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36章 凭什么是她。

第36章 凭什么是她。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然而这种不切实际的愿望,最后还是落了空。大概是心理作用吧,过路之人那诧异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多逗留一秒,她就觉得……别人认出了她。

    饭团儿也没有找到,她只能去商场,添置几件新衣服。

    “小姐,您的卡用不了,可能是被银行冻结,要不您换个卡试试?”

    明嫣试了好几家店,得到的回答都是如此,她的四张卡里……金额其实不怎么多,加起来恐怕不足两百万,但如今是一分都不能用。

    而钱包里唯一的一张50元大钞,在昨天晚上给了容月卓。

    看来……父亲真的对她深痛恶绝,不仅把她赶出了家,还断了她所有的生活费。出商场,回到家也没有车钱,可谓是身无分文,于是只能用走的。

    走回到家,用了一个半小时,回到玉林公馆,她自己的公寓,那里面还有她自己的衣服。

    “抱歉,明小姐,您不能进去,您的门禁卡已经被处理,您的房子也已经被言先生收回,我们不能放你进去。”

    明嫣:“……”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天空灰暗,整个朝她压来!这种抑制呼吸的事情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给的……

    ……

    脚上磨起了泡,她也只能走,现在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只有厉弘深的那个家里。回去时是下午两点,佣人阿姨已经下班去休息了,她默默的上楼,脱去衣服,进浴室,泡个澡。

    这一泡就是两个小时……从浴室里出来时,外面下起了漂泊大雨。她连衣服都没有穿的,白天出去穿阿姨的,晚上洗了澡就套着厉弘深大大的T恤。

    佣人阿姨喊她下楼吃饭,她下去,却是没有到厨房,而是直接去了健身房。

    她想……这时候的挥汗如雨,

    她想要那种大脑缺氧的感觉……

    这里面的健身器材都是男人用的,明嫣唯一可以使用的就是那个跑步机。

    两个小时后,明嫣已经瘫软在地板上,全身都是汗,柳姨的衣服早就湿透,她两腿发软。

    起不来,但是这种感觉……很爽。

    脑子里什么都无法去想。

    出健身房,柳姨正提着大包小包的从外面进来。

    “小明,你的衣服。”

    明嫣过去,两颊通红。

    “谁送来的?”

    “当然是少爷派人送来的,快去洗澡,试衣服,据那个开车的说,一会儿还有,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可算有新衣服穿了。

    明嫣哦哦了两声,随便拿了一个袋子,上楼,直接去了厉弘深的卧室。

    既然他让她在这里睡,那她就没有必要在去别的房间。

    倒是挺合身,洗好出来,到楼下……基本她也已经是个废人了。

    两腿打漂。

    “小明,你咋又躺着了……起来吃东西。”

    “柳姨,天塌下来也别叫我,我要睡会儿。”

    这一睡就到了深夜……醒来时,身上盖着一个暖和和的被子,开灯,桌子上还有一张字条。

    ‘厨房有吃的,热一下。’

    她咧唇一笑,在这种沁凉的夜晚,这一个杯子,一张字条,宛如冬日里的太阳,照暖了她冰凉的身躯,从里到外都有一种舒心。

    一天都没有感觉饿,现在饿了,去厨房,把汤热一热,开吃。

    ……

    华灯初上。

    锦衣夜行夜总会。

    夜晚的夜总会总是特别的热闹,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人群里,那幽魅挺拔的男子,穿梭而过,灯光环绕,落在他的眉眼,那精美的五官和不凡的气质便被这光芒锁在了时光里,那是一种一见难忘的俊美。

    他出去。

    在门口处,停了一会儿。

    身后另一个笔直的男人有过来,差点装上了他的背部。

    “能不能不要说停就停?”装上去了还得了,两个大男人……

    成何体统。

    厉弘深眉头微皱,回眸,漂了他一眼,只字未语,转身离开。

    欧阳景,“……”这个畜生,又发什么神经。

    迎面……一个女人走过来,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脚下一个踉跄,嗖的一下就倒在了厉弘深的怀里。

    欧阳景嘶的一下,这找死的女人,厉弘深向来不怎么近女色,外界不知道,他清楚的很。

    那女人必然要遭殃了……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厉弘深根本没有把她给推开……

    这可出了稀奇!上回就是在这个夜总会,有一个装醉的女人,往他怀里扑,他差点没有活剥了那个女人。

    今天,却……

    “想男人?”

