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废后惊华:陛下,慢走不送! > 第205章 苍天为证1

第205章 苍天为证1

作者:文若纷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夜的月,最是明亮,那月华如霜雪一般洁白。

    树林暗密,树枝繁茂的树叶,太过茂密,阻隔了月光,使的林间光线幽暗。

    驾马带着影子进入密林之后,袁文德回眸远远望了眼远处的官道,见官道上并无火光,他暗松一口气,又往林间走了片刻,这才勒紧马绳,缓缓停了下来。

    伸手扶上影子紧搂着自己腰肢的双手,惊觉她手的温度竟也烫的吓人,袁文德眉宇轻皱了皱,“影子姑娘?你身子不舒服么?”

    “热?”

    将自己因燥热而越来越红的脸庞,贴在袁文德的背脊之上,借着他的体温,让自己稍微舒服一些,影子连说话都开始喘息:“大将军……我……好热!”

    闻言,袁文德眸色一深,浓眉紧皱,他扯开她的手,动作俐落的翻身下马,并伸手再次拉过影子的手。再次感觉到她纤手的柔软和那滚烫的热度,他心底暗惊,急忙伸出手臂圈上影子盈盈一握的腰肢,将她从马背上抱了下来。

    “该死!”

    脚一落地,便顿觉浑身酥软无力,影子虽紧皱着眉,想要站起身来,却到底身形一软,便向下跌坐而去。

    方才连生明明说,她身上的迷情香可以挨到独孤江赶到,她以为今夜回返,自己即便最后死了,也可再与袁修月见上一面,可她做梦都没想到,因方才与袁文德共骑,她体内蛰伏的迷情香,竟再次发作了。

    “影子姑娘!你的身子,怎么会这般的热?”急忙伸手,托住影下坠的身子,袁文德的声音有些低:“这密林之中,应该有水源,我去与你寻来。”

    “没用的!”

    缓缓摇头,俏脸之上已不再冷冷淡淡,影子睁开眼睛,媚如桃花一般的笑意自唇角徐徐散开:“是迷情香……”

    闻言,袁文德身形不禁一滞!

    迷情香!

    那可是天下至淫之物,想到此香的唯一解法,他的双眸之中亦于瞬间涌上复杂神情。

    因夜色太暗,实在看不清袁文德的神情,也因迷情香的药效发作,自己已然无心去关心他此刻到底是什么神情,影子苦笑了笑,深看着袁文德,微微喘息道:“大将军不必为难,影子自知配不上你,也从未想过让你屈尊替我解围!”

    “影子姑娘……”

    夜,正深。

    河水汩汩,蝉鸣蛙叫!

    欢爱过后,影子埋首倚靠在袁文德怀中,一脸羞赧之色,久久都不敢抬头。

    低眉看着自己怀中,平日冷冰冰,此刻却一副小女儿娇羞之态的影子,袁文德满足喟叹一声,紧紧揽着她的纤腰,他声音略显低哑:“影子……”

    “嗯?!”

    唇角轻勾着,影子嗡声应了一声。

    沉寂片刻,袁文德双眸之中,闪过一抹冷色:“如今我父与安氏一族狼狈为奸,反叛朝廷,如若再回离都,我与皇后的日子必不好过……你可愿意嫁与这样的我么?”

    闻言,影子的心不禁轻颤了颤!

    身上的衣裳和头发,尚且湿漉漉的,她伸手捋过自己一绺长发,扭头看向此刻正怀抱着自己的袁文德:“大将军,打算娶我么?”

    眼前的他长相文雅,若平日不着甲胄,世人一定只当他是那个府邸的公子爷,但若细细一看,倒也可从刚毅硬朗的眉目,辨出一丝冷冽之气。

    这,是一员武将,该有的气质。

    亦是,过去一年多以来,一直令她着迷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她却从来不敢奢望。

    因为他们之间,除了地位悬殊,她也从不曾希冀,他会对她有心!

    如今他为了救她,既是要了她,她一不敢妄想他会娶她!

    听到影子的话,袁文德微垂眼睑,低眉迎视着影子在月光照耀下闪闪发亮的眸,他似笑非笑的皱眉问道:“你看我像是始乱终弃的人么?”

    “不是……”

    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心下微微发慌,影子低下头去,有些着急的摇了摇头,“大将军今夜,是为了救我,此恩影子记下,你不必负任何责任!”

    闻言,袁文德唇角挑起笑意,轻轻侧头,将热唇抵上影子的耳根,他对影子展颜笑道:“你以为,若我无心,方才会那样对你么?”

