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47章 离开我,只有死路一条

第47章 离开我,只有死路一条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一走,明嫣又再度把那个绿色的毛巾给拿了起来,包在头上。甩着小脑袋,重新捡起垃圾桶里的书,再看

    翻到方才看的地方。

    ‘若是想要对方离开你,你表现得大度,摄合他和其它女人,一边表示和他亲近,一边想要他离开……’

    翻页,明嫣又看到了一段话。

    ‘这样是不行的!’

    啥??!!!

    明嫣惊地一下坐好,不行?我靠……不行,你写在上面干什么。那她刚才岂不是白搞了?

    接着往下看——

    ‘男人,不,应该说只要是人都有一种贱性。你越是想让他离开你,你越是表现得明显,他很有可能就会反其道而行。对你的兴趣就会越浓,对于男人来说,一切得不到的都是最美的!’

    ‘所以你要黏紧他,无时无刻都跟着他。贴得越近越容易引起摩.擦,以及……女人越作,越无理取闹,就会越让男人反感。想要他离开你,指日可待。’

    ‘这场拉锯战中,看似是他甩了你,其实是你——踹了他。’

    明嫣把书合起来,靠在床头,想着这几段话。还是有点道理的……贴紧他、作、完命的作。正好,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叹气,这本书真是个好东西啊,简直是个奇葩。她要赶紧看完,然后还给护士。

    ……

    郑园一个小时后就已经过来,照顾她。像个老大爷似的,管东管西,不准她用凉水洗脸,晚上用热水泡脚,不准吹空调,不准开窗户吹风。

    就这样在医院里呆了四天的时间。其实除了第一天头痛、肚子痛之外,其它时候她一点事儿都没有,不就是来了大姨妈,非得她在这里住着。

    这不有病么?

    出院。

    郑园送她回家,柳姨看到了她,各种兴奋。就差在她脸上亲一口了。让明嫣一下子有一种回到了小时候面对妈妈时的温馨,被人惦记着.宠.爱着。

    过了这么多天,天气终于晴了下来。共园里很乱,种的花被水冲得乱七八糟,园丁大叔这两天肯定很忙。明嫣跑出去和大叔打招呼。

    郑园走过去对柳姨吩咐近段时间关于明嫣的饮食,以清淡营养为主。

    “为什么?这小丫头喜欢吃一点辣。”

    有些东西想瞒也瞒不住,于是郑园就把明嫣流产的事情给说了,柳姨惊得下巴都掉了出来。

    “这件 事明小姐还不知道,她还小,没有必要知道这些。您不要告诉她。”

    柳姨惊惊的点头。

    ……

    晚,八点。厉弘深还没有回来,明嫣听着那本书里的意见,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梵爵集团。

    38楼,总裁办公室里。

    各部门总经理相继而出,走到门口,各个都在抹汗。在这样一个雷厉风行又不近人情的总裁手下办事,无异于整天勒着裤腰带过日子。

    办公室里,厉弘深坐在电脑前,脸色冷沉,雪白的衬衫平展如新。右手落在蹭亮的办公桌,手指修长,手背筋脉分明,显然——方才正值盛怒之中。

    他对面的欧阳景过来,衬在办公桌,“关于城东处的开发案,你再焦头乱额也没用。那一户四合院的户主,是言彦华前妻的父母,他的老丈母娘。老两口中年丧女,如今就守着这么一个老家房产,死也不搬迁,人家不稀奇钱。”

    厉弘深眉色轻敛,言彦华前妻的父母……那么也就是说,那是明嫣的外公外婆。

    原来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正说着,电话来了。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有存名字,那跳动着的数字,很陌生。

    划开。

    “喂。”单音字。

    “老公~”

    轻柔.软绵的嗓音,软糯到了骨子里,他顿住。 欧阳景听到了这个称呼,所以有点惊,老公?

    厉弘深站起来,到落地窗,看城市的璀璨烟火,“说!”

    明嫣换着被子坐在床中央,脑子里飞快的过滤着那天看到的书本内容,以肉麻炮轰之。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要和你一起睡。”她觉得她的舌.头都要搅到了一起,有点难为情,但是……管它呢。

    那清悦又近乎于娇嗔的声音传到厉弘深的耳里,轻轻的敲击着耳膜,最后直达心扉。

    忽然又想抽烟……尼古丁的味道冲进嘴里,可以抵消一切不该有的东西。

    他没有说话。

    这一头的明嫣没有听到他说话,只是从话筒里听到了他浅薄的呼吸,他不会……生气了吧。

    哈哈,太好了!

    “老公,赶紧回来,我等……”

    嘟嘟。

    挂了。

    他……他把电话给挂了。

    没有礼貌!

