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你在我心里,不深不浅 > 第32章 他到底为什么要娶她?

第32章 他到底为什么要娶她?

作者:花间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容月卓的后脑勺撞到了挡风板,眼冒金花,他的胸口也因为某人的脑袋而顶得生疼,有那么一会儿的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很晕。

    明嫣想起来,可是他抱得很紧,并起不来,且怀里还有一只狗,挤在两人中间,这会儿正嗷嗷的叫。

    “容月卓……”明嫣伸手抵在他的胸膛,她还在惊魂未定当中,心脏跳动的十分快,脑子里也无法去想这个人的身份以及他与她的纠.缠,这种关键时刻,救人要紧。

    “你松手,我……”

    副驾的门一下子打开,吹进来一股蚀人的冷风。明嫣根本没有看到他是谁,他已经拉扯着她的手臂,强行把她拽离了容月卓的怀抱。

    手很有力,还有那一股近乎于杀.戮之气的冷冽,她的小心脏跳了一下,扭头。他正站在车外,揪着她的手腕,硬生生的把她从车上拖了下来。

    她又描了一眼车后,他的迈马赫正停在那里,车头已经被撞得凹下去好大一块,容月卓的车尾,更是撞得不忍直视。

    真粗暴。

    厉弘深关上车门。

    砰!

    声音很大。

    他的手很冰凉,把她的手包裹在里面,明嫣没有感觉到温暖,只有如茫在刺的难安。

    “死了?”他看着车内的容月卓,开口,声音淡凉如水。

    容月卓坐了起来,晃了晃头,待脑袋里舒服一些,开门,下车,走过来。他自己的车撞成什么样儿,他倒是完全不关心,哧笑:“我就知畜生一出没,没准好事情。”

    眸往下,看到了他拉着明嫣的手……

    再度看向厉弘深,嘲弄:“别显摆了,让人感觉你有多爱她似的。”

    厉弘深那深黑的眉透着如深海之下的幽暗与深邃,他未曾开口,明嫣却已经脆生生的道:“关你屁事。”

    容月卓刀双手抱胸,气定娴雅,一句话就把明嫣处于一个异常尴尬的地步,“我是她的前男友,而言昱宁又是她的弟弟,厉弘深你这个绿帽子是不是高了点?”

    这种时候任谁提起言昱宁这个人来,都能给明嫣带来一种脊背发寒的窘迫,更不用说还是当着厉弘深的面前来讲。脸色刹那间就已经白了。

    反观厉弘深倒是从容,夜色之下那精美的五官有一种如同刀削般的凌厉,眸漆黑若井,深不见底,神情微转,落向容月卓,道:“关你屁事。”

    和明嫣一样的话,和明嫣一样的语气……可说出来给人的感觉却是天差地别。明嫣是娇软没有杀伤力,他是干脆果断而满是侵略性。

    “我劝你安份点,哪些人你可以碰,哪些你不可能。她充其量只是你的前女友,莫非你不知道前女友的意思?就是死了都和你没有半点的人!”他再度补充!

    容月卓:“……”

    厉弘深拉着明嫣往后走,上车。明嫣脚步犹豫,指着容月卓的车子,轻声道:“我的……行李。”

    “被别人碰过,不需要再去拿回来。”那么淡凉又平常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吐出,落向明嫣的心里,如刀在刺。

    被别人碰过——

    她的行李被容月卓碰过,他就不拿回来。

    那她呢?

    ……

    容月卓站在街头,看着那辆车头已经凹下去的迈巴赫,越行越远……他脸上的神情也通通都敛了下去,视线悠长,看向远方,沉默,那眸里如墨染的浓稠,化散不开,也无法窥视。

    几分钟后,他拿起手机来,打了一个号码出去,“我上回让你查的厉弘深结婚的事情,你查了?”

    “查了,我没有告诉你么?他们确实领了证。”

    容月卓仰头,喉结滑动,又再度低头,看向车里,盯着那个行李箱,开口:“过来接我。”

    “你打电话来就是想确定一下你前女友是不是和别人结了婚?咋滴,你还不甘?”

    “你话怎么这么多!”容月卓嗖地挂了手机,打开车门,把那个行李箱拿出来一下子甩到了地上,力道用得很大,行李箱被甩开,几件衣服掉出来。

    打火机点燃,扔到衣服上去!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那衣服便燃起,黑烟鄹起!

    他的脸庞在火苗中袅袅摇摆,那一双眸被熏染得似有寒霜而来。

    正好,一辆红色的跑车靠边停了,一道女温软的声音传递而来,“卓。”

    容月卓回头,看到了盛云菲,转身上车,来得正好。

    他这么一转身,就看到了路边上那几件正在烧的衣服,那些衣服她是不认识,但是那个行李箱……她见明嫣提过,那是她的东西。

    容月卓把它烧了?

    心里蓦然觉得有丝畅快!

    烧了更好!

