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休想逃过

第二百五十八章 休想逃过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能静静的站在那,眸漆黑的盯着凶狠瞪着她的傅舒云。

    傅舒云“呼”的从软榻上起身,站在一旁的玉淑也惊醒过来,抬头瞪大眼看着傅舒云,傅舒云几步冲到苑苑面前,“啪”的一个巴掌就扇到了苑苑脸上,伴着她的厉喝:“你竟然想毒死本宫!”

    苑苑雪白的脸上清晰的印着五指红痕,火辣的一片疼痛,她眸中平静,看着面前厉瞪着她的傅舒云,淡淡吐出三个字:“臣没有。”

    “你还敢狡辩!”傅舒云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又岂会轻易放过她,“人证物证俱在,你这次休想逃过!来人,给本宫绑起来!”

    屋内站着的一众丫鬟和太监这才反应过来,慌忙就向苑苑靠过去,要制住她,苑苑一回头,眸厉扫过一众靠近她的丫鬟和太监。她身上迸射出的强大气场吓得一众靠近的人刹住了脚步,哆哆嗦嗦的不敢再向前。

    傅舒云气得厉喊:“你们都反了!一个小小护卫你们都怕!一群饭桶!给本宫绑起来!”

    一边是权势滔天的贵妃,一边是可怕的皇帝护卫,一群人被逼无奈,又壮着胆向苑苑靠近了几步,苑苑头也没回,直盯着身前的傅舒云,“谁要是敢动本官,本官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一众人吓得又缩回了步子。

    苑苑平静的看着面前急怒的傅舒云:“云贵妃,你不问缘由,不分清红皂白就要绑我,你可知道诬陷朝廷命官的后果?”

    “哼”傅舒云冷笑,“本宫何时诬陷你?”她袍袖一甩,“嗖”的指着地上已死的那只狮子狗,“它就是最好的证据!本宫的燕窝何时需要你来送?你如此假好心,为的不过就是想要本宫的命!”顿了顿,一字一句厉道:“本宫说过,想害本宫的人,本宫绝不会让她有第二次机会!”

    苑苑知道傅舒云逮着整治她的机会,就绝不会轻易放过,此时,她在这孤立无援,傅舒云若有心要她的命,她只怕难逃此劫。

    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个地方,不管用什么方法,先出去了再说。

    “云贵妃,臣再说一次,臣没有害你,你若要硬扣臣,臣也只好得罪了。”说完便转身,直直向殿外走去。

    她如此不将傅舒云放在眼里,傅舒云气得直喘粗气。

    一众丫鬟和太监围着苑苑,却被她凌然的气势逼得连连后退。

    最后,傅舒云忍无可忍的大喊了句:“子都!给我抓住她!”

    玉淑始终站在傅舒云身边,此时已平静下来,看着这一切。

    太监拿了绳子将苑苑捆了个结结实实,子都揪着她,拖到傅舒云面前,用力往地上一掷,苑苑就倒在傅舒云脚下,傅舒云得意一笑:“朱颜,你不是本事吗?你倒是给本宫逃啊,本宫今日倒要看你如何逃得出这挽云殿!”

    苑苑挣扎着从地上要站起身,刚起来一点,又被身后的子都一脚踹在了地上,她痛苦的闭了闭目,傅舒云不但想要她的命,还要折辱她的尊严。

    傅舒云满意的看着她在地上挣扎的样子,嘴角忍不住得意,“你认不认罪!”

    苑苑双手被绑在身后,屈辱的卧在地上,经过一番折腾,梳理整齐的发髻也散乱,几缕乱发随着冬日的冷风在她眼前飘荡,她嘴角溢出冷笑:“臣没有做过的事,如何认?云贵妃你有意要诬陷我,我认不认罪有何区别?”

    她死到临头还如此嘴硬,这让傅舒云怒不可遏,死死瞪着明明屈辱趴在她脚下,却显得高不可攀的人,咬牙切齿喝道:“还敢如此嘴硬,本宫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给本宫杖毙!”

    一众丫鬟太监一直都愣看着这一切,没回过神,一听云贵妃要杖毙皇帝的侍卫都是一惊,赶忙慌慌张张去拿用刑的器具。

    迅速的把东西都拿了过来,两个太监哆哆嗦嗦的拿着用刑的木棍,子都一把拎起地上的苑苑,压到向着挽云殿殿门的长凳上。

    苑苑抬头看向挽云殿大门,这张门,她看来是出不去了……

    一阵冷风迎面扑了过来,撩动她散乱在脸前的乱发,迷痛了她的眼,她却还是死死盯着那长大开的朱漆大门,被这样冤枉,她实在不甘!

    “把她外衣给本宫扒了!狠狠打!”傅舒云冷硬的声音在院内响起。

    一阵“窸窸窣窣”,苑苑的外衣就被褪到手腕处,背后只剩一层单薄的中衣,然后,是木棍拍击身体的“噗、噗”闷响声。

    苑苑后背一阵剧痛,她的箭伤本就没好全,这杖责在后背上,疼痛钻心。但她死抿着唇,眉都没皱一下。

    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扫过那扇大开的门边时,一抹亮光从她眼底骤然滑过,她张了张嘴,然后紧抿住唇,卧在长凳上,抬头盯着那朱漆大门边。

    院内所有人都一心在苑苑身上,没有人注意到那大开的门旁,隐着一个人——李茹瑾。

    她从苑苑跟子都过招时就已站在那,她本是来给傅舒云请安的,只是没想到却撞见了这一幕。

    看到卧在长凳上被用刑的苑苑,她心中焦急,她听到了傅舒云说的:杖毙!傅舒云这是要朱颜的命!她绝不能让朱颜就这么死了!她救过她这么多次,怎么能眼看她死在她眼前!该怎么办?

