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废后惊华:陛下,慢走不送! > 第164章 与他偶遇1

第164章 与他偶遇1

作者:文若纷飞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袁明月冷嘲轻讽的一句话,独孤辰原还在快速动着的身躯不禁微微一僵!

    毫无疑问,袁明月的话,此刻正是他复杂心境的读白!

    亦直到此刻,他的心中,才一阵恍然!

    劫!

    不管是袁修月,还是龙出岫,从始至终,她们都是他心里的一个劫!

    只不过,一为劫难,一为情劫!

    但,如今,这些于他都已然不再重要!

    因为,她们是同一个人,一个让他动了心的人!

    “哼!”

    想到此时,那个人或许已然香消玉殒,独孤辰阴沉一哼,将眸色微敛:“你于本王,只不过是个暖床的工具罢了,何来那么多废话!”

    终是脱离了他的束缚,袁明月双腿一颤,无力的自桌上滑落在地。

    绝美的面容,凄美婉约,透着几分绝望,她怔怔的看着自己早已脏乱的不成样子的衣衫,水眸之中的泪一时间落的更快了!

    冷冷低眉,瞥了一脸梨花带雨的袁明月一眼,独孤辰不以为然的蹲下身来。

    将方才她掉落在地的书信拾起,打开后细细看过,他俊美的眉微微一皱,而后双后一合,将手中书信揉做一团!甫一伸手,便用力捏住她的秀美的下颔,逼她与自己四目相对,独孤辰唇角轻勾着,冷嘲出声:“你不是问本王,何以你算计了本王,本王成了你的劫,你妹妹算计了本王,她却成了本王的劫么?”

    迎着独孤辰深邃如海,却冰冷万分的眸,袁明月心中不禁恐惧万分。

    “王爷……放过我吧!”紧咬了咬自己樱红的唇,她臻首轻摇,颤声喃道:“我……我说错话了,我不该……”

    “不!你没说错!”

    脸上的冷笑,越发深沉,独孤辰轻摇了摇头,对袁明月道:“本王现在就告诉你为何?”

    闻言,袁明月娇躯一颤,容颜惨白的怔怔的望着他。

    “因为,她救过本王的性命,是本王的救命恩人!而你……”在她的注视下,独孤辰唇上的冷笑,渐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高深莫测:“纵然美艳绝伦又如何?在本王眼里,你根本不配与她相比!”

    语落,他用力拍了拍袁明月俏丽的容颜,冷笑着站起身来,从她身上迈步向里。

    见自己的主子进了内厅,雷洛自然不会再在前厅待着。

    回眸有些尴尬的睇了一身凌乱,衣衫不整的袁明月,他面色一凝,快步也进了内厅。

    待两人一走,前厅内便只剩下袁明月孤零零一人。

    怔怔的跌坐在地上,她苦笑着咬了咬唇!

    此刻的她,到底有多可悲?!

    她和袁修月,同样算计了独孤辰!

    可独孤辰却说,她根本就不配与袁修月相比!

    就像当初,南宫灏凌的眼里,只有袁修月一般,此刻到忍受所有屈辱,好不容易巴结上了独孤辰,她的妹妹,却仍旧像是她永远都不可能摆脱的阴霾!

    此刻,她开始后悔了。

    后悔自己千方百计要留在独孤辰这个魔鬼身边。

    但,即便后悔,她还有退路可言吗?

    双眸之中,渐渐闪过一抹冷色,她哆嗦着伸手拢住自己襟口,有些踉跄的站起身来,迅速逃离眼下这个让她就快窒息的地方!

    进入寝室,独孤辰的脸色,仍旧阴沉的吓人。

    知雷洛跟在自己身后,他用力扯了扯自己的襟口,头也不回的对他吼道:“你跟着本王作甚?差人去凤鸾宫,看看那边情况如何?”

    闻言,雷洛面色微变!

    知独孤辰是一心想要尽快知道袁修月到底有没有中毒身亡,他急忙应了是,而后快步转身向外,待照着独孤辰的吩咐,差人去了凤鸾宫,这才再次旋身进了寝室。

    再次进入寝室,独孤辰早已褪下外袍,正双眸轻瞌着,坐在躺椅上,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但,他紧皱的眉心,却暴露了他此刻极为不稳定的情绪。

    “主子!”

    在独孤辰身侧站了许久,雷洛终是忍不住轻声开口:“属下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话音落后,独孤辰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曾出声。

    静窒许久,他才悠悠一叹,“知不当讲,就不要讲!”