    欧阳景听到了他沉沉的嗓音,他打算看戏。

    在厉弘深怀里的女人,缓缓抬头,借着夜总会门口的魔魅的光线,看着他近乎完美的那张脸,以及那一身金贵的吸引人的气质,极品男人。

    她爬在他的胸口,两人之间不过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她身上那一种浓烈的香水味扑鼻而来,男人蹙眉,却没有把她推开。

    “嗯,想……约吗?”女人很大胆,涂着嫣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落在他的胸膛,行为大胆。

    这个方位,欧阳景看得清清楚楚,那女人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衣服里面,手指拂动,想也知道她在做些什么。

    他抿唇偷笑着,想着这男人是不是很久没有解放过天性,所以饥不择食?他就站在后面看戏,看着看着,便觉得不对劲,那女人的手已经到了他的夸骨处……

    欧阳影:“……”哇哦。

    正当他看得有劲时,响起了男人阴戾到极致的声音:“滚!”两分钟的隐忍,已经到了极致!

    到底是没有忍住……

    他一个字,吐出来,推开,转身,又回到了夜总会里面。

    女人一愣,随之要追上去,欧阳景立马上前拦住了她,“小姐,他是这个夜总会的老板,听话,别去招惹他。”

    这里的老板?

    欧阳景淡笑,转身,不理女人,也一起上去。他想,这会儿厉弘深必然是去洗澡去了……

    他这个人很奇怪,不知道是对女人的香水过敏,还是对女人过敏。

    总之若是有让他讨厌的女人靠近他,他必然会跑去洗澡,像是掉进了垃圾站,要洗去身上的污垢,严重时会起红疹子。

    还以为今天这个风尘女子,是个例外呢,原来不是……

    这应该是一种心理疾病吧。

    厉弘深这个男人,一直游走在人和畜生的中间。

    ……

    欧阳景在办公室等了足足四十分钟,那洗澡的男人才从里面出来,洁白的浴袍。

    “我说你个大男人洗那么久干什么,等着人来上?”

    厉弘深脖子上的伤还在,只是没有了那层纱布,被水冲了一下,咬过的地方很红。

    他走过来,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倒了一杯,却没有给欧阳景倒,独饮。

    “……”欧阳景。

    “夜色已深,出去。”

    “你不回家?”

    厉弘深看了他一眼,“我的家到处皆是,我现在已经在家了。”

    欧阳景,“……”这货,真是……

    两年前从意大利回来,从一个私生子变成了豪门公子爷,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变成今天的大总裁,只用了两年的时间,不容易。

    欧阳景起身,回了。

    “那好,我走了。”他出去,走了几步又折回来,“对了,你家里不是也有一个小丫头,怎么不见你对她过敏,他穿你衣服,你似乎都没有意见……”他都不曾碰过他的衣服呢。

    厉弘深就是个怪胎!自己的东西,哪怕自己不碰,也不会让别人碰!

    厉弘深那深色的瞳孔,稍稍一暗,未曾开口。

    欧阳景没有等到答案,出去。

    办公室就只有他一个人,他拿着酒走到了窗台,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

    夜色阑珊。

    城市正优美着……

    叮的一声打火机的火苗窜上来,点药,吸一口,烟雾吐出。

    那一身修长的身躯在明暗不清里,似被浓重色彩的画给渲染成了一幅传世佳画。

    半根烟吸完,不知想到了什么,仰头,把酒一口倒入了喉。

    眸中渐暗。

    他为什么对她就不过敏,在那一晚的包间里,他就试过了。

    为什么。

    又凭什么!

    ……

    这一晚厉弘深没有回来,明嫣一个人玩到半夜才昏昏入睡。

    醒来时,已经是八点半。她看看时间,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着她去学校迟到了……可这种想法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罢了。她已经不能去学校,开除。

    眼晴一闭,这一闭又是半个小时,直到柳上来喊她起来吃早饭。

    她慢吞吞的下楼,没有睡好,眼晴有些肿。

    吃完饭,柳姨让她不要老呆在家里,去院子里晃晃。她出去看到院子里有一位大叔正在翻种什么花。

    “Hi,大叔。”

    大叔瞥了她一眼,继续翻土,不理她。

    呃。

    明嫣正要过去,外面有一辆跑车开过来,正好停在它们的大门口。明嫣瞄过去,见从车里下来一个女人,细腰长腿,一幅有点讨人厌的样子。

    “明小姐,来给我开门,否则,我自己按了密码,有点打你这个正房老婆的脸,有辱你的面子。”

    这话说的还真是有点不客气,并且还挺狂,让人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