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希望想多了

第二百一十三章 希望想多了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苑苑暗惊,骆程昊这口气不像是询问臣子,倒像在关心一个女人,希望是她想多了。

    定了定心神,镇定答他:“臣多谢皇上关心,张太医每日都来替臣诊脉,仔细得很。臣也按时服药,已觉得好多了。”

    斟酌了一瞬,又继续道:“臣想,再有两日应可以出宫自行将养了。”她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一种直觉本能告诉她,此地不宜久留。

    骆程昊眸中眸中一黯,她还真将他避如蛇蝎。盯着她似戏谑的淡淡道:“你是嫌朕这宫中的人伺候得不够好?”顿了顿,“还是想赶紧出宫与朕的四弟双宿双飞?”

    苑苑被这话堵住了呼吸,脑中白了一瞬,他握住了她的命门。

    迅速回神,她不能害了骆启霖,即刻便回了骆程昊:“皇上误会了,臣在这宫中叨扰太久,于礼法都不合,会误了皇上清誉。”她虽不能正面驳他,但暗示得够明显了,他这样将她强留宫中,实属不妥,他不会听不出来。

    “朕都不怕,你怕什么?”他眸有笑意,她还真会找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只不过,她好像忘了,他是皇帝,他想做的事,谁敢不从!

    “天下都是朕的,礼法是朕说了算。”

    她不是要找冠冕堂皇的理由么?这种理由,他可以找出千百个给她听,她还能多过他?只不过都不是心之所想罢了。

    那他究竟在想什么?他自己似乎都有些模糊不清……

    骆程昊在木瑾殿坐了阵,跟苑苑东拉西扯话了些家常,便一脸惬意的离开了,苑苑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暗自出神,她今后与骆程昊相处得万分小心才是,这帝王的心思实在难测。

    苑苑入住木瑾殿的第二日,骆启霖便心事重重的走在了皇宫里通往木瑾殿的路上。

    他那日在挽云殿偏殿门口,听着紧闭的殿门内传出的欢声笑语,想必颜儿很开心。她跟西门挽清之间的这种和谐,让他嫉妒、愤怒、也苦涩,最后离开了,他不想看到她对他冷淡的脸。

    本不想再去打扰她,可如今这个局面,他无法安心,无法袖手旁观,或许,也是替自己找了个去见她的借口。

    皇帝将她转入木瑾殿将养,他虽对她搬出挽云殿放心了些,又有另一件事让他更担心。

    那就是骆程昊对颜儿的心思。

    李茹瑾受罚的消息已传遍皇宫和朝廷,所有人都知道她因害颜儿掉入驭荷池受了板子,还被降为才人,而皇帝本要处她死罪,却因为颜儿几句话,她捡了一条命。

    所有人都看出皇帝对颜儿格外看重,而皇帝接下来的举动,让朝内大臣都不免唏嘘,他竟让颜儿搬入了后宫妃子住的寝殿,究竟是何意?

    骆启霖越想眉头蹙得越紧,脚下步子也愈急,完全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一抹艳红的娇小身影。

    那娇小身影看到迎面而来的他倒是满脸兴致,小嘴都不怀好意的上扬,眸中狡黠一闪,捆缚在左臂上的银鞭一抖,右手抽了银边纵身朝来人跃过去,一鞭就挥了上去。

    劈面而来的一股劲风让骆启霖回了神,眸一冷,闪身躲过,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公然在皇宫袭击他?定睛朝来人瞟去,眉一敛,是西门皎月,正微扬着脸,一脸骄傲,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见他已看向自己,西门皎月收了银鞭,脆声谑道:“惜羽的四王爷,名震天下的璟王,连走路都不用看道的吗?以为所有人都要自动给你让路?”

    她的无理取闹骆启霖算是见识过,不想跟她纠缠,他还有事,耐着性子回她:“本王有事,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皎月公主海涵。”说完就欲绕过她继续前行。

    西门皎月哪是这么好打发的主,眸一瞪,双臂一张,侧移一步又挡在他身前,“本公主像这么好打发的吗?”她有意拦他,就是想跟他说说话,他竟不领情!

    骆启霖冷睨着她:“那你想怎样?”

    西门皎月哪里知道自己想怎样,就是不想让他这么轻易就走罢了,睁着一双大眼瞪了他半晌,终于勉强找出了句话:“就是你抢了我二哥的女人!”

    骆启霖冷撇了下唇角,眸一沉:“你去问清楚西门挽清,是我抢了他的女人,还是他抢我的女人。”

    他眼中的沉冷让西门皎月浑身一凉,但马上又打起十二分精神,将头高高昂起,看着高出她一个头多的男人:“总之,我二哥喜欢的女人,别人就不能宵想。”

    骆启霖冷哼一声:“你们俩兄妹还真是如出一辙。”

    “你什么意思?!”西门皎月俏目圆睁,瞪着他。

    “蛮不讲理。”

    西门皎月气得鼻翼都快飞起来了,俏脸通红:“骆启霖!你说我可以,不许诋毁我二哥!”

