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学网 > 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 > 第3623章 突然这么想赢

第3623章 突然这么想赢

一秒记住【啦啦文学网 www.llwx.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么想赢。很想证明些什么。

    是求胜心被宫寒月带了起来,还是为了那个赌注?

    那个赌注对紫若兮来说不能说没吸引力,但似乎也没到这份儿上……那大概是因为珍爱生命,远离sAm。

    没等她想明白,球已经滚了出来,她收回思绪,双手轮流抓起球开始投。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她俩每过一关都有人喊加油,余光还能扫到有人拿了手机出来拍。

    这回两个人的分数很接近,来回超,失误也差不多,宫寒月投不进,紫若兮手滑,要不就是球打球跑偏。

    第四关的时候她俩的分的差距就是两三个球而已,宫寒月落后。

    时间秒数倒数还有几秒的时候,宫寒月哐哐砸进去两个球,只差了紫若兮一个球的分。

    紫若兮压着最后两秒投出去的球有一个没进,喊了一声:“靠!”

    她扫了一眼宫寒月的分,宫寒月这个球要是进了,她就输了。

    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被紫若兮这声怒吼吓着了,宫寒月的球出去的时候带着旋儿,打在了球框边缘之后往一边弹开了。

    “你大爷,”宫寒月甩了一下胳膊,看了看紫若兮的分,愣了愣,又说了一遍,“你大爷。”

    “先拿票。”紫若兮低头把机器吐出来的一大卷票扯了下来。

    宫寒月也把自己那边的票扯了下来,凑一块儿看着挺可观。

    “不玩了啊?”围观的人里有人问了一句。

    “不玩了,输了。”宫寒月看着手里的票回了一句。

    紫若兮从宫寒月的话里听不出她现在的心情,就觉得跟之前输了时的态度不太一样,可能是输习惯了?

    “先去看看能不能换到那个熊。”紫若兮拿过自己扔在一边的外套穿上了。

    “嗯,”宫寒月抬起头,脸上带着笑,“要白色的。”

    “就只有白的,你想要花的还没有呢。”紫若兮拿过票往柜台走。

    这熊大概是因为太大了,她俩这么牛逼换来的票居然不够,差了二十张。

    紫若兮看着没差多少,懒得再去玩了,手往外套内袋里摸过去:“加点儿钱行么?”

    “不行哦,”柜台里的小姑娘手托着下巴,“只能用票换,你再去投一次篮呗,你俩不都挺厉害的嘛。”

    宫寒月趴到柜台上:“你先拿过来我摸摸行么?”

    小姑娘笑了笑,回身拿过大熊,把套在熊外面的塑料袋口拉开一点:“就摸一下啊,白的容易脏。”

    宫寒月伸了个手指进去在熊脚上按了按,转头看着紫若兮:“再去玩一轮?”

    紫若兮没说话,手还放在外套里,过了一会儿抽出手,往自己身上一通拍,拍完了才说了一句:“钱包丢了。”

    “什么?”宫寒月愣了,跟着她一块儿也往她身上拍,“你放哪儿的?”

    “外套内兜……”紫若兮说到一半猛地抬头看着宫寒月,“你的钱包在不在?”

    宫寒月往裤兜里摸了摸:“在。”

    “估计是刚投篮的时候被人偷了,”紫若兮皱着眉,钱包里现金就几百,但有不少卡,身份证她也塞钱包里了,“靠。”

    “确定不是没拿?”宫寒月问她,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要是没拿,咱俩玩游戏的币哪儿来的?”紫若兮往投篮机旁边走,看看会不会碰上个有良心的贼,钱拿了把钱包给她扔地上。

    宫寒月拉住了她的胳膊:“等我打个电话。”

    “嗯?报警么?警察叔叔没空管这个。”紫若兮停下脚步。

    “有人管。”宫寒月低头在电话本里翻了半天,找到了葛建的号拨了过去。

    那边葛建很快接了电话:“宫寒月?”

    “嗯,你在……”宫寒月说了一句就停下了,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音乐声跟电玩城的一样,她把电话拿开,再凑过去听了听,“你在哪儿呢?”

    “玛丽奥。”葛建说。

    宫寒月有点儿意外,葛建一直给雷波开车,不开车的时候差不多也都呆在雷波附近,这会儿葛建居然会在电玩城?

    不过宫寒月没多问,她对葛建在哪里没有兴趣,如果不是因为紫若兮的钱包,她也根本不会联系葛建。

    “你在这儿正好,”宫寒月往电玩城里扫了一眼,“这片是谁的?我朋友钱包被拿了。”

    “什么样的?”葛建问。

    “coach的。”宫寒月想也没想就说了。

    紫若兮看了她一眼,她冲紫若兮笑了笑。

    “去后门,让她给你们送过去。”葛建说。

    宫寒月挂了电话,拉着紫若兮往后门走:“走。”

    “去哪儿?”紫若兮跟着她,“你还知道我钱包什么牌子呢?”

    “我眼神儿好,我还知道你扔车里那副墨镜是dior的,”宫寒月回手在她下巴上带了带,“骚货。”

    “靠,”紫若兮乐了,“你给谁打的电话?”

    “一个……朋友,她能叫人把你钱包送回来。”宫寒月拉着她从电玩城后门出去了,站在路边等着。

    “什么人?贼头?”紫若兮看着宫寒月,她没想到宫寒月还能认识这样的人。

    “别管了。”宫寒月低头点了根烟。

    紫若兮没再开口,拉了拉衣领,站到了宫寒月身后躲着北风。

    没两分钟,一辆小破电瓶车开了过来,车速挺高,经过她俩面前的时候,车上的人一挥手,往她俩这边扔过来一个东西。

    宫寒月伸手接住了,递给紫若兮:“是这个吗?”

    “是,”紫若兮接过钱包打开看了看,里面的钱和东西都没少,“效率挺高。”

    “走吧,再玩一把换个大熊。”宫寒月一拍她胳膊,很欢快地转身跑回了电玩城。

    “……行。”紫若兮把钱包放回兜里,看着宫寒月的背影消失在门里,又愣了几秒才跟了上去。

    紫若兮没再去玩投篮机,随便找了台捕鱼机划拉了几下,凑够了票把那个大熊换了。

    “谢谢。”宫寒月心满意足地用胳膊夹着熊,又拿着剩下的币在电玩城里一通折腾,连找茬和纸牌都玩了半天。