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42章 明嫣失踪

第42章 明嫣失踪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弘深是雷厉风行之人,说不带就不带。

    当然欧阳景也是个言而有信之人,他说不下就是不下!

    就这样,两分钟之后——

    厉弘深敲了一条短信出去,便拿着手机坐着,一言不发,也不打算开车。

    很快的,一辆黑色的房车从远处开来。厉弘深下车,上了那一辆车。

    欧阳景,“……”有病啊,这人。不过也是,他有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

    欧阳景叹了一口气,自己开,结果发现……他把车钥匙都拿走了!

    混蛋!

    ……

    厉弘深回到家,阿姨正在收拾晚上做饭的食材。

    柳姨听到走路的声音,兴冲冲的跑出来,以为是明嫣,结果不是。

    “少爷,明小姐没有回来吗?”

    厉弘深不着痕迹的拧了拧眉,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最少一个小时前,她就该回来了。

    “联系她。”就只有这三个字,转身上楼,去了书房。

    打开电脑,正好收到某处拆迁的文件,他们已经跟对方商议了很久,对方就是不同意。

    无论什么好处,都不行。

    四合院,虽说有保留的价值,但是……他要得到的地皮,一定要得到。

    还有关于以神秘人的身份进入言氏股东的事情……

    开始工作。

    半个小时后,有敲门声。

    此时,他正在敲一份重要的文件,工作被打断,眉心一皱,“干什么!”

    “少爷,到现在明小姐还没有半点消息,外面还有洪水没退,她会不会有危险。”

    “死不了!”

    “可……”柳姨是担心,正好厉弘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他伸手,以掌心为拒,示意她不要再说,柳姨只好关门出去,只是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说。”厉弘深瞄了一眼紧闭的门,一个字吐出来。修长的手指挥动着鼠标,点开文件,浏览。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

    “不要拖,趁热打铁,趁胜追击。言彦华迟早会找到我的头上,无妨,不用刻意去掩盖我的身份。”

    “是。对了,厉总,晚上十一点,飞机会飞往意大利,需要通知言先生么?”

    厉弘深菲薄的唇往起一勾,正好点开了一份百度资料,关于言彦华的所属公司,家族产业庞来,基地很深,“需要你去说?言夫人若是想说,回到家就会告诉他。”而言彦华到现在也没有来找他,那足以说明,言夫人并没有说!

    结束通话,厉弘深再次点开邮件,写,发送。

    一个小时过去了……

    待出来时,天色很暗。原本就是阴天,不到五天,天空便阴暗得如同到了傍晚。柳姨在客厅走来走去,拿着手机,很不安。

    厉弘深在楼梯道里看到她这模样,又朝空荡的屋子描了一眼……继而转身去了卧室。卧室的沙发上甩了一件衣服,其它地方很整洁很干净。

    他向来是一个很衣服乱扔的人,那小丫头片子倒也挺注意这一点。今天……莫非出去得很急?

    屋子里多了女人到底是不一样,纵然是人不在,也有香味在萦绕。在空气里,在鼻息间,在胸腔里……他拿着衣服去了浴室,浴室里处处都是女人的东西,毛巾,牙刷,洗面奶,到是没有见什么护肤品。

    他衬在盥洗台上,眸从左侧一寸一寸的挪到右侧……最后定格在那个化妆镜上。镜背有一张大头贴,一人一狗。她未施脂粉,小脸扬起,那条狗的尾巴刷到了她的脸上来,她依旧在笑,明媚的小脸,看起来一幅童叟无欺的纯真模样。

    那条狗也在笑,对着镜头,咧开嘴,看起来,很蠢。

    他拿过来,放在手心里,细细端详了一分钟——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东西,他怎么不知道。

    ……

    洗完澡出来,下楼,冲了一杯咖啡。

    窗外又下起了小雨,他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乌涣乌涣的天空,眉心越皱越拢……柳姨已经把饭菜都给摆好了。她也是强自镇定,面对少爷,她有很多想说却又不敢说的话。

    两分钟后,厉弘深放下咖啡杯,上楼。

    “少爷,晚饭好了……”

    “你吃吧。”寡淡的三个字。

    再次到了书房,开电脑,对着屏幕里面密密麻麻的文字,揉了揉眉心。叹息声低低的从唇里溢出来,低若蚊鸣,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

    拿起手机,到了书房的阳台。

    刚好此时,一个雷劈下来,响声极其的大。

    厉弘深看着即将又要下雨的天空,拨打了一个叫出去,“找人!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记着,我要活蹦乱跳的!”

    挂完电话,又给欧阳景打了一个过去。

    “找我干什么?有屁快放?”