    “我是诋毁,还是实话,你心里比我清楚。”冷扫着她,“本王没空陪你在这胡闹,让开。”眸中又冷冽了几分。

    西门皎月虽被他眸里的寒意冻得一抖,还是倔强的不肯服输,回瞪他:“我偏不让!”本公主又不是吓大的,还怕了你不成!虽然在气势上不能压倒他,声量上还是可以的。

    骆启霖正想动手把她扔出去时,对面有人叫他:“四哥!”他掀眸看了看,是骆凌天这个倒霉蛋,正好。

    骆凌天看见他,咧着个大哈哈几步就跨了过来,扫了眼那一身红衣的女子,又看向骆启霖:“四哥,你是不是也要去看颜儿,我刚从……”

    他话还未完,就被骆启霖一把揪了起来,愣张着还没闭上的嘴,莫名其妙的被送到西门皎月面前,跟她大眼瞪小眼,脑后飘来骆启霖淡淡的几个字:“给我拦着她。”

    在这两个愣愣大眼瞪小眼的人还未反应过来时,他人就已经飘到了八丈远。远远又飘来他淡淡一句:“处理不好,有你好看。”

    骆凌天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眼珠子瞪得也要脱框,这是什么情况?他一来就莫名其妙的被抓来拦女人,再看看面前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吧,但这脸都快皱成母夜叉了,傻傻就问了句:“你是谁?”

    “我是你姑奶奶!”西门皎月已快气得七窍生烟了,这男人竟还有心思问她是谁!

    已飘到八丈远的骆启霖听到身后两人的对话,一直沉着的一张脸都不禁莞尔,真是一对活宝。

    然后,便又听到西门皎月鞭子甩得“啪啪”作响,伴着她娇脆的叫喊声:“你个无赖!”

    紧接着是骆凌天无奈的哭丧:“姑奶奶,我也是逼不得已。”

    鞭子抽得更响了,最后远远传来西门皎月一句:“骆启霖!你给我记着!本公主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骆启霖充耳不闻,一脸淡然的飘远,只是唇角有若隐若现的笑意,似乎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只是他的这种好心情并未保持多久,他跨入木瑾殿时,迎接他的,依然是苑苑一张冷淡的脸。

    见他进来,她对他一揖:“朱颜参见王爷。”

    骆启霖背脊都僵了僵,深眸漆黑,盯着她平静的脸,淡然问道:“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

    苑苑不为所动,仍是平稳答到:“这是礼节。您是王爷,朱颜只是个六品校尉。”

    骆启霖盯了她半晌,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若想这样,便这样吧。”

    “王爷找朱颜何事?”她垂眸看着地面,一副公事公办的样。

    “本王无事就不能来找你?”他回问了过去,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

    见她一直淡淡看着脚下的地面,都不愿抬眼看他,胸口一阵气闷,“本王身上有毒么?看本王一眼还不至于要你的命。”

    苑苑眸光一抖,他让她看他,他不知道,她现在每多看他一眼,心就多疼一分。

    既要让她疼,那就疼到底!缓缓抬眸看他,迎着他漆黑的眸,瞬间就被卷了进去。呵,都已经这样了,她竟还是逃不开他的魔咒。

    他是有毒,她苑苑中毒已深,心也死了,怕是活不过来了。

    “王爷想做的事,朱颜无权阻止。王爷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朱颜无非就是多起几次身恭迎罢了。”

    她话中有话,骆启霖即刻便听出来。只当她还在怪他,于是放低身份,柔声道:“颜儿,本王知道,你怪我对你不闻不问,让你失了孩子。”他嘶哑的嗓音中弥漫浓浓的情意,“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也不好过。你既这么在意这个孩子,为何当初要离开我?”这是他心中的一个结。

    苑苑眸光闪了闪,当初为何要离开他?要告诉他,是因为怕他有事,怕自己成为他的负担累赘?说这些还有何用?他心中的人始终不是她……

    轻摇头,淡淡笑了笑,“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爷现在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她语中的淡薄和苍然让他心揪,“本王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的眸一瞬也不肯离开她看似淡然的苍白小脸:“你呢?你又可知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这一问,让苑苑的心漏跳了一拍,是啊,她要的是什么?她好像从来没有仔细想过。她最初忙着报仇,后来爱上他,又在这份不该有的感情里沉浮,好像从来没有想过,她想要什么……

    她想要……替爹爹洗刷完冤屈,替沈家报完仇后,离开朝廷这是非之地,然后……跟他在一起,云游四海,要是能有个孩子,一切会更圆满……

    喉中突涌起一阵不适,“咳……”她压抑的轻咳了一声,这个梦就这么破了……

    想象是一件多美好的事,可现实终究要打破这种美好,只让你看到残酷。

    她敛眸看他:“王爷,朱颜不是爱做梦之人。朱颜跟王爷不同,王爷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想要什么便可以得到。朱颜不行,朱颜只能一步一步走好现在的路,想要的东西,对朱颜来说太遥远,太奢侈,不是想要就能得到,所以朱颜现在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