    明嫣哼哼叽叽的想,手机一扔,睡觉,管你回不回。现在她在想,那一天真是脑子进了水,只不过是看到容月卓和别的女人上牀而已,她就冲动的答应了他的条件,结婚。

    如果他私生活干净,倒也罢了。

    一面和她做着,一面又和前妻纠.缠不清,这算什么。

    ……

    厉弘深捏着手机再度到办公桌,整理桌面上的文件。

    “老公?你家那个小丫头?她喜欢你?”

    “何以见得她就是喜欢我。”

    “不喜欢叫你老公干什么?”

    几份文件三两下就已经整理好,关电脑,拿了车钥匙出门,欧阳景跟在他的后面。

    “不过一个称呼而已。”

    “对于女人来说,老公二字不是很神圣的东西?可以乱叫?”欧阳景是这么想的,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老公老婆都很重要,不能轻易的喊出口。

    厉弘深顿住脚步,漆黑的瞳孔似那一望无迹的苍穹,黝黑而不敢直视。

    唇起,“给我联系院方,把他们手里的东西选择性的放出去。”

    “干嘛?”

    “我要让她离不开我,除了我,她无人可依,离开我,她只有死路一条。”男低音,那是一种侵入到骨子里的苍凉,不寒而栗。

    欧阳景摸摸鼻子,他其实不必,他想干什么……

    只不过他是这个公司的副总经理,又是他的好兄弟,所以自然是站在他这一边。

    ……

    还不知道噩耗即将要来临,睡得迷迷糊糊,门开了。她眼皮子稍稍的眨了一下,没有完全醒来,继续睡。

    厉弘深还是一惯的先去拿衣服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也没有开灯。一惯的素养让他走路声很轻,没有吵醒她。到床上去……像有感应似的,她的小细腿一下子就缠了过来。

    漆黑的房间,她的脸庞泛出一丁点白色的晕光来,恍恍惚惚的美。

    他低道,“睡过来。”

    小女孩儿不知道是不是习惯还是真的听到了他这句话,身子一滚,就滚到了他的怀里……男人躺下去,他没有抱她,但怀里满满的感觉,似乎更容易让她入睡。

    ……

    明嫣的大姨妈已经没有了,她想着她现在应该吃一点稍微重口一点的东西。想到这儿,心情便好了很多。

    想着美食,浑身都有了劲儿。

    浴室里传来水声,他回来了。他昨天晚上居然回来了,嘿,他还真听话!

    明嫣下床,到浴室,男人正在刷牙。

    “早。”她进去,到马桶前,把裤子往下一扒,撒尿。

    厉弘深停下了刷牙的动作,下额抽搐,转头瞄着她。后者冲他甜甜一笑,“老公,你真帅。”

    厉弘深转回头,快速刷完牙,脸都不洗,出去。

    还没有到门口,后背的衣服就被拽住,他扭头……脸又被亲了一口。

    “早安吻。”

    “上完厕所,洗手了?”

    “没有。”

    当即,煞气来袭!

    明嫣连忙道:“你还不是没有洗脸,我都不嫌弃你。”

    厉弘深把她的手拽下来,脸色阴沉:“再这样,我剁了你的手!滚出去!”提着她,往外一丢,砰,关门。

    明嫣呶呶嘴,真粗鲁。里面水声急喘,想必他在洗手洗脸。

    嘿。

    这样离他讨厌她,是不是更近了一步?

    爽。

    哪知这么一等就是半个小时,他出来时,穿着的是浴袍。不就是上完厕所,亲了一下,就要洗澡,败家子儿,水不要钱?

    明嫣哼哼的进了洗手间。

    擦脸时,她现在她的小镜子不见了。那个镜子上有她和饭团儿的合影,她一直都是随身携带,怎么消失了。

    不会是……他给她扔了吧?

    王、八、蛋!明嫣在洗手间问候了他十八祖宗,气得直跺脚。然而一出洗手间,她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公长老公短,要老公不上班,在家陪她。

    餐桌上,明嫣拿着自己的那一份早餐,屁颠屁颠的挪到他那边,狗腿谄媚。

    “老公,怎么样,今天休息一下,在家玩。”黏人么,她最拿手了,黏得你怀疑人生。

    厉弘深随意一低头,就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他转回头,慢条思理的切着面包,“前几天你看的是什么书,讲。”

    明嫣:“……”又来了!没完没了了还!

    “就是那个少儿不宜……就、就是我们常做的那种事,你听了对身体不好。那是给那些姓冷淡的人看的,你不适合,你有我就行了。”明嫣扯话,那个书的内容,不能让他知道。

    厉弘深抿唇不语,侧头,看着扒在胳膊上的小女孩儿……

    她的这一招对他来说,没用。

    他想现在外面的媒体必然是炸开了锅,他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呆在他的身边,哪里都去不了,哪里都不想去!

    不听话,总想着要离开他,总归是要好好的教训,他要一剑封喉,让她断了所有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