    正这么想的同时,她的身体一瞬间就被拉扯了过去,滚烫又还着发泄似的吻已经到了她的颈项,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她的皮肤,宽大的手掌毫不客气的也袭上了她锁骨下的位置。

    大概是正在气盛之时,所以力气用的不小,盛云菲眉头一皱,然而也没能说出半个字来,脖子上便猛然一疼!

    衣服同一时间也被扯去!

    盛云菲大大的一惊,她两边的车窗都是打开的,来往车辆必然看得清车里面的情形……她这上身已经被扒得没有什么了,车经过,一阵凉风吹来,她脊背一麻。

    几指落入他浓蜜的黑发里,小声的又惊颤的,“卓。”

    容月卓抬起头,菲薄的唇绷成了一条直线,那一双墨黑的瞳孔就像是翻滚的海浪,带着吞噬的意味,有几缕黑发垂落在眼前,又硬生生给他双眸里的那份危险增添了一抹野性的吸引,他摁着她的手腕,开口:“怎么,不愿意?”

    盛云菲痴迷他的外貌,可这种情形……

    “这是在马路,而且我做完人流没有几天。”

    容月卓盯着她的眼晴好几秒,那目光讳莫得让盛云菲觉得自己好像是说错了话,好像不该这么抗拒他……如此美的丹凤眼,盛云菲一直都是深爱的。

    她咬唇,态度又软了下来,抬手,握着他的手,声音如媚玉骨,“回家,回家,我……我给你。”

    她不知道容月卓在想什么,从刚刚拒绝他开始,他就在沉默,这会儿更是……放在她胸口上的手,也一点一点的松了,直到完全离开。

    他的神情也开始变得让她捉摸不透……

    盛云菲莫名的有点恐慌,手一动,把车窗都升了起来,身子一软,靠到他的怀里,不停的亲着他性感的锁骨,“现在,我们现在就做。”

    男人无动于衷。

    吻慢慢往上,印到了他的下巴,再度往上……

    就在要吻上他的唇时,他的掌心落在她胳膊的两侧,把她往后拉,“做了人流,回家。”下车,对于街边上那几件快要烧完的衣服,他的视线掠过……

    上了另一辆车。

    盛云菲深呼吸,捏着小拳头,唇咬得死死的。

    明嫣来见过他,肯定的!

    她狠狠一闭眼,又再度睁开,眸里那一片优愁。容月卓和她上过,但是却没有吻过她,尤其是嘴……从来没有。

    ……

    车里。

    容月卓抽过两片纸巾过来,缓慢的擦着自己的掌心,好像那上面沾了什么脏东西,一点点的擦。

    开车的司机瞄了他两眼,嗤笑,“不会是摸到大便了吧?”

    容月卓没有理会。

    “不说也罢,像你这种浪荡子……”

    “有没有女孩儿对你撒过娇?”容月卓一边擦着手,一边问,打断他。

    好友,“什么?撒娇?老子不喜欢撒娇的女人。”

    容月卓拿下纸,眸看向窗外,黝黑迷离,软绵绵的小女孩儿挂在你的脖子上撒娇,又烦又可爱……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那是一种从里到外的酥麻,骨头很酥。

    大概是体验过,所以甚是怀念。

    ……

    明嫣现在是连一件换洗衣服都没有了,仅有的就是随身的一个包,还有怀里的这只小小的贵宾犬。先前被容月卓那么一摔,让它害怕,所以一直窝在她的怀里,动也不动,很乖巧。

    明嫣也没有说话,心里七上八下的,很乱。

    却依然想时不时的给旁边的厉弘深递去一个偷窥的眼神……长得好看的人,好像哪一处都是好看的,不止是脸,还有那肩,那臂膀,以及那一只开车的手。

    手指很白,骨节分明,轻轻的转动着方向盘,姿势优美而利落的控制着车辆。他只是坐在那里,开着车,恍然间便有一种日月无光而他光芒万丈之感。

    这种人应该是很能满足一个女人的虚荣心,除了高冷一点,堪称完美。

    他到底……为什么要娶她呢?明嫣的小脑袋瓜子里,硬是想不通这个道理。

    还有盛云菲亲口说过,他是她的姐夫,也就是说他结过婚……

    “嗷呜。”饭团儿在她的怀里,发出细小而委屈的声音,应该是饿了。

    厉弘深不喜欢饭团儿,她知道,所以……可别叫了!明嫣真想捂住它的嘴。

    然而,这么一叫之后,车子猛然就靠边停了,以及他的那句,“扔了!”这是命令,不容反驳!

    明嫣就知道,最终还是这样,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不要。”她的态度很坚持,饭团儿她是不会扔的。

    厉弘深侧头,漆黑的双眸落向她,以眼神而压制。车厢里原本就很昏暗,加上他那一身硬朗的气质,便觉车厢里小了很多,又加上他这么一个不怒自威的神情,让明嫣如坐针毡。

    她死死的抱着饭团儿,大大的眼晴里都是抗拒和坚持。

    她、死、不、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