    “你在下午几点看到的明嫣?我要具体时间。”

    “明嫣?这是谁?我不认识啊。”

    厉弘深的嗓音沉了沉,“欧阳景!”警告!

    “哦,想起来了……你说的就是在你家出现的那小.妞是吧,大概不到三点钟的样子,问这干嘛。”

    不到三点,现在已经五点半。

    厉弘深想起欧阳景先前说过的,明嫣开车那叫一个乱,在马路上乱扭……他用了一个像是在开爆炸车这词来形容。或许当时,车里就不止她一人。

    调监控。

    ……

    夜色。

    无论是不是有积水,无论是不是打雷下雨,夜场里总是有许多的人。群魔乱舞,光怪陆离,才不过晚上八点钟的样子,已然是一片热闹景象。

    包厢里,歌舞升平。

    男男女女未曾吃过晚餐,便开了啤酒,外面打雷下雨也好,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

    “盛美女,最近你是戒酒了,一滴不沾。”有人问。

    盛云菲捏着饮料,侧头,嫣嫣一笑,“听过一句话没,女人要么千杯不醉,要么滴酒不碰。”

    “喝醉了我们还有对你怎么样?”

    “你们有那个胆子?”盛云菲挑衅的回。

    这倒也是……盛云菲跟着容家太子爷这事儿,谁不清楚,容月卓虽说终年在岁月场合里流连,倒确实是不能得罪。

    六七个人,嘻哈一笑,便转移话题。

    盛云菲低头浅笑,独饮。

    两分钟的,包厢的门被推开。浊世俏公子,翩然而至,当然若是怀里没有一个美女的话。他剪短了头发,板寸,干净而利落,那一张是上帝雕刻的完美脸颊越发的俊美,桃花眼,轻轻一斜,道不尽的风采。

    容月卓,一个韶华倾覆的花花公子。

    “哟,这么热闹。”他走过来,搂着怀里的女人,对于盛云菲的存在,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后者也安静的喝着饮料,那一张漂亮的脸蛋并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有人叫他过去,他也大方的过去,落坐,女人坐下,小鸟依人的依偎到他的怀中。那女人朝着盛云菲投去了一个嘚瑟的目光。

    盛云菲视而不见,依然喝着自己的饮料。容月卓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的很。每一晚,他和会谁睡,是你么,呵。

    包厢里的热闹继续。

    半小时后,容月卓被身边的女人挑起了火,起身,要去往洗手间,那女人屁颠屁颠的也要起来。可被盛云菲一把给拽住。

    ……

    容月卓站在洗手间里,闻到身上女人香水味,一股厌烦,可还是忍了。

    “哟呵,那小.妞醒了?醒了就醒了呗……你激动个什么?咬了你?她就那么一小块,能咬得多痛。你把她捆起来不就得了,我告诉你,不要甩她脸,甩出巴掌印来,倒胃口,到时候老大看到了不宰了你。”

    “我们老大就喜欢这种看起来软萌软萌的丫头片子,你懂个屁!”

    “老子拉屎,你也催……把她给我看好,我一会儿来……”

    收起手机,处理自己,冲水,嘴里还一直碎碎念,骂自己的同伴。开门,手才刚刚伸过去,门从外面砰地一直被踹开!

    声音相当之大!

    他猛地一惊!

    定睛看去,外面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

    “我叫容月卓,把你口中刚刚说的那个女孩儿的名字告诉我,否则,老子让你横尸在这儿,说!”声音不大,可震慑力十足,自报家门,就够份量。

    容月卓,重要的是这个容。

    ……

    两分钟后,容月卓从洗手间里跑出来,神色匆匆。可刚刚往出一踏,盛云菲迎面扑来,两手紧紧的攥住他的衣服,脸色卡白卡白,额角处还有冷汗往下冒。

    “卓,肚子好疼,去医院……好不好?”

    容月卓看也没有看她一眼,随手招来一个服务员,从钱包里抽出一叠钱来,塞到他的手上,把盛云菲往他身上一推,“送她去医院!”

    迈腿就跑。

    盛云菲想去拽他的衣服,手伸出去,也只是拽到了他的衣角,可身体却因为这股力量而扑倒在地,砰地一声。肚子猛地一个抽搐,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站都站不起来。

    “哈哈……”

    有人在窃笑。

    她惨白着脸抬头,看到了包厢门口,那一排排的人,都像是在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

    盛云菲死命的咬着唇,在服务员的搀扶下,起身。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艰难的往出挪。

    ……

    八楼。

    容月卓向来没有什么耐心,依然是两脚踹开了门,一进去就听到了女孩儿惊恐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