    闻言,雷洛微垂眸华,凝着独孤辰俊脸一脸的阴郁之色,他心下一沉,终是出声轻道:“俗话说,天下何处无芳草……当今天下,美女无数,比她貌美的女子,更是千千万万,只要王爷一个眼神,或是勾一勾手指,她们便会自动投入王爷怀中,王爷何必要……”

    “闭嘴!”

    狭长的凤眸中,迸射出一道微冷的光芒,独孤辰缓缓睁眼,对上雷洛的眼,他语气有些低沉,却问出了一句让雷洛心神微怔的话:“雷洛,你可真心对待过谁么?”

    “王爷!”

    独孤辰语音刚落,雷洛便再次垂眸,英俊的面庞上,面容凝重,他冷冷淡淡的开口:“属下今生,只为皇上和王爷所用,王爷和皇上,便是属下立誓真心对待之人!”

    对雷洛的话,仿佛置若罔闻,独孤辰微眯着眸。

    “于你而言,还有本王和皇上,可本王呢?皇上于本王而言,是责任,是一定要保护的人,但……”轻轻抬手,他看着自己白皙修长,婉若女子一般细腻的大手,神情有些萧索的轻声叹道:“她却是本王第一个想要真心对待的人,可她今夜却极有可能会死在本王手下……”

    闻言,雷洛心下一凛!

    他跟随独孤辰已然数年,对他的性格,有可能比他王府中的那些女人还要了解。

    此刻,既是他如此言语,便表明即便他知道了龙出岫真实身份,却仍旧舍不得让她去死!

    念及此,他不禁在心底又是苦涩一叹!

    看来,他们家王爷,是真的动了情。

    且这份情,已然深沉入骨!

    只是,他有些弄不明白,为何当初她不曾对袁修月动情,却在短短数日,如此善待龙出岫?

    “王爷……”心中思绪百转千回,雷洛面色微变了变,到底如此说道:“属下听说,贤王妃乃是医中圣手,在她手下,还从来没有过死人,也许今夜,离后尚有一线生机也不一定!”

    “是吗?”

    心中多少有些不确定,却希望雷洛所言为真,独孤辰唇角冷冷一勾,暗暗在心中自嘲一笑:“但愿她的医术,能比本王精通的毒理还要高超!”

    但愿?!

    在心中重复着独孤辰的话,却不曾再言,雷洛心情有些沉重的暗暗叹道:“但愿,今夜那个女人便会命丧黄泉,因为只要她死了,他们家王爷,便还是过去那个凡事运筹帷幄的岳王!”

    ……

    时候不长,前往凤鸾宫打探的侍卫回来。

    眸华微抬,瞥了那侍卫一眼,独孤辰扶着躺椅把手的手,不禁用力握紧:“离后情况如何?”

    “启禀王爷!”

    先对独孤辰恭了恭身,侍卫沉声回道:“凤鸾宫此刻已然乱作一团,属下只从宫人口中得知,离后的毒,尚未得解,倒是离帝动作很快,已然开始着手彻查离后中毒之事!”

    话至此,侍卫微一抬眸,看了独孤辰一眼,便再次低头道:“不过王爷放心,此次离宫之事,属下们做的很干净,绝对不会有人查到我们身上!”

    “尚未得解?”

    听了侍卫的禀报,独孤辰眉心轻拧,面容冷峻。

    他此刻心中所想,并非南宫灏凌是否能够查到是他下毒,而是方才侍卫口中所言,离后之毒,尚未得解!

    这,也就意味着,她随侍都可能毒发?

    抬起头来,又看了独孤辰一眼,侍卫的脸色有些难看:“虽尚未得解,但属下听那宫人,离后身上的毒,已然可以控制,贤王妃已然说了,如今要解离后身上的毒,只差一味药,而宁王南宫萧然此刻也已出宫寻找,顾及解毒,只是时间问题!”

    闻言,并未如侍卫所想一般暴跳如雷,独孤辰眸色微敛,仍旧老神在在的靠坐在躺椅上,只他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如此看来,那贤王妃的医术,果然足够高明!你再去打问一下,她们到底缺了哪一味药!”

    “属下遵命!”

    对独孤辰再次恭身,侍卫垂首退出寝室。

    “王爷!”

    看着独孤辰如释重负的样子,雷洛的心,也渐渐放下:“您早些休息吧!”

    “嗯!”

    轻轻应声,独孤辰再次瞌上双眼:“你且先退下吧!”

    “是!”

    微一垂眸,雷洛也退了出去。

    就在雷洛即将出门之际,独孤辰的身影再次自室内淡淡传来:“雷洛,明日去与贤王说,本王染了风寒,身子不适,三日后无法离开了。”

    闻独孤辰要延缓行程,雷洛心头微微一窒,却仍是恭身颔首:“属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