    当苑苑的眼对上她时,她心神忽的一定,双手在身侧握了握,眸中坚定的朝苑苑一点头,然后一转身朝御书房疾奔去。

    她喘息着奔到一半时,迎面走过来一个一袭白袍的人,她看清了来人,是璟王骆启霖,想起他曾救过朱颜,或许,能先让他阻止下傅舒云,不然等她把皇帝请来,就怕朱颜已殒命。她加速朝骆启霖奔了过去。

    骆启霖看着向他奔过来的李茹瑾,她神色焦急,似有话要对他说,他步子缓了下来,等李茹瑾奔到他面前。

    李茹瑾顾不上喘气,就急对他道:“璟王……救救朱颜……”

    骆启霖心一紧,不想她跑过来,第一句就是如此震撼的话,稳了稳已乱的心跳,紧盯着面前的李茹瑾:“怎么了?”

    “云贵妃……要将她杖毙……”

    乍然袭来的一股冷风堵住了骆启霖的呼吸,他心跳也断了一拍,脑中一时有些空白,为何会这样?

    李茹瑾看他神色有些异样,也管不了许多,喘息着继续道:“我去请皇上,你要是能阻止云贵妃,就赶紧去挽云殿。”说完,便不再停留,继续往御书房奔去。

    片刻的空白过后,一股滔天的悔恨将骆启霖淹没,他闭了闭眸,双手一紧,提气往挽云殿飞跃去。

    冬日的凉风侵袭着他的面颊,不断灌进眼中的冰凉冷风刺得他心都疼痛。他一次次跃起,白色的身影如闪电般在宫中凌乱的树杈间穿梭。

    他错了,将她就这么放在宫中,不闻不问,是他错了!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当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挽云殿殿门时,看到的是苑苑只着了单衣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两根粗大的木棍交替重击在她后背上,她双手被缚,瘫软在长凳上,木棍落下一次,她小小的身躯就无力的颤抖一下,双眸失神,不甘的半磕着,嘴角溢出的血丝,不断滴落在地,已汇成了小小的一滩鲜红。

    骆启霖只觉一股血气上涌,就要冲破他喉头,他额上青经暴跳,急掠过去,暴喝:“住手!”

    两个正行刑的太监吓得手一抖,看向来人,手中举着的棍子“哐啷”掉到地上,他们从没见璟王如此愤怒过,那眼神就已经将他们生吞活剥了。两人吓得在原地直哆嗦。

    骆启霖跃到苑苑跟前,眸中一片痛色,看着她已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后背,他痛心的咬了咬牙,迅速解开她被捆缚的双手,将她被褪的衣服轻轻盖在她已皮开肉绽的后背上,又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她身上。

    然后蹲到她身前,心疼的轻抚着她满是冷汗的惨白小脸,急唤她:“颜儿,颜儿!”现在让她趴着才是能让她最不痛的方法。

    苑苑疲累的将眸掀开了些,唤她的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真的会是他吗?模糊的看到了面前人的脸,她气若游丝的问:“骆启霖?”还是不敢相信。

    “是我。”面前的人声音轻柔,却是坚定,“你先好好休息,一切有我。”

    真的是他……他说,一切有他。苑苑身心慢慢放松,静静趴卧在长凳上。

    傅舒云看着从头到尾都未将她放在眼里的骆启霖,恨得咬牙切齿。在身侧紧握成拳的双手,指甲已刺破了手心的皮肤。

    疼痛让她从恨意中清醒,心中一阵急恼,为何他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她本可要了朱颜的命。

    看着骆启霖冷道:“璟王无权阻止本宫对要杀本宫的人用刑。”

    骆启霖缓缓站起,已将初见这触目惊心一幕的那股急怒平息,冷看向傅舒云,“云贵妃好像弄错了,朱颜不是后宫之人,是朝廷命官,你无权对她用刑。即便她有错,那也是交给朝廷处理,而不是云贵妃你动用私行。你擅自对朝廷命官用刑,已触犯了刑法,是要被降罪的。”

    傅舒云越听越气恼,他竟用刑法来威胁她!怒极反笑,声音尖利:“本宫还没听说过,这后宫发生的事,本宫不能处理的!”

    骆启霖眸一利,冷睨着傅舒云:“那本王今日就告诉你,后宫发生的事,只要关系到朝廷命官,别说云贵妃你,就是皇后,也无权处理。”

    傅舒云气得双手发抖,恨恨瞪着他:“璟王如此包庇要杀本宫的人,你也罪不可恕!”

    骆启霖淡淡看着她:“你说朱颜要杀你,证据呢?”

    傅舒云冷哼了声,死死盯着骆启霖,“玉淑,你告诉璟王,刚才发生了什么。”

    玉淑上前一步,将之前屋内发生的一切仔仔细细说了一遍。

    骆启霖听完便寻出了里头的漏洞,淡勾了下唇角,“玉才人说得很清楚,本王也听得很明白,这燕窝,是朱颜送到云贵妃面前的,但经手的不止她一人。云贵妃如此心思细密的人,怎会连这点都没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