    耳边,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影子忍不住浑身一抖。

    分辨出他话里的意思,她蓦地抬头,对上自己面前,无限放大的,袁文德那张含笑的俊脸:“大将军?你……”

    “我什么我?”

    轻笑了笑,搂着影子腰肢的手又收紧了些,袁文德抱着她坐起身来:“你到现在,还尊为我为大将军么?”

    闻言,影子心神微窒!

    过去一年多来,她虽总是暗地里关心他的茶点,却也只是一厢情愿,她从未想过,他竟会对她动心……思绪至此,影子的心中,只忽然之间,便涌上一阵巨大的惊喜。

    “女人啊!”

    借着月色,笑看影子怔怔的,一会儿笑,一会儿又想哭的表情,袁文德轻轻头叹息一声,而后替她略整衣衫!

    “你?!”

    忽然之间,抓住袁文德正在替自己整理群衫的大手,以为他尚欲求不满,影子的眉心紧蹙:“我身上的迷情香已然解了!”

    幸好现在是夜里,否则白日一看,她的脸肯定红的都快泌出水了。

    看着她如小刺猬一般的举动,袁文德不禁哑然失笑,随后抱着她起身,朝着自己战马所在的方向走去。

    直到此时,影子才反应过来。

    赶忙伸手圈住他的脖颈,她唇角甜蜜蜜的勾起,由着他将自己放在马背上。

    将马绳递到影子手中,袁文德翻身上马,伸手将她圈入怀中。

    感觉到影子身子的僵硬,袁文德眸色一柔,唇角轻勾着伸手将她拢于怀中,用自己的大手握住她紧握马绳的手,然后将下颔搁在她的肩膀上,别有深意的叹道:“我也想继续,不过眼下皇后娘娘急等着我们回去保护,今日便先记下吧!”

    “你……谁让你记下了……”

    方才退热的脸,再次像被火烧一般,影子轻咬唇角,恨不得回头瞪他一眼,但不等她回神,她身后的袁文德便双腿猛的一夹马肚,驾马朝着密林外奔驰而去……

    翌日黎明,巍山之巅。

    楚国的行营,昨日已然开拔,而今日,南岳的行营,业已准备开拔下山。

    一早起来,袁修月洗漱用膳,再又喝过保胎药,便命人准备好了辇车,直等着袁文德救回影子,随时准备下山。

    立身山顶之上,迎着清晨的风,遥望东方朝阳,袁修月低眉看了眼自己的小腹,不禁唇角微翘着感叹道:“汀兰,你看这天下,到处都生机勃勃,多好!”

    闻言,汀兰视线微转,抬眸看向袁修月。

    此刻的她,可不像袁修月一般面带笑容,而是一脸的愁云惨淡:“娘娘,这一夜都过去了,大将军到现在都还没回来,也没有一点消息,您就一点都不担心么?”

    “没有消息,有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消息!”

    唇角的笑,更深了些,袁修月转头看向汀兰,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姐妹,十分率性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哥哥的身手,本宫最是了解,你就好好把心搁在肚子里吧,若我猜的没错,最迟半个时辰,他便能带着影子出现你眼前的这条山路上!”

    闻言,汀兰微蹙了蹙眉,一脸怀疑之色!

    双手背负着站于距离袁修月身后不远处,独孤辰眸光闪闪的,看着对汀兰没有一点架子袁修月,不禁唇角轻勾,俊颜含笑。

    似是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袁修月眉心微颦,眸华微转,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望去。

    见是独孤辰,她淡淡一笑,缓缓上前几步:“岳王好雅兴,也出来看日出啊!”

    迎着袁修月的视线,深深凝望着她的笑靥,独孤辰轻叹一声,抬眸看着东方日出,口中却清雅出声:“本王是来你,并非看日出!”

    闻言,袁修月不禁淡淡一笑。

    与他并肩而立,她轻叹一声,却仍是唇角弯弯:“本宫素问,岳王诡计多端,谋算天下,此刻怎的就没了城府?竟是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听她此言,独孤辰不禁低声笑了出来。

    转过身来,看向袁修月,他眉目之间依稀闪过一些宠溺:“本王可以谋算天下,也确实诡计多端,不过到底到底,还是你技高一筹!”

    微转回神,再次瞭望山下美景,独孤辰轻叹说道:“江山之大,我独孤辰与谁说话,都会拿捏三分,但唯对红颜知己,却不想藏掖分毫!”

    闻言,袁修月的双眸,不禁闪闪一亮!

    轻轻一叹,似是胸怀山河,她展颜一笑,道:“能为岳王红颜,是本宫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