秋追出去,叫住了厉弘深。

    “把它给我。”他指着那份文件。

    “为何给你?”

    “你不是很想当这个总裁吗?你不是很想留在公司……我并没有看出来你有多爱她,难道你下了这么一个视死如归的决定,就是为了做给我看,让我内疚?我已经很内疚了,不需要离开!”

    厉弘深那漆黑的瞳孔映着外面昏暗的夜色,如同一个浩瀚黑夜在他的眼眶里,有那么一点神色不被人而窥视。

    “如果我这么做,纯粹是为了让你内疚,那你也太看不起我了,告辞。”

    厉弘深再次离开。

    从他的言谈举止到他的神情,丝毫没有看出他为了这件事情而焦急,反而有一种气定神闲,有一种胸有成竹。

    好像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已经知道该怎么反击。

    容劲秋没有再劝。

    他等着这个儿子,看他能做出什么来。

    ……

    明嫣原本是一头雾水的,听到容劲秋那句话在乎人知道了点。

    他们想让她和厉弘深离婚,有一个无形之中的逼迫在中间,而她没有看出来。

    但是最后,厉弘深没有选择你,而是选择了手里的权力和钱力,是这样么?

    为什么。

    这个婚早晚是要离的,六个多月之后就会离,早一点和晚一点有什么区别……

    她并不认为厉弘深是因为爱她而不离婚,就连容劲秋都看出来了,他对她并没有什么情意。

    那就是为了她的这双眼睛?

    何必呢。她已经答应了给他,就不会食言。

    明嫣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沉默。

    ……

    容厅乃至整个容家人在第二天的早上,就已经知道了厉弘深的那一句【恐怕后悔的不会是我】,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所有董事集体申请辞职。

    所有控股董事,同时申请撤股。

    如果这所有人都走了,公司就少了一条资金链,就像是一个人,少了心脏。

    必死无疑!

    容厅好在是身体健朗,没有晕过去,给厉弘深打电话。

    “你在干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容厅气吞山河,因为生气让他说话时吐沫横飞。

    此时,厉弘深正在办公室里,他昨天晚上没有回家,一直都在公司。

    “这不是很明显吗?一旦我离开公司,他们就会离开。容老先生,我昨天就跟您说过,我能让公司红火起来,也能让公司玩完!”他看着屏幕上跳动的股票数字,沉道。

    “不可能!你不可能会带动得了他们!”容厅不相信,一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换人,那些董事怎么可能也会跟着走,前所未见!

    “在我身上就有可能。”厉弘深的眼睛很酸涩,一夜没有合眼。抽开抽屉拿出了一根烟,打火机点燃,吸一口烟雾吐出。起身活动一下,到了外面的阳台。

    薄薄的阳光穿透云层而来,在他的身上就像是镀了一层金光,清风四月,玉树临风。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厉弘深开口。

    容厅的鼻孔里喘了一口气出来,如兽般低吼!

    “在我正式入职总裁之位之时,我和那些董事们已经签了一份秘密协议。在我就位期间,我保他们一年有多少分红。但是一旦我离开,他们就要跟着我离开,容老先生,你的董事们,你之前培养的人才都把宝压到了我的身上,你说……这个总裁之位,是你能控制的了的么?”

    容厅先是一震,不可思议!随后才想到,这小子在上任之时,早就做好了随时会让他走人的应对措施!

    “你真是放肆!”

    厉弘深看着眼前席卷的烟雾,青白色,在袅袅升空,他喉咙里溢出了几丝凉凉的笑声。

    “我放肆多回了。”不差这一回。

    这个总裁之位,非他莫属!

    他要定了!

    除非他不想要,否则,谁能夺走。

    容厅怒摔了电话,气的不轻。一扭头发现容劲秋在偷笑,他怒气转移,手机摔出去砸到了他的身上。

    “你是不是觉得他做的很对?和我这样作对,他很牛?”

    容劲秋收起笑容,这个做法对不对,他哪儿知道,他没有听电话,但是从父亲的表现上来看,厉弘深一定是赢了。

    嗯,他觉得很爽。

    这小子,有两把刷子。

    “父亲,您就不要管他了,月卓只知道风花雪月,这个公司目